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50章 淡漠的本性 悲伤,那是什么? 无法理解感情的安意
    ps:抱歉,发晚了点,因为录取学校的问题心情有点差

    ……

    ……

    有一幅画,画的名字叫《迪奥的世界》。

    作者是中世纪意大利作家比尔·索拉道克拉夫。

    在她妻子背叛他、嫌他默默无闻的时候,他在坟堆里与魔鬼作了交易,把眼睛卖给了魔鬼。

    魔鬼拉着比尔的手,创造了欧洲当时历史上最著名的一幅画——《迪奥的世界》。

    传说,凡是看过这幅画的人、知道画这幅画人的名字、看着画中主人翁的眼睛叫出迪奥,就会离奇死亡。世界有三大魔曲在科学上的解释是利用音符杀人,但是世界上的第一大魔画《迪奥的世界》一直被各个国家定为x重要档案,因为无法解释。

    安意也曾和艾德聊过这个著名的灵异物品,问他为什么天主教会没有把它彻底销毁而是竟然选择保留下它。

    艾德的回答让他很是惊讶,据他说其实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早在一百多年以前欧洲那边的各大主教和教会就下了禁止这副画在全球发行的公告,并且尝试使用各种物理和超自然手段来进行抹杀工作。

    但遗憾的是所有手段都失败了,不是抹杀失败,相反哪怕用普通的火焰就可以轻松将这副画烧成粉末,可是无论用了哪种方法将其摧毁,第二天它依旧毫发无损的出现在原来的地方。

    无奈之下,教会只能够将它进行封印处理。事实上,这还不是这幅画最诡异的地方,最神秘的是在这幅画上其实并没有来自地狱恶魔或者魔鬼的气息,也不存在其他超自然的力量,完完全全就像一幅普普通通的画一样。

    因此在当时还有人提出这会不会和旧日有关,不过这种说法很快就被教会给压下去,再到后来艾德的出现这幅画又交给他来保管,但就算是他,平时也是将这副画放在【储藏室】最深处。

    现在,安意有幸能够体验一下这幅世界级名画的恐怖了。

    “小意,吃完饭要我和你妈送送你吗?”吃午饭的时候,安意父亲看了看手表后向他询问道。

    “不用了。”安意放下手中碗,淡淡的笑道:“让黄叔来送我就行。”

    是啊,因为那天就是这样。

    “真是抱歉喽,我们因为要去美国签订合约所以只能错过小意出风头了……请原谅我们~”黑色长直发的安意妈妈双手合十可怜巴巴地看着安意,用可爱的声线卖萌道。

    这和记忆中他的母亲倒是一样的活宝性格,尽管已经生了孩子且孩子都快上初中了,但性格依旧和普通少女一样。

    关于父母这个概念,对于安意来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理解,因为人格的缺失他对亲情之类的感情从来无法去认知,但他的这对父母从来没有因此对他改变过什么态度甚至为了他适应了一些不属于他们的习惯,还经常试图做一些奇怪的举动来纠正他冷漠的性格。

    “没事的,反正这也只是小事情,我能够解决,下次还有机会。”安意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太在意。

    安意父亲点了点头,随后叫上同样吃完饭的安意母亲推开门离去,临走前最后嘱咐了一句:“那行,如果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给我们,餐具等会会有保姆来收拾,小黄差不多也快到了。”

    随着啪嗒一声房门被轻轻关上,安意抬头看着秒针一步一步的前行,心里默默倒数,缓缓起身走向房门。

    当安意的手放在门把上时门外也响起门铃声。

    “叮咚~”“咔擦。”门铃声和开门声几乎是同一时间响起。

    “少爷?呵呵,真巧。”门外站着一位西装笔挺,看起来三十岁样子,带着一副金框眼镜的青年,与其说像是个商业精英倒更像是个搞艺术的。

    看到刚好开门的安意,对方看起来神态有些惊讶但很快又恢复笑容的看着安意。

    “这个时候的黄叔还会笑呢。”安意看着对方还有些青涩的笑容,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他的父母一直没跟他讲过黄叔的过去,安意直到两人去世也没有去问过,只知道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安意父母做事,一直为他们一家搭理家族产业。

    在他的记忆里在父母出事后黄叔就再也没有笑过,一直默默地为成为遗孤的他和董事会那群恶心的家伙博弈,哪怕是得到了他父母遗嘱给他的5%的股份也依旧自愿成为安意的监护人。

    直到见识过安意对人心的掌控后又自觉转入地下为安意服务,所以黄叔也是除了小忆之外唯一信任的人。

    “那么,少爷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年轻版黄叔推了推金边眼镜,温和的说道。

    “没什么,我们直接走吧。”安意摇摇头,语气淡漠的回答道。

    没什么好准备的,是的,就像那天一样。

    黄叔倒没有因为他的态度而感觉有什么不对,毕竟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家少爷天生的淡漠本性。

