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197章 最强现实扭曲者 SCP-239-巫魔幼女
    ……

    ……

    “呼……这么说来,或许我们这次能够直接团灭对方吗?”二选一按下一个准心后,杰克深呼吸了一口气,颤抖地从彻底报废的炮台上走下来。

    他看着站立在不远处眺望远方的黑发男人的背影,心中莫名的升起一种畏惧感。

    “或许吧,这种事谁说的中呢。”虽然舍弃了一架从大转盘抽来的热压坦克,不过安意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遗憾,只见他一脸无所谓的说着:“如果是基金会的话还真的要看情况,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重创乃至全灭,另一种是毫发无损。”

    “嗯?主人,真的会有那么极端的结果吗?”小潘多拉则是看法有些不一样,在她看来这一次的袭击是如此突然,再加上安意魔改后的武器,不至于会是这么极端的结果才是。

    “如果只是普通的机动特遣队,我当然有自信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毕竟怎么说我可是付出了一个a级抽奖奖励的代价,哪怕他们的确有防御手段,但没反应过来也是白搭,但是……”安意耐心的说着,渐渐皱起眉毛:“但是,如果是那支队伍就不一样了,名为【潘多拉之匣】的人形收容物构成的最为特殊的机动特遣队。”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杰克听的一头雾水。

    “如果是那样的话可就麻烦大了。”安意轻笑道:“如果你有看到未来的能力你还会被偷袭到吗?除非你没去看。”

    “竟然……”杰克眼睛突然睁大:“还有这种能力吗?真羡慕啊……”

    “羡慕?”安意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不自禁的笑出声,他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眼泪,嘴唇微微勾起好似嘲讽:“如果你是她,你就绝对不会羡慕,活在那种只有两个结果的世界。”

    “再没有人比她还希望自己没有这个能力了。”

    ……

    “唰——”深蓝色的圆形水域岸边,突兀的出现一行人,领头的是一个黑发蓝眼橄榄色皮肤的冷峻男人,他们正是刚刚进入遗迹的以亚伯为首的潘多拉之匣。

    “打开次空间静滞立场。”刚确定已进入,亚伯看也没看淡淡地丢下一句话。

    一旁早有准备的非人形收容物特遣队队员点点头,头盔上黑色护目镜里闪过一道蓝色的数据流,右手手臂上的个人信息终端投射出一个3D投影在众人中央。

    投影很快凝聚成实体,一块造型科幻的金属魔方旋转着漂浮在原地,伴随着指令的输入表面亮起金属质感的光泽,一道机械的女声响起:

    【权限通过,三级克洛诺斯装置启动,次空间静滞立场即将开启——】

    在短暂的沉默后,突然以金属魔方为中心爆发出深蓝色的光幕,将整个“潘多拉之匣”小队成员囊入其中,最终定格为一个正方形湛蓝色立场。

    虽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要突然打开高耗能的静滞立场原因是什么,但让他们无条件服从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是亚伯的命令。

    此外,他们也不傻,既然凯蒂都睁开了双眼,要是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那才是傻子。

    因为他们口中的凯蒂在基金会里还有个代号编码,scP-187-未来视,能够看到未来的女人,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私下里其实更愿意称呼她是死神的使者。

    比起同样是队伍里被名为报亡师的中年人,这个女孩其实更适合这个名字,因为她不同于普通的预知未来,她的能力可以看到万物的两种状态——它们是什么,它们将是什么,而不是直接看到未来,这个未来可以改变,但会重新进行两种状态的定义,这种独一无二的能力让他们既畏惧又同情,因为187一度因为这个能力而发疯,由于她所看到的事物造成的心理伤害,大部分心理伤害来自她在人群中所看到的那些将会死亡的人们,她同时看到他们的两种状态,他们活着,自己很健康,和他们死掉,有时甚至是正在分解的尸体,取决于他们将死亡的时间,人们畏惧她担心自己在对方眼里出现死亡的状态,但也同情她被死亡所包围,所以一般情况下凯蒂都会选择蒙住双眼,拒绝光明的同时让自己拥抱光明。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看到了什么,但既然亚伯队长做了决定,那么一定有他的道理。

    而很快,他们也明白了187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咻——”就像一道红色的流光,十来发不知为何是殷红色的飞弹,拖曳着红色气浪发出凄厉的破空声射向他们。

    “不可能!以这种火箭弹的射程不可能不会被我们发现!”一名队员不可思议的自语道。

    这些飞弹里有一发打中了一只无意间飞过的翼龙身上……

    然后就是一声响彻云霄的剧烈爆炸声!

