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34章 绝望?看破迷局!真正的回归方法!
    “咳咳……”拨开身边的杂物,安意缓缓站起身,爆炸点毕竟还是太近了,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完好无损的话那才是奇怪。

    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然后悲剧的发现打火机就在刚才已经香消玉殒了。

    “这真是喝口凉水也要塞牙。”憋屈的把烟丢在一边,安意扶着墙一瘸一拐的向外走去。

    他现在的状态真心不好,在电梯里的短暂爆发造成了体力透支,开了固有时制燃烧了体能,再加上刚才的爆炸余波,虽说不像生化危机里那样距离死也不远,但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能这样站起来继续走路已经是纯粹靠一股毅力了。

    “呼……”走了一小会,安意终于有些坚持不住贴着玻璃墙缓缓坐下,大口大口喘着气,淋漓的汗水顺着他脸颊不停的滴落。

    “所以说,这到底算个什么事啊喂?!”安意孩子气般大声叫喊道,辛辛苦苦拼了老命干掉这个怪物,结果还是没有结束,主神也没有发来通知。

    “难道这货没死?那你丫干脆跳出来行不?装死哪有捡人头爽啊!”安意抬头大声说道。

    然而空旷而寂静的商场内只回荡着安意的声音。

    “啧。”不屑的撇了撇嘴,安意撑着脑袋无神地看着前方。

    既然局势演变成了这个情况,再抱怨也没什么用了,还不如再试试能不能想出什么办法从这里出去。

    既然分析那就抛弃掉之前所有的因素,重新来一次!

    打开系统通知栏,安意调出这次的支线任务,逐字认真看去。

    【叮,玩家安意触发支线任务:杀死怪异】

    【任务介绍:你来到一座繁华却死寂的城市中,无论是袅袅升起热气的茶水还是空无一人的轿车都意味着被怪异所覆盖的正常,这一切都是如此的未知而诡异,但是未知有时并不代表恐惧,而你,将选择看破未知终结这一切!(迷途中的人们最终会打碎迷惘的路途)】

    【任务目标:杀死怪异的源头——“slenderman”】

    【任务完成奖励:1000奖励点,d级支线剧情一个。】

    【任务失败惩罚:2000奖励点,dd级支线剧情一个。】

    任务目标是要求杀死“slenderman”,刚才那种爆炸里的话,安意有极大把握应该可以弄死对方,虽然它有空间移动的能力不排除这种可能,但可能性不大。

    因为那样子太强了,超出了本应该有的范围。

    不是说主神而是说那张面具本身。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里无限制用空间移动安意还有可能相信,但这只是一个虚拟空间,这类空间最大的特征就是讲究一个基本法……咳咳,是规则!

    灵异类恐怖片里经常会有这么一些设定,怪物在吓人的时候神出鬼没,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但是到了刚正面的时候这些能力又不用了。

    还是那句话,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电影或许为了营造恐怖效果而这样子做,但真实世界演变的话,只有可能是某种限制。

    举个例子,玩过网游的人都知道刺客类职业最出名的潜行技能是必须得在不被注视的情况下或者阴影中才能开启,安意推测对方也应该是如此。

    所以,他才会选择用这么一个可以说简陋到愚蠢的陷阱对付slenderman,然