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184章 该隐与亚伯 全知全能的遗骸
    ……

    ……

    “那个恐怖的男人……”死枪握了握枪柄,目光直直地盯着眼镜娘凯恩,沉声质问道:“他原本不想放过我们的,连带着那头怪物一起杀死,那种眼神我见过无数次,对生命的蔑视,我以为这次死定了,但他竟然放过了我们,我能够确定自己和那家伙绝对没有过关系,那么也就只有这个可能了,你……”

    “到底是谁!”

    “嘛,不愧是队长,真是聪明。”凯恩愣了愣,灿烂地笑道:“亚伯这家伙,也太不可爱了,真是一点都不配合,我都没玩够呢。”

    “那个怪物叫亚伯吗?”死枪都没发现在一股诡异的压力下,额头不断滴落着冷汗:“那么你又是谁?”

    “我的名字已经说了啊……”眼镜娘面带微笑双手合十道:“caine,队长用你们中文音译过来是什么呢?”

    “凯恩?不对……是该隐!”死枪微微皱眉,缓缓说出一个名字。

    “啊嘞,终于说对了我的名字呢。”与圣经中那个罪人名字同样为该隐的女人,似乎是有些开心的拍了拍手:“其实一直以来你们都叫错我名字让我很困扰呢,再次自我介绍一下吧队长,我是scP-073-该隐,当然你可以直接称呼我为该隐。”

    “s……cP?”死枪疑惑地低声自语道:“这是哪个组织吗?”

    “啊,忘了你大概不是能够接触到这个层次的人,抱歉啦,其实你知不知道都无所谓的。”金发眼镜娘该隐露出尴尬的笑容,歉意地说道。

    “其他的事与我无关,我只想知道,你会不会威胁到我的生命。”死枪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举止怪异的女人,手中的枪从未移开过枪口。

    然而后者尽管被枪械指着,但依旧带着淡定的笑容缓缓说出两个字:“当然。”

    “砰!”漆黑的枪口绽放出炙热的火舌,在得到最坏的答复后,他果断地按下扳机。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幕再次刷新了他的世界观,这一刻他觉得或许再加上下半辈子,这一生也没有这一天所发生的事能够彻底冲击他的世界观。

    “是不会啊,哇!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孩子可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哦。”该隐不满地鼓起脸颊,她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就像是捻起一朵落花一样,不可思议地抓住射出的子弹,随手丢在一边。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官冲击,明明子弹的速度是如此的快,明明她伸手的速度是如此的慢,但却刚刚好没有一丝偏差的抓住子弹的轨迹,仿佛子弹是刚好失去所有动能落在她两指之间。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死枪深呼吸一口气,认命般说道。

    “说怪物可是太失礼了,人家只是刚好看到了而已。”该隐气呼呼地说道,如果单看外表大概只会把她看做单纯的可爱女孩:“就像你们做方程式一样一步一步解开后得到答案,我只是刚好看到了答案而已,只要我知道这是什么,那么任何存在都没有意义了,不过我还是比不上我的老师啊。”

    “你真的什么都知道?”死枪没由来的说了一句。

    “才不是什么都知道,只不过是我刚好知道而已。”该隐一本正经地反驳他的话。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死枪皱着眉头问道,手中已经将枪械收了回来,一来是因为知道这把枪已经不可能给对方带来威胁倒不如收回来免得自找没趣,二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的确确的从这个家伙身上没有感觉到任何敌意。

    “我说过,我只是想以路人身份探索下这里的遗迹而已。”该隐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

    “你没说过。”而死枪则是丝毫不给面子的否决道,可能是觉得刚才那句话不够有力他又强调了一遍:“无论是入队的时候还是什么时候,你都没有这么说过。”

    “诶?没有吗?”该隐眨了眨眼:“大概……的确没有吧,不过现在有了,嘿嘿……”

    死枪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缓缓说道:“之前听到你口中的遗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emmmm……这件事解释起来有些麻烦,我只能够大致和你说一下,首先你要明白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对方竟然真的开始和他解释起来:“这里的主人曾经是一个叫Deavite的种族,这个种族有着统一的信仰,而他们所信仰的神灵在一次竞争中将敌对的神灵击败,并且将对方的化身囚禁起来。”

    “什么神灵化身,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听到她的话,死枪感到荒谬至极不屑嗤笑道。

    “你不知道但并不代表它们不存在。”该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像蚂蚁从来没想过上方会是一种什么样感觉。”

    “人可以因为愚昧而无法理解但不应该因为愚昧而去拒绝。”

    “好,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你的目的又是什么?换句话说如果真的是神灵的话,你难道还能怎么样吗?”死枪看来是不打算和对方再争执这个问题。

    “就算是神灵也会腐朽的啊,何况是化身。”该隐语气感慨道:“说起来这还和你们华夏有关系呢,蛇父与龙母的斗争从没有停息过,虽然以前者获胜的次数更多,但后者也胜过数次,在这里被囚禁的化身就是蛇父失败的结果,在龙母无尽岁月的侵蚀下它也即将消亡,只留下宇宙间最纯粹的那部分,而我的目的就是它,当然那个愚蠢的亚伯估计也是想拿到它。”说到最后她不满地嘟了嘟嘴。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值得你们这么大张旗鼓?”死枪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谁知道呢。”然而得到的却是该隐无所谓地回复:“那位的权能太多了,时间,空间,次元,全知全能,谁知道这个化身继承的到底是哪部分。”

    这也太随便了吧!连一向冷静的死枪都难得想吐槽道,只是当他还想说些什么时却看到对方正怔怔地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师说这次获得那东西的不是基金会也不是其他组织,那到底是谁呢?”她低声自语着。

    ……

    ……

    而在森林的另一处,有一队全副武装的黑色士兵围着一具巨大的恐龙骸骨小心收容着,与骷髅头颅上站立着一个身高大约两米,黑色短发,灰色瞳孔,橄榄色皮肤,全身布满神秘难懂的符号与图案的男人。

    他从骷髅头颅上拔出一把猩红的屠刀,下一秒一道微小的黑色裂缝出现将其容纳进去。

    “亚伯队长。”一个穿着作战服,双眼却用长布蒙住的棕发女孩敬畏地开口说道:“scP-250已经收容完毕,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等着。”不知道是不是性格使然,这个名为亚伯的男人只是冰冷简单的回复了一句。

    “可是议会明确要求我们潘多拉之匣的人一定要拿到它残留下的遗骸。”棕发女孩语气有些担忧:“而且就这么放任该隐真的没问题吗?她和343的关系……”

    “呵呵。”然而亚伯只是冷冷一笑:“我是潘多拉之匣的队长,你懂吗?而且,该隐这个背叛父的罪人要做什么就随便她,343那个老家伙不是说最后得到那东西的既不是基金会也不是其他组织的人吗?我到要看看到底是谁,因为最后的胜利者只能会是我!”

    “因为,我是亚伯。”

    ……

    ……

    ……

    Ps:该隐在这里被我娘化了,另外他们的一些人际关系也被我做出了一点调整,至于343应该挺出名的。。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