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152章 活着,就是原罪
    “大概就是这样。”向长濑裕树讲述了一些关于修卡的来历,虽然看对方样子一脸怀疑,不过安意也不在乎:“巴丹之龙能够对人进行催眠控制,其中的厉害之处你经历过我也就不多说了,如果你感觉到不对劲的话,最好用强烈的痛楚来刺激自己,这是对催眠最痛苦但也是最简单的方法。”

    极其强大的精神力是那头怪物的特殊之处之一,甚至在精神力方面比安意还强出不少,能够轻松催眠变身后的长濑裕树,这点最起码安意是做不到,不过他也不用担心这一点,虽然没对方强但那家伙也没强到无视安意精神力的地步。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会觉得军部内部不对劲,想必相当一大部分人都是被催眠了吧。

    “n细胞是一切的起源,如果不出意外也是和这个修卡组织有关,五年前那场实验意外背后也应该有这些影子当然如果你不信的话,这些东西可以自己去确定。”

    看到对方平静的样子,猜到这家伙在想什么,安意轻笑一声。

    “不,我不是不信,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长濑裕树摇摇头,语气沉重:“溶原性细胞扩散是不是你干的?”

    “是,也不是。”安意微笑着回答他。

    “唰”森寒的刀光闪过,锋利的刀锋停滞在安意额前切断一根碎发,长濑裕树低头沉声道:“我只放过你这一次,别让我再看见你。”

    “哦,对了。”看到对方身影渐行渐远,安意挥着手,淡笑着呼喊道:“如果没什么事你又不知道该去哪,就去一趟三原自来水厂吧,那里可是非常热闹呢,顺便和我那个傻乎乎的属下传达一句话,你做的不错。”

    虽然没有得到他回应,但安意并没有因此有什么动容而是转身离去,双手随意地插入口袋,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他的确没说谎告诉长濑裕树的也都是事实,导致感染扩散的的确最初不是他只是他进行了第二次感染而已,但有些话也没有告诉对方,比如说n这种生物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阴谋,将这些作为巴丹之龙苏醒后用来成长而创造出来的“养分”!

    或许中途出了什么意外,像特拉克洛计划实施灭绝了相当一大部分n,这不应该符合修卡的计划才对,不过也有可能是在“质”,但不管是什么都和安意无关,对于他来说,最大的问题是抢食的来了!

    安意需要用所有的n作为养分供养自己,而巴丹之龙同样是这个目的,并且那些分散安置的生物兵器无论杀死还是被杀死最终都会回归它身上,就像安意让那群兵蚁的作用一样,这样一来注定他要被分流出去一部分养分,这对于雁过拔毛的安意来说万万不被容忍。

    无论如何都要杀了那家伙,不管是为了那个支线剧情,还是他自己。

    三圆自来水厂外,作为这次行动总队长黑崎武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首先排除意外,让每个小队地毯式清除可能会导致意外发生的因素。

    齐藤所在的两人小队就是其中一个。

    “岸本,这是我们负责的最后一个了吧。”齐藤擦了擦额头的汗,一脸无奈地和自己好友诉苦啊。

    “别抱怨了,赶快把这事解决了我们就可以休息一会了。”被称作岸本的矮瘦男子笑容和煦的劝道,齐藤听后点点头,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这个好友突然变得怪怪的笑容也有些僵硬的感觉。

    “咚咚咚”房门轻轻被拉开,一个苍老的面孔突然冒出吓了齐藤一跳。

    “你好,老先生,我们是4的人,您这里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会有人留着而且还是个老头,但出于礼貌他还是挤出笑容问候道。

    “没有。”阴沉老人看了两人一眼,视线停留在岸本身上一会又赶快移开,声音沙哑地说道。

    “虽然您这么说,但麻烦让我们检查一下好吗?”齐藤尴尬的说着,原以为要废一番口舌,但没想到对方十分干脆地给他开了门,给他一种对方就像是在快点让他们走的感觉。

    经过细致的检查后,确定真的没有什么问题,齐藤摘下帽子向老人最后劝对方赶快离开这里后就赶忙带着岸本离去,老实说他也不想在这个处处透露着奇怪的地方多待一刻,这个老头给人死气沉沉的样子,就像传说中的僵尸一样。

    目送着两人离开,阴沉老人头也不回地立刻把门关上,倚靠在门上一边按着心口一边惊恐喘息着粗气,等内心的恐惧逐渐平静后他小声骂道:“见了鬼,怎么会有那么大一条蛇?还有旁边那个人是瞎了吗竟然没看见?”

    是的,他之所以这么急切希望两人离去就是因为他看到第一个是人,但第二个却是一条似蛇似龙的古怪生物!

    他还记得当他想出声提醒时,明明是个畜生但那双金色竖瞳就像人一样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吓得他根本不敢说话。

    “那个怪物走了吧?”老头面色阴沉不定,绝对那个年轻后生有句话说的对,那就是这里真的不能够再呆了。

    回到房间整理些细软,带上银行卡和一些xiàn jīn他就准备出门,手刚放到门把上突然听到细微的声音让他心脏都有一瞬间停滞跳动

    “窸窸窣窣”这个声音他依旧记得小时候爬山时听过,只有那种蛇类爬动时鳞片摩擦地面才会发出的声音。

    老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因为过于紧张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知道当声音远去后他全身都冒着冷汗。

    “呼”松了一口气,老头将脸贴在门缝上微微打开一条缝。

    “真的走了”心中松了口气,他随意抬起头突然呼吸猛地一滞。

    抬起头,他对上一只冰冷的金色竖瞳。

    千翼坐在长椅上,一脸黯淡地看着自己腰间的驱动腰带,原本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他本意带着惟由和自己的母亲找一个无人的地方生活下去,可是他还是想的太天真了惟由手上的臂环是wēi xíng的压裂弹他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此外还要解决必要的蛋白质问题,尤其是惟由,这些他都没办法搞定,直到那名叫做黑崎武的男人早上他

    “妈妈,其实你不用跟过来的,太危险了。”千翼抬头语气有些愧疚的说着,在旁人看来就像在对着空气说话。

    “呼”一声深邃的呼吸声响起,在他的身边亮起彩虹一样的光芒,千翼的母亲泉七羽变成的水母n伸出蓝色的手掌抚摸了一下千翼脸庞,接着又很快恢复隐身状态。

    “谢谢你,妈妈”心中鼓起勇气,千翼起身走向黑崎武。

    “黑崎队长,你说过会让惟由活下来的对吧!”

    “千翼啊”正在安排相关事务的黑崎武愣了愣,淡笑道:“当然,之后我会解除惟由n臂环的绑定,并且会给你们安排好藏身之处。”

    “我相信的人不多,希望您值得我相信。”千翼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决绝的走向自来水厂。

    “我可不会骗了让惟由活下去自然会做到。”黑崎武低声喃喃着:“只是千翼你还有原生体”

    “活着,就是原罪啊。”

    ps:差不多要结束了,下一章死个妹子,再过个一、二章差不多就结束了。

    咦?这句话我好像说过了,幻视吗?

    明天要去北京漫展,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