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101章 未知的空间与祂的背影 无法压抑的悲伤
    ……

    ……

    在一座圣洁如同教会广场一般的平台上,全由纯白砖瓦构成的地面,不含一丝杂色。

    广场中央漂浮着一颗散发着淡淡乳白色光芒的光球,光芒温和却莫名给人一种不敢侵犯的神圣感。

    “咚……”一头暗红色的巨兽直直地出现在广场上发出重物落地时才会出现的沉闷声响,而地面上这一块块纯白石砖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看似普通却能够在数十吨的压强下安然无恙,隐隐可以看到砖石表面上镂空出的复杂纹路闪过一缕光泽。

    “吼——”暗红色巨龙抬起龙首发出狂暴的咆哮,绯红色气浪从它口中喷射出试图攻击向飘浮在空中的主神却像是攻击空气一样连一丝波动都没有引起径直穿过光球,仿佛两者根本不在一个次元内一样。

    似乎无法接受这一点,龙形怪兽显得越发狂躁,鎏金色的竖瞳逐渐染上灰蒙蒙的混沌,胸口那只怪异的大眼珠子也遍布着血丝,四肢上金属质地的锋锐利爪不断在地面上拍打着,狰狞的龙尾倒竖着一根根金属色泽的倒刺,表面散发出绯红色光芒就像燃烧的火焰一样,龙尾摆动刀刃一样的骨刺尾端时不时划过地面,不过令人惊奇的是这些足以撕裂合金的凶器却不能在地面上留下哪怕一丝痕迹。

    因为找不到杀戮的对象,陷入暴走状态的巨龙在主神空间里肆意的破坏,只是无论是绯红色的暴虐龙息还是锋利的钢爪又或者是凌厉的尾击都没办法对这片空间做出一点改变,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后由整个曼哈顿黑光病毒变形成的巨龙形态最终失去了能量供应张开龙口的动作一滞,化成大量的黑红血丝消散开来。

    地面上出现一名黑色碎发的亚裔男孩静静地躺在地上。

    在使用了《黄色文书》里来自黄衣之王哈斯塔的力量后,安意彻底陷入了暴走状态,来自旧世界的语言让他的意识瞬间崩坏陷入混混沌沌的无神状态。

    在邪神的力量以及汇聚了整个曼哈顿的黑光病毒下安意不断返祖的基因在一瞬间被被复制,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也足够映射出基因中隐匿的一部分特性。

    这是一次失败的进化是拔苗助长的结果,仅仅徒具龙的外表却连这类幻想种的千万之一的实力都没有。

    但同样也是一个正确的方向,就像一群人在闯迷宫别人都还不知道终点在哪,你已经成功的看到了前往终点的目标,虽然一样要走不少路,但是和别人比有着莫大的优势正是因为有了清楚的前进方向。

    从零推演至一和从一逆推至零再推演至一,难度是迥然不同的,这次神奇的机遇给安意带来了身体、经验两方面的宝贵财富,只是接收旧世界神明的力量从来不是一件好事,邪神的力量本身就是最危险的存在哪怕它不夹杂恶意也是一样,机遇与死亡并存,能不能从堕乱的混沌中清醒过来才能证明这到底是机遇还是死亡。

    ……

    “这里是哪?”意识从混沌中苏醒过来后,安意便看到自己似乎在一个非常奇特的环境里,四周全都是灰蒙蒙的雾气隐隐可以听到有人在用怪异的语言低声叙说着什么。

    当他试图做出离去的动作时,缺乏肌肉拉伸的质感以及毫无变化的环境让安意发觉了不对劲。

    “我的身体呢?”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团气体一样,原来的身体却消失不见,心中有些抑郁下意识想着要离开,雾气一样的“身体”缓缓向前飘动。

    这种感觉很奇特但一点都不舒服,因为没有人会喜欢没有身体的感觉。

    “这破地方是异空间?可我不是在虐杀原形世界吗?”穿梭在灰蒙蒙的雾气中,安意现在是满脑子问号:“《招魂》这种魔改的世界我还可以理解,虐杀原形这种纯科技侧的世界哪来的异空间?难道是虫洞?不对!按道理我不出意外应该是干掉伊丽莎白回归主神空间了啊?等等……那个倒霉催的主神不会没有帮我解决邪神的问题吧?”