    ……

    坐在前往学校的轿车上,安意支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景色。

    是的,一点都没变呢……就像那天一样。

    车速缓缓放慢,没过多久黄叔将车停下走下车打开安意的车门:“少爷,学校到了。”

    “嗯。”安意淡淡的点点头,拉了拉领带提着校服外套走下车。

    越是接近学校他的内心越是平静,不知道为什么他逐渐开始有些记忆起最初的虚无感。

    走进学校大礼堂,几名早已等候多时的老师赶忙上前迎接,如果是当初的他或许会客套的寒暄几句,现在的他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直接拿过一位老师手上的演讲稿,安意径直往后台走去。

    “安意同学,注意一下你的穿着啊!”一位老师看到安意随手抓着的外套连声喊道。

    “真麻烦。”安意淡淡的看了手上的外套一眼随便丢在旁边的椅子上。

    通过后台,很快来到大礼堂讲台后面,校长的声音隐隐传来。

    “现在,有请新生代表安意同学上台讲话!”随着话音落下,安意在震耳欲聋的掌声里上台。

    不过几位领导看到他的穿着顿时眉头一皱,对于他在这么重要的场合里不穿校服感到不满。

    安意从主持人手上接过话筒,看了看手上的演讲稿随后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震惊的举动。

    “哗啦——”厚厚一叠演讲稿被随手向后一丢,在他身后随意飘动着。

    “现在,请听我说话。”安意对着话筒,轻轻开口道。

    是的,或许和那天不一样了呢,因为那天他来不及说话。

    “他们,是我的父母。”

    “但很遗憾我可能这辈子都无法理解这两个字的意思,我也知道你们根本不可能听到此刻我说的话,但哪怕是自欺欺人我也幻想有万分之一的几率你们或许听得见。”

    讲台下一片哗然,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位众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到底在说些什么,几位领导也顾不得什么了准备直接中止这场闹剧,但当看到安意如同神灵般淡漠的眼神后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冷让他们动弹不得。

    “从我有意识起我就知道我的思维是异类,因为我不懂人类的感情,我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莫名其妙的被你们发现了,或许这就是父母这个人群的神奇之处?”

    “真不知道你们的脑洞是怎么想的,没有选择放弃我这个异类,反而认为我是早慧导致的面瘫,整天琢磨着怎么纠正我的性格,说真的,特傻。”

    安意似乎在回忆这什么莫名地轻笑了一声,只是台下的观众完全无法理解对方在笑什么。

    “老妈,你也不用整天卖萌了,一天到晚嘤嘤嘤的,您老人家都一把年纪了还跟个懵懂的无知少女一样。”

    “老爸,你也是!整天严肃着一张脸,眼镜又不会反光学别人不苟言笑干嘛?严肃也就严肃但你别动不动讲一些自以为有趣的冷笑话啊!还有别老偷用我的小号和妹子聊天,你老婆其实早就知道了。”

    安意口袋里的手机微微振动着,他也看到远处黄叔面色苍白的踉跄走向这里。

    他的目光不由得看向远方的天空,愈发的空洞虚无。

    是的,依旧一点都没变呢。

    “当初就是在这一天,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我无法理解什么是悲伤,因为我只知道空洞的感觉,哪怕到现在也是,我还是不太懂什么是悲伤。”

    “但这次,我想跟你们说一句……”

    “如果可以,真的不希望成为你们的儿子。”

    这样的话,你们也不会连一个为你们感到悲伤的人都没有。

    “咔擦……”不可察的碎裂声似乎从世界深处出来。

    安意没有去看讲台下面躁动的人群,目光直直注视着苍穹上裂开的一条裂痕,漆黑的烟雾缓缓泄露着,与此同时不断有新的裂痕出现。

    “原来如此……”安意心中恍然,原来这些从心灵裂缝泄露出来的东西不是别的,是他一直以为在遇到小忆后消失无踪实际上一直存在着于心灵深处空洞的虚无感……

    “那么。”安意低声不知道在和谁诉说着:“再见了。”

    下一秒,过去的记忆彻底破碎。

    ……

    ……

    “请各位乘客不要担心,机长和驾驶员正试图努力克服强气流危机,请相信奇迹!”

    ……

    “各位乘客,很高兴能与各位一同搭成本次航班,很遗憾,奇迹没有眷顾我们,十分抱歉……”

    ……

    “老公,我们这次可能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可是小意怎么办?我们不能死我们还得陪在他身边……”

    ……

    “上帝啊,如果您真的存在的话,请找到一个人代替我们陪在小意身边吧……”

    ……

    “再见了。”

    ps:讲真的,这章让我找到了写悲剧的快感……咳咳,其实安意的爸妈别看我连名字都没给但其实我可是相当钟意呢,奈何早早的吃了便当,我也不是玩什么突然boss,突然复活的毒点作者,所以便当是真的便当。

    不过以后写番外时会写一点爸妈和安意的日常。

    这也算给主角人设下了定论,他的神经质来源于不懂得人类的感情,但是和楚大校因为基因缺陷导致的没有感情不同,安意是无法理解感情,所以才会那么神经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