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183章 次元的怪物——廷达洛斯猎犬
    一  ……

    ……

    “呼……呼……呼……”从黑暗之心的记忆里退出后,安意就像是溺水者一般扶着一旁干枯的树干大口喘息着。

    啊……大脑在颤抖……安意痛苦地抓着脑袋重重地撞在树上,后者直接被撞成两截。

    直到过去许久,就像被木G直接c入大脑搅拌一样的痛苦终于消退,被黄帝注视的那一瞬间安意差点以为自己灵魂都要被撕裂了。

    “还是无法理解,这明明只是一段记忆啊……”已经逐渐恢复正常,猩红色血线交织一闪而过,原本略显狼狈的安意一如最初的干净外表,只是脸上有着无法掩盖的苍白与疲倦。

    他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只存在于第三者记忆中的哈斯塔能够看得到他,这就好像你在看一部电影电影里的主角与反派正在厮杀着却突然回头看着你告诉你晚上六点有约会一样惊悚。

    “真的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吗?”安意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既有些惶恐,又有些莫名的兴奋。

    未来的有一天他也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吗?只要存在就能够发觉和干涉,就像西幻小说中往往都会有这样的设定,那就是念叨神明或者恶魔的名字就会被发现,只是后者和哈斯塔的力量相比差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要知道这既不是过去的时间,也不是他亲身所经历,而是仅仅以客观者的身份去看一份记忆罢了,就算这样也会被察觉……

    或许他还是低估了旧日支配者的力量。

    低头叹了口气,安意突然沉寂下来,目光平静的注视着脚下的地面,在那里一圈圈湛蓝色的波纹扩散着,就像一朵盛放的玫瑰花。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身边是多么的寂静,或许这句话听起来有着语病,因为无尽之森本身就不存在着动物虫子,本身就如此寂静,但那种安静和此刻的安静完全不同,后者就像是时间被停滞,空间被凝固的寂静。

    从现实里找到的关于克苏鲁神话资料并不详细,无论是原版典籍还是具体内容都不存在,大多是一些被以讹传讹的冒牌货,不过想想也是,如果当这些事物并非虚构的神话而是切实存在引导人堕入疯狂之境的东西,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收容物了呢,别忘了,在这方面现实可是一直有着基金会保护着表世界的和谐安全。

    但安意不同,他手中有着一本原版的邪神教典,来自哈斯塔的赠礼——「黄色文书」。

    在黄色文书中记录着一个生活在时间与次元的裂缝中上级独立种族——廷达洛斯猎犬。

    它们会对在时间历程中注视到它们以及次元中遇见它们的人会穷追不舍穿越一个又一个时间或者空间的界限直至杀死猎物,这也是猎犬之名的由来。

    但实际上这群怪物并非猎犬的形态,它们的形态千奇百怪只取决于观测到它们的人心中所认为的样子,比如说你认为它们是猎犬那么就是猎犬形态,如果你认为它们是家兔也可以是兔子形态。

    廷达洛斯猎犬最为恐怖之处在于对于生活在“曲线”世界的维度生物来说,它们是生活在“角度”世界的另一维度生物从而导致无法被杀死,但同样因为是“角度”世界的生物以至于要想穿越次元的界限必须同样要通过“角度”,只要小于等于120度的夹角廷达洛斯猎犬就能够实体化出现,唯一的方法就是消灭所在地所存在的所有方角。

    然而遗憾的是,安意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森林,树干与地面接触的角度很不巧大多符合廷达洛斯猎犬出现的条件,除非他现在能够一口气摧毁整片森林,可惜,这一点不太可能做得到。

    “呜……”好像某种动物的悲鸣声若隐若现,一道道湛蓝色的烟雾从夹角中飘出,先是扭曲类似犬类的头部实体化,紧接着是修长怪异的无毛身躯。

    “吼……”或许是安意主观意识的缘故这群廷达洛斯猎犬所表现出来的是猎犬的姿态,在看到安意后伏着身躯围绕着他摆出猎食姿态。

    “真是天大的麻烦啊……”看着这群将他包围住的次元生物,安意扶额无奈地说道。

    “嗡嗡……”突然响起的机车引擎声在寂静的树林里显得无比突兀,连智慧不低将安意看做猎物的廷达洛斯猎犬们也有些惊愕,要知道这片次元早已被凝固,作为天赋它们有些类似次元锚的能力,有什么东西可以打破次元的枷锁?

    “唰——”品红色的车头穿过密集的树丛,骤亮的车灯瞬间照亮这片空间,白色的车身从天而降旋转着撞飞一头廷达洛斯猎犬,漂移着滑至安意,后者顺势直接骑上摩托,右手猛地拧下手柄——

    “轰!”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声后安意驾驶着次元摩托扬尘而去,不过他知道虽然廷达洛斯猎犬被轻易撞飞但只要他一天不能理解另一维度生物的本质就根本杀死不了它,因此安意作出的抉择很简单——那就是怂,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有着来着假面骑士decade的次元机车,他完全可以无视被廷达洛斯猎犬封锁的空间,但事情也没那么简单,这群贪婪的猎犬就像非洲平头哥一样,简直尾行到丧心病狂,只要被盯上就一定要追到杀死为止,要么你被我打死,要么我被你打死,没有别的结果,只是仗着维度特性的它们往往是不死的一方。

    果不其然原本被冲散的廷达洛斯猎犬再度汇聚,用着某种未知的语言交谈着,顺着安意残留下来的印记,泛着湛蓝色的光华闪烁在虚空中,一点一点的拉近着与他的距离。

    而在这边上演着猎犬与猎物的追逐戏码,无尽之森另一处地方,有一对男女警惕地行走着,如果安意在场的话就认出来这是之前走散的死枪和那个眼镜娘医疗兵,不过有趣的是虽然两人看起来有些狼狈,但出人意料的没有受到多大的伤,要知道追逐他们的可是那具古怪的恐龙骷髅,scp-250。

    “先休息会吧。”死枪停下脚步,示意旁边的人停下:“要想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我们还要走好长的路。”

    “唉……真希望到最后不要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眼镜娘理了理额前的发丝,有些感慨。

    “或许该说我们运气好,不过也该说不好。”死枪语气平淡的回复着:“真是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别的人进来。”

    “是啊,虽然不认识,但多亏了那些奇怪的人呢,队长,你说他们到底是哪里的雇佣兵?”眼镜娘有些庆幸的拍了拍胸口。

    “我也很奇怪啊……”死枪则是低头擦拭着手中的枪说道,当他抬起头时目光冰冷地看着后者。

    “咔哒——”枪膛拉动的声音响起,枪口指着对面的队友,死枪一字一句的沉声问道:

    “你,到底是谁?”

    ……

    ……

    ps:眼镜娘的身份其实早就暗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