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49章 弱小的敌人? 【迪奥的世界】 来自六年前的记忆
    ……

    ……

    双脚从虚无感转变为踩在地面上的实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安意站在之前来的阶梯尽头无奈的挠了挠头,从头到尾连那女孩名字都不知道这点是最骚的。

    “潘多拉,现在时间是?”安意目光放在手腕上的黑色手表开口问道。

    “因为异空间无法对比时间,主程序执行延续最初时间,所以现在是11时32分钟,主人。”潘多拉清冷的声音响起。

    “一点时间都没有变动?”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时间似乎完全没有变动:“你主程序里的数据观察记录里我上一秒位置在哪?”

    “嗯?”虽然有些不解,但潘多拉依旧忠诚的执行了命令:“您上一秒刚迈上螺旋阶梯的最后一道阶梯,紧接着您便呼唤了我。”

    这就很有意思了?这是时间暂停还是无法被观测到时间?我刚才所在的地方……

    “嘛,不管了。”安意拍了拍脸,语气充满了无奈。

    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他这个弱鸡可以接触的,还是老老实实地完成这个支线任务吧,算上这个和之前完成的那个,只要再完成一个差不多就圆满了。

    离开通往二楼的楼梯,这次聪明的跨过那个莫名其妙的窗户,来到一条长到没朋友的走廊。

    之前事先说明过,这栋庄园大,特别,特别的大!里面的房间多,非常,非常的多!这就很让人困扰了,因为你会绝望的发现你可能要在一条走廊几百间房间里走个遍。

    “应该,会主动找我而不是让我找它们……吧?”安意语气有些不确定的说着,推开右手边的一间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这里是……书房?”温切斯特神秘屋里的家具大多是红木制成,整体就给人视野猩红的感觉,这里也不例外,除了几件家具外还有一排藏书丰富的书架。

    “这里会有什么呢?”安意沿着书架缓缓走动,伸出修长的手指滑过一本本书籍。

    难道会是之前看到的那本书吗?不,那这样也太low了吧,因为这里书多所以boss就得是书,这是哪里的rpg设定啊。

    【危险——】

    感知突然给安意发来一个危险信号。

    “呲——”刺耳的破空声从身后传来,安意脚下一踩身形滑向一边同时微微偏头看向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银白色的刀光闪过,锋利的太刀重重的斩在石制地面上轻松的切开数厘米深的口子,如果直接砍在人身上后果可想而知,哪怕就算是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也不太好受。

    太刀缓缓收回,一具殷红色的日本武士盔甲双手持刀走了出来,盔甲面部的恶鬼面具上猩红的双眼恶意的注视着安意。

    “哦?不是那本人皮书而是这具盔甲吗?”安意歪了歪头看着这具霸气侧漏的武士盔甲,绕有兴趣地上下打量一番:“你这把刀不错,要不等会弄死你了送我呗?”

    回应他的是一记凶狠的横斩。

    向后一仰躲过攻击,伸出右手抓住对方旧力已去新力未接的空挡直直的拍了下去,苍白的骨质重甲迅速蔓延。

    “嘭!”太刀刀身被重重的拍在地面上震出数条裂痕。

    殷红盔甲因为拉力直接向安意倾倒,他左脚一踩地面,g异化状态下骨质重甲覆盖完毕的右腿曲膝重重的撞在迎面而来的殷红盔甲。

    “嘭!”又是一声沉闷的撞击声,盔甲上被膝撞到的地方可以明显看出丝丝裂纹,武士盔甲紧握太刀的双手松开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这么弱鸡?我还以为你这身霸气的盔甲怎么说也要附魔+15以上呢。”苍白的骨质面甲下传出安意沙哑而浑厚的声音,他也有些不太明白,说真的这家伙弱的有些过分了。

    “不管了,你死了就行,管你有什么后手。”g异化状态下身形超过两米五的安意摇了摇头,琥珀色的瞳孔残暴地看向挣扎着爬起的武士盔甲。

    “大哥哥……”就在这个时候,安意耳边微微响起稚嫩的孩童声音,虽然心灵里的感知疯狂地响起危险的警铃,但头部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向后方看去。

    在安意的视线里后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副色彩怪异的油画,油画中的小男孩眼珠诡异的转动着,嘴部微动似乎在说着什么:“你想看看……迪奥的世界吗?”

