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147章 一家人就是要……
    ……

    ……

    “守君!你先带着原生体逃走!这里我们可以抵挡一会!”一头蜻蜓amazon抵达着来自前方的攻击,回头冲着死死保护着什么的鼹鼠amazon大声吼道。

    除了他之外还有数头amazon在对抗身体表面明灭着赤红色纹路的同类,越来越多所谓的同类疯了一样包围住它们,所幸或许它们失去理智专心袭击的目标不是它们所以受的伤不是很严重,大多是阻挡的时候造成的伤害。

    “先撑住!我很快就回来!”守一咬牙,伸出长爪仿佛拉着什么向包围圈外冲了出去,说来也奇怪,明明他没有做出任何攻击但凡是接近他的感染amazon仿佛被无形的长鞭攻击到一样被瞬间抽打、切割,遍地残尸。

    总算冲出包围圈后,守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正打算带着原生体寻找一个隐藏的地方时突然发现身后这个看不见身形的原生体停下了脚步。

    “呼……”深邃的呼吸声传出,在他身后渐渐亮起七彩的折射光芒,通体蔚蓝身上披着仿佛丝绸衣物外骨骼的水母amazon缓缓从七色彩光中走出,好似天使一样的七彩羽翼在她身后微微颤动若隐若现,如同泥塑一样的人类五官默默注视着前方。

    “嗯?出了什么事吗?”守有些不解的回头问道,突然语气一变:“这个气息……鹰山仁?!”

    “嗒……”皮鞋踩在水泥地面上,一个中长头发的男子拖着一具amazon尸体走向他们。

    “嘭!”随手将尸体丢在路边,鹰山仁完全无视了严阵以待的守,目光放在守旁边的水母amazon上,乐呵呵地笑着:“七羽姐,你看我又捕获了一只哦,今天你怎么没做饭啊。”

    “呼……”有着蔚蓝如同大海一样的体表的水母amazon发出深邃的呼吸,全身散发着彩虹一样的虹光,那张僵硬的人形五官下隐约浮现一张女子的脸。

    “七羽姐……我好想你啊……”鹰山仁呆呆地伸出手试图抚摸向对方,但下一秒虹光散去依旧是那张泥塑一样的人形五官让他伸出去的手停滞在空中缓缓落下。

    “呵呵……呵呵……”鹰山仁一点一点用力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将腰带缓缓戴上,笑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绝望到悲恸:“哈哈哈哈哈哈哈……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mazon!”

    「aLPHa!Blood and wild! wi-wi-wi-wild!」

    “轰!”炽红色的冲击波一圈又一圈的震荡着,轰击在地面上,体表殷红、胸口覆盖着鱼腹一样的银色装甲的alaf型号假面骑士的鹰山仁缓缓走出。

    他的臂刃横放在胸前,竭尽全力嘶吼着向泉七羽挥砍冲刺:“七——羽——姐啊啊啊啊啊啊!!!”

    “呼……”曾经拥有着泉七羽这个名字的水母amazon面对汹涌的攻势只是发出深邃的呼吸声,覆盖着硬质外骨骼的双手微微张开,从她身后蠕动着数根七彩触手。

    “嗖嗖嗖——”看似软绵绵的触手却如同利箭一样劲射出去,犀利地抽打在鹰山仁身上将其阻拦在途中,数不清的鞭影抽打在他身上像刀片一样划过他的身躯留下一道道深入骨髓的伤痕,哪怕是恢复到巅峰状态的他竟然也完全不是泉七羽的对手,这侧面证明了原生体的恐怖。

    鹰山仁凄厉地叫喊着泉七羽的名字,挣扎着一点一点的逼近对方,完全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势。

    “嗞啦……”几条彩色触手蔓延上鹰山仁四肢,猛地一紧将其吊在空中,施加在触手上力道越来越大,被拉扯的地方可以明显听到外骨骼碎裂的声音。

    “呲啦——”一柄镰刀旋转着飞过切断撕扯着鹰山仁的触手,镰刀回旋着从空中飞回到黑色手掌里。

    变身成omega型号的水泽悠将amazon之镰收回,那双暗红色的复眼震惊地看着挥舞着触手的泉七羽,原本他拼命赶到这里是为了阻止绝对不该厮杀的两个人厮杀在一起,结果似乎出乎他意料,仁哥完全是在单方面被吊打啊!

    “七羽姐……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他悲哀的询问着,得到的却是深邃的呼吸声回复。

    “仁哥,你没事吧?”来到鹰山仁身旁将其搀扶起,却被他一把推开。

    “七羽姐是我的。”冰冷的语气,却让水泽悠无比的绝望。

    “仁哥!你根本不应该承受这样的代价!”水泽悠拉着他大声劝道:“就让我来吧。”

    “我说过……”鹰山仁喘着粗气,绝望地喊道:“你们都是我创造出来的!所有!所有的你们!都应该由我亲手杀死!一个不剩!”

    “仁哥!”水泽悠一拳打在竭力的鹰山仁脸上让他强行退出变身状态,接着转身看着泉七羽:“就交给我来吧,这样沉痛的代价。”

    突然一道人影站在两人中央阻挡着水泽悠的前进路线。

    “小守,让开!”水泽悠低声吼道。

    “水泽君,你知道我是不可能让开的,她是非常重要的原生体。”鼹鼠化的守摇摇头。

    “那样来的同类又有什么用呢?那群疯了一样的怪物吗?”他指了指远处厮杀着的感染amazon。

    “不管结果怎么样,有些东西我们都会选择固执的坚持着不是吗?”守平静的注视着对方:“不然,我们活着还剩下什么意义?”

    “原谅我……”水泽悠低声说道,身形闪动,右臂臂刃暴突瞬间划过守的身体。

    无视掉瘫倒在地上曾经的伙伴,他冲向泉七羽,右手放在战斗者握柄上,在短暂而急促地抽拉声后,一柄修长的长矛出现在他手中挥舞着刺向泉七羽。

    “嗖嗖嗖——”一条条触手灵活地刺向他,但都被他精准的用amazon之矛挑开或者身形微动来躲避,然而随着他不断的接近越来越多的彩色触手冒出,从各种刁钻的角度刺向或者抽打向他,一时不察长矛被数根触手缠绕住无法动弹下一秒就有几根触手抽打向他,而水泽悠也十分果断的松开长矛,再次拔出战斗者握柄一把锋锐的短刃抽出抵挡着强大的触手。

    虽然最后成功挡住了,但他也失去了近身的机会,心中叹一口气整理下心态准备再次进攻时,摩托车引擎的声音响起。

    “嗞——”刺耳的急刹车后,从密林劫掠者上千翼带着惟由下车。

    摘下头盔,千翼先是目光复杂地看着躺在地上自己血缘上的父亲,接着看着虽然变了样子但气息永远没有改变的那个人,他的母亲。

    语气激动且喜悦:“妈妈,是你吗?”

    水母amazon身体一滞,缓缓转身看向千翼,在短暂的沉默后一条柔软的彩色触手伸出温柔地抚摸着千翼的面庞。

    “对不起……妈妈……”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伸手擦干眼泪,看着另一头的水泽悠,千翼从背包里拿出腰带套在腰间,琥珀色的蛋白质药液注射器插入腰带复眼上的注射器支架中,支架向上抬起,千翼伸手放在注射器重重地按压下去:

    “amazon!”

    “轰!”

    ……

    ……

    Ps:野战一时爽,全家阿妈爽。

    鹰山仁,一个一炮打出第二季的男人。

    玛德……一觉睡到12点,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