    那只翼龙连叫声都没有发出直接卷入能量流里,湮灭的连残渣都没有!

    除了物理的爆炸之外,还形成了一大团粘稠的猩红能量,爆裂开来后粘附在的动植物上瞬间失去生命陷入枯萎状态,然后又是一系列的连环爆炸。

    “嘶……这也太狠毒了吧,啊喂!”脖子上挂着一个相机的金发双马尾不良少女,看着这副景象她眨了眨眼睛,倒洗了一口冷气。

    至于剩下的那些诡异火箭弹虽然依旧射向他们,但是在进入那深蓝色的静滞立场后就像被停滞了时间一样,以一种近乎停止的速度极缓慢的前进着,不过这个速度要想打中他们少说也要几十年的时间。

    “吼吼!那么接下来就交给我了对吧,亚伯老大?”不良装扮的金发双马尾兴致勃勃的撸起袖子,似乎是准备大干一场。

    亚伯听到她的话后,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突然一道银铃般清脆的女孩声音在众人耳中响起:

    “亚伯哥哥,这些红彤彤的东西是什么?是草莓糖果吗?”

    金发的小女孩睁着宝石一样灰绿色的大眼睛,抚摸着怀里的黑色肥猫,一脸好奇的询问道。

    亚伯和金发双马尾对视一眼,前者罕见的露出苦笑,后者则是十分沮丧,因为她知道自己这次大展伸手的想法是要泡汤了。

    本来作为scP-105-鸢尾的她能够透过照片干涉物质的能力能够无压力的解决掉这些东西,只是既然这个女孩开口了,那么一切都和他们没关系了。

    只因为这个女孩是最强现实扭曲者,是scP-239-巫魔幼女。

    亚伯低头看着好奇宝宝状的金发小女孩,努力用温和的声音回答道:“当然,如果玛雅这么认为的话。”

    亚伯的话音刚落,原本停滞在静滞立场里还燃烧着红光的导弹瞬间变成一个个鲜艳的红色糖果,然后在次空间静滞立场关闭后落在地面上,玛雅开心地欢呼一声后,抱着黑色肥猫小跑着过去。

    哪怕是冷峻如亚伯眼中也闪过一丝柔和笑意,然后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事实上小女孩她不叫玛雅,只不过她的真名没办法用语言说出来,也没办法用任何文字来描写,她是最强现实扭曲者,clef博士曾一度认为她是上帝的化身,只要她所认为的事物哪怕是物理法则也会被改变,目前基金会还没有找到她的极限,但所幸还是个孩子可以用欺骗她是女巫,可以让她相信她在使用她的能力之前需要念一段由基金会提供的咒语,这样一来可以避免不可控的胡思乱想的出现。

    她的能力就像心想事成一样,一种能做任何她表现出意图去做的事情的能力。简单地说,在她清醒时她可以做任何她心里想做的事情,幸运的是,她只会影响她自己和她附近的事物,因此,"如果她能看到它,她就能改变它。"甚至可以创造与改变活物,原本巫魔幼女是被无限期的沉睡处置,因为清醒状态下除了用心灵遮断合金做的尖刺之外都无法伤害她,换而言之她是无敌的,只不过当初基金会发生的事件后,这个决定被无限期延后然后将其归属到亚伯代领的“潘多拉之匣”这个人形收容物特遣队里。

    不过这个小队里的人大多都是因为这个原因来到这个小队,不然基金会是不可能放这群Keter级别存在随意走动。

    只有巫魔幼女有些特殊,因为她是最危险但也是最安全,因为她目前才是八岁的小女孩,换句话说她的世界观也是八岁,价值观和人生观也不完善,往往很容易糊弄过去,但有时候也会弄出不少哭笑不得的事。

    “亚伯哥哥,这次可都是我的功劳哦!”后知后觉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的玛雅,一脸神气的跑到亚伯身边,挺胸抬头的看着后者说道。

    “玛雅这次干的不错,不过不是说了你的能力尽量不要用了吗?”亚伯语气有些无奈:“你难道忘了圣诞老人的事情吗?”