    玩脱了……这是安意最后的想法,琥珀色的瞳孔随之黯淡下去,g异化状态下的高大躯体就像没电的机器人一般失去了力气,无力的松开紧握的太刀。

    略显狼狈的武士盔甲缓缓站起身来到一动不动的安意身前,捡起掉落在地面上的太刀高高举起做出斩首的姿势。

    亮着猩红光芒的恶鬼面具看着安意仿佛在发出无声的嘲笑。

    “呲——”炽亮的刀光挥下,下一秒似乎就要被无情的斩首。

    如同传说中的恶魔般覆盖着骨甲的巨大手掌粗暴地抓住锋利的太刀,粘稠的鲜血顺着惨白的骨甲缓缓流下,骨质面甲微微抬起,一双琥珀色瞳孔亮起前所未有的邪恶光芒,疯狂地看着前方。

    ……

    ……

    “你妹!玩脱了!”清晨的阳光直直照进一间简洁的房间内,一名黑色碎发的清秀少年坐在床上一脸纠结的自言自语着。

    实在没想到那个地方竟然还埋伏着第二个灵异物品,不过想想也没错毕竟现实不是小说游戏,boss不可能会一个个排着队来送经验送装备,的确是他大意了,有些时候真的是就算你感知到危险也未必能够躲的开。

    现在他的意思被直接拉进这个未知的环境里,现实里还有一个没有干掉的武士盔甲,讲真的这种情况其实是相当危险,不过安意却并没有太在意。

    “算了。”安意无奈地摸了摸鼻尖,淡淡笑道:“就让那个家伙出来玩一下吧,反正也压抑了那么久,估计他憋的也有点狠……这群家伙以为把我意识拉进来,外面的身体就会任你们宰割吗?”

    安意一边小声地嘀咕着,一边站起身前往卫生间进行洗漱工作:“真希望等出来后还能够看到你们完整的样子。”

    当他洗漱好来到一楼客厅的时候,沙发上坐着一位拿着报纸的儒雅男子,这个人安意很眼熟,因为他是他的父亲。

    “小意,今天起的很早啊。”安意父亲惊讶的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安意,在他的印象里他的孩子一般除了早饭不到中午是不会下来,倒不是说安意是个赖床的人而是因为他每天都在学习一些不明觉厉的知识一般不会下来。

    “嗯。”安意笑了笑,走到饮水机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老安,儿子下来了,奇怪了,这不是午饭还没做好吗?”厨房里传来一声女性声音,很快一位长发披肩知性成熟的少妇缓缓走出,看到安意时面色有些惊讶。

    “老妈,早上好。”安意举了举水杯示意。

    “真是意外。”安意母亲虽说有些惊讶但很快声音温柔的说道:“不过,儿子今天是你代表新生演讲的日子,可千万不要迟到了哦。”

    安意淡笑着点点头并没有说太多的话,父母也习惯了自家儿子的性格倒也没发觉有什么问题。

    一家三口就这么坐在客厅里一句话也没有说,寂静的有些可怕,但对于安意的家人来说这样的日常已经是习以为常。

    安意坐在沙发上,低着头默默地注视手中握着的水杯,清澈的温水里倒映出他那淡漠的眼神。

    如果不出意外,这里应该是一处类似时间幻境的地方,因为现在的他没有潘多拉也没有g病毒强化后的身体,有的只是12岁年纪时该有的正常人身体素质。

    是的,对方把他带到了他即将开始初中生活的那一天……

    也是他父母飞机失事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