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84章 全都是套路
    ……

    ……

    “轰!”剧烈的坠击声响起掀动着肉眼可见的红色气浪直接震飞纠缠中的双方,一只好似覆盖着暗红手铠的手穿过浓厚的尘雾一把抓住身形不稳的格斗者脖子。

    以肩部为支点重重的摔在地面上,混合水泥制成的地面因为巨大的力量直接碎裂,安意右脚高高抬起积蓄着力量,黑红血丝蔓延包裹住脚部。

    【束之踩踏】

    “咚!”坚硬的皮鞋带着无比的巨力践踏在格斗者的头颅,隐隐还可以听到物体碎裂的声音。

    左手异化成钢爪顶在被踩踏住的格斗者头颅上,安意抬起头看着另一边目瞪口呆的男人。

    “你……你……你就是那天那个晚上的男人!”穿着普通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身材略显瘦弱的棕色短发的约翰一脸震惊的指着安意结巴说道。

    虽然对方穿着的服饰是黑色风衣和那天的夹克灰色兜帽不一样,但无论是身形还是那只恶魔一样的利爪都一点没变。

    “……”安意沉默地看色神色懦弱的对方一眼,微微皱眉,利爪插入脚下的格斗者头颅中没有吞噬而是将濒死的猎物丢在对方身前。

    “同化它,你有这个能力。”安意语气淡漠。

    “我凭什么要……”看着安意轻蔑的眼神刺激到约翰仅有的一点自尊心,让他下意识地想要拒绝,但是对方的身体远比他嘴上说的要老实的多。

    他身体里的病毒在感受到更优秀的病毒后从他体内大量的涌出,蔓延上不远处濒死的格斗者身上将其内部的一切吞噬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一具不再光亮的黯淡尸体。

    “唔……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发自骨髓的痛楚让他像只龙虾一样蜷缩在地面上,大量的黑红色血丝在他身体表面每一处蠕动着。

    “铮……”当痛楚逐渐消失后,金铁交鸣的声音让他逐渐恢复意识,手部与地面接触时传来的怪异不适感让约翰下意识看去。

    “我的……我的手怎么会变成这样?!”他绝望的惨叫着,原本正常的人类手掌取而代之的是一对如同恶魔一样狰狞的利爪,就像站在他对面的这个人一样:“你把我变成了一个怪物!”

    “怪物?”安意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你心里会向往成为普通人?”

    只是一句话,让约翰发出的哀嚎戛然而止,他沉默着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自己的表情。

    安意似乎没有看到一样自顾自地说着:“不成为怪物你愿意去当抢劫犯吗?不成为怪物但你愿意成为以前废物一样的那个你吗?”

    黑光病毒可以直接查看直系感染者的记忆而不用吞噬同化,在那个晚上将这个家伙感染入自己的病毒后,安意顺手查看了对方的记忆。

    其实倒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悲惨过去,就是很普通的从小缺爱经历,这种内向又懦弱且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可以说是一路悲剧的长大,上学的时候被霸凌,在家里父母更喜欢弟弟,长大了上一个普通到再普通的学校,毕业到社会里也是一事无成,可以说是废材两个字的真实体现。

    “我给了你力量……”安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约翰身旁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还愿意成为普通人吗?”

    这句话如同一道雷声在他脑海里炸响,久久不能平静,当约翰回过神来身边只有一具灰暗的格斗者残躯。

    轻轻抬起右臂,天边暮色黯淡,如血的阳光照射在森寒的钢爪上。

    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嘴角越来越疯狂的笑容。

    ……

    ……

    “啪嗒——”地下实验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将正在专注看着显微镜的凯伦吓了一跳。

    “亚历克斯?你回来了!”凯伦神色看起来有些惊喜也有些意外,不过安意敏锐的捕捉到她眼中闪过的一丝慌乱。

    “嗯,对,我回来希望你能帮助我完成一项实验。”安意若有所思的看着对方,缓缓开口道。

    “实验?”凯伦正准备脱下白色塑胶手套,听到安意的话后转过头一脸疑惑。

    “我身上的异常你应该察觉到了吧。”安意淡淡的开口。

    他的话让凯伦直接陷入沉默,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情况,自己能够超人一样的体力与速度,恐怖的跳跃力,还有随意在墙壁上奔跑行走的能力每一项都不是普通人类该有的表现。

    “因为介意到你的心里情绪,所以我一直没问……”虽然被安意点明了她心中的疑虑,但凯伦面色依旧有些犹豫:“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我能够帮到你,亚历克斯。”

    面对这么一番“感人肺腑”的话,安意倒并没有多大的情绪变化,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转身从实验台上拿过两根试管,在其内部注入了什么后递给了凯伦。

    凯伦接过试管放在眼前轻轻摇晃着,试管内部各有着半管暗红色的液体,梦幻一样无暇的液体中隐隐可以看到赤红色的光点,在她身前传来安意的声音:“左边的这管是我体内的病毒,右边的是外面的感染体身上的病毒,你研究一下两者的区别,我会一一给你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另一管病毒并非是伊丽莎白的那部分,她的安意另有安排,凯伦手上的那个只是普通的感染体身上取下来的罢了。

    凯伦将两支病毒试管放在实验架上,先从普通感染体的那支里滴出来一点放入显微镜中。

    “我的天!”凯伦发出一声惊呼:“这到底是什么?病毒吗?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东西。”

    “是的,你可以叫它黑光病毒。”安意站在一旁开口道,然后想到因为他而乱入的格斗者、鹫鸟等,一脸无奈:“或许,你也可以叫它墨瑟病毒。”

    “墨瑟?”这个熟悉的名字让她下意识的看向安意。

    “没错。”安意的语气十分平静:“它来源于我身上。”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宾夕法尼亚车站说起……”

    ……

    ……

    pennstation(宾夕法尼亚)火车站病毒沦陷区

    庞大的暗红色生物组织粘附在每一栋建筑物上,厚厚的肉壁诡异的蠕动着好似活物一般运动,表层明灭着的赤红色纹路就像流淌的岩浆一样。

    所有的触须尽头都延伸向一处被血肉覆盖住的天坑里,这些触须就像植物的根茎一样四处蔓延却有着共同的源头。

    而作为的“源头”的地下巢穴里,万千赤红色触须刺入一个无比庞大的肉瘤中,就像给胚胎提供养分的血管一样输送着橘红色液体。

    “胚胎”中隐隐可以看到一头紧闭着双目的巨兽轮廓,伊丽莎白一动不动地站在最顶端,闭目养神。

    突然,她睁开双眼抚摸着脚下的肉瘤胚胎,饶有兴趣地自语着:

    “虽然我答应过不干涉你的【实验】,但是……”

    “可没说过不让这场游戏变得更有趣一点。”

    ……

    ……

    ps:接下来,决定要炸原剧情了,一切按照我的节奏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