    听到他的话后玛雅小脸有些羞涩,穿着白色软靴的两只小脚不停的磨蹭着,她小声说道:“那件事不是玛雅不是已经知道错了吗?玛雅长大了呢。”

    在基金会的发展史里一直有不少趣事,而围绕巫魔幼女的一件趣事就是关于Bright博士的事,曾经Bright博士她突发奇想,认为可以用童话故事来诱导巫魔幼女的想法,于是她给巫魔幼女玛雅讲述了圣诞老人的故事,但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好死不死突然失去兴趣又被玛雅缠上的Bright博士不耐烦地告诉她这只是个童话故事罢了!圣诞老人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然后,事情就大条了……

    “呜哇!圣诞老人不是要每年冬天给我送我最想要的洋裙子吗?”

    很不幸,在一个小萝莉强烈的执念下,一个本不该存在的圣诞老人,真实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对于基金会来说这简直是狗屎不能再狗屎的事情!他们不但要考虑239的事还要不得不去对付一个潜在的收容物存在,他们完全抓不到对方,因为圣诞老人会“魔法”!

    不过好在,后来让巫魔幼女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让她明白“圣诞老人真的只是个童话故事是个虚构人物”后,现实扭曲者收回了她的想法,从而让这个世界不再存在圣诞老人,同时基金会的特工们也不用在大雪纷飞的圣诞节里,缩在烟囱里等待着圣诞老人的降临来收容它。

    “是啊……长大了。”无论是亚伯还是其他人面色都有些感慨,哪怕是蔑视所有人类的亚伯对于这个小女孩也不禁有一些怜惜。

    她是巫魔幼女,正如她才八岁世界观都不完整所以可以控制住她的能力,可是她同样也才八岁,那么意味着她终将还是会长大,随着她长大世界观和价值观也会逐渐完整,那么一来她就会明白自己的能力有多么恐怖,基金会是不可能将安全放在她个人的抉择上,如果到了那一步,基金会完全有可能会在她长大之前执行销毁程序,或许她没有长大的机会了。

    “队长……危险解除了……”面色有些苍白的凯蒂,强忍着呕吐感,艰难地看向亚伯。

    “如果不行就不用强撑了,蒙住你的双眼吧。”面对别人他依旧是淡漠的本性,理论上讲他对任何存在都蔑视才是,或许玛雅的能力让她在潜意识希望亚伯能够不凶她,不会伤害她,会对她好这种情况导致亚伯会“网开一面”。

    “谢谢队长。”凯蒂松了口气,准备再次蒙上黑布,未来视状态对于她来说是在太痛苦了,目光里的一切都反复在是与不是两种结果里疯狂变换着,不过正当她拿起黑布时,一只无形的手趁机抽走黑布。

    “娜塔莎你这混蛋!”凯蒂立刻就反应过来这到底是谁干的。

    “换给她,娜塔莎。”亚伯微微皱眉,原本有些欢快甩动的黑布顿时一滞,然后对方不情不愿的将黑布还给凯蒂。

    “队长,要我去打探情报吗?好像混沌分裂者那群家伙也来了。”明明是空无一人的地方,却突然响起一道女声。

    scP-347-隐形女,一个喜欢偷窃撬锁的恶劣女人,这是凯蒂的评价。

    “不用了,我能够感觉到那群家伙已经来了,并且离我们并不远。”亚伯摇了摇头,冷笑道。

    “那我们要去干他们一发吗?!”似乎是有暴力倾向的金发双马尾兴致勃勃的提议道。

    “并不用我们去关心这件事,事实上在我的感知里本来是有一道极其恐怖的攻击锁定了我们,只不过似乎在选择我们和混沌分裂者那群家伙里,选择了后者。”亚伯淡淡的说着,嘴角微微勾起:

    “或许,那群家伙要完蛋了。”

    ……

    ……

    ……

    Ps:第二更要晚一点,因为今天课程有点麻烦,另外Bright博士被我娘化了,hhhh{眼神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