    对于安意来说他上一秒的记忆还停留在念出《黄色文书》上的古怪音节这一刻,因为之后他的意识就彻底被旧世界的语言所崩坏,身体完全被本能所接管,也就是俗称的“暴走”。

    不过安意之所以会使用《黄色文书》一方面是因为走投无路之下这是最后的底牌,另一方面也对主神抱有过一丝的侥幸心理。

    「你既然说我是唯一的可能性,既然希望我成为多元宇宙的【神】,那么你总不可能就这么看着我死吧?」

    虽然安意打心底不愿意承认自己竟然有着如此懦弱的想法,但是不得不说当他拿出黄色文书时心里的的确确闪过这么一丝侥幸的想法。

    这是智慧生物的通病,哪怕是安意也无法避免。

    可是看样子主神或许并没有他所想的那么友好,因为平日里虽然有些厚黑但主神总给他一种很好说话的感觉以至于让安意产生了一种我很重要的错觉,主神当初虽然声明只会在被夺舍的情况下实施救援,但安意总会想着有侥幸的可能,实际上这一切都只是他的臆想罢了,当现实给安意盖下了一盆冷水后他才彻底醒悟一个道理:

    就算再重视的也是成了【神】的你,而不是一个死人。

    “唉,非亲非故非爹非妈,人家平时跟你做做朋友还好。”变成气态的安意“叹”了口气,自嘲笑道:“结果还想着腆着脸求这求那。”

    人啊,能依靠的终究只有自己。

    可能是这片灰蒙蒙的空间过于寂静以至于安意也忍不住胡思乱想,因为在这里完全失去了方向与距离的概念,以至于安意如同无头苍蝇一样直直地往前飘去,看不到何时是个尽头。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自己前行了有多远,在这个地方似乎连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也不存在,只是混混沌沌地无知前行着直到眼前出现了第一缕光芒。

    出现在安意眼前的是他完全无法想象的景象——

    那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胚胎】,或者说是一个死亡的【胚胎】,安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认出来的明明眼前是一团没有形状没有颜色没有重量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不可名状的存在,但只是看了第一眼脑海里莫名的浮现出一个词汇「混沌的胎动」。

    “你来了,是准备好了吗?”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安意耳边响起,声音听起来是多么的坦然多么的决绝,就像赴死的英雄一样。

    微微抬头,安意看到在「混沌的胎动」上半跪着一个穿着精致铠甲的身影,祂手中握着一柄纯白的大剑,剑身深深的插入【胚胎】中,背后舒展着三对洁白的羽翼,散发着圣洁的乳白色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祂的背影安意莫名地有一种熟悉感,熟悉到他想哭泣的冲动。

    “你是谁?”连安意自己也没发现他的声线是多么的颤抖。

    “不,你还没有准备好。”祂的语气中带着难以掩盖的失望,让安意内心莫名的一抽。

    他想开口再次询问对方的身份,突然眼前光芒大放,眼中的一切都被柔和的圣洁光芒占据。

    当视线恢复正常时,脸上传来冰凉的触感惊醒了安意。

    恍惚中爬起身来他迷茫的看了看四周,依旧是那个圣洁肃穆的教堂广场……

    只是再也看不到那个洁白的背影。

    ……

    ……

    ps:新简介弄好了,这回大概不会再出现排版问题了。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话说那个要看我的书评咋回事啊,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无奈表情)

    最后求一下推荐票,每次都是前两天可以进前两千排名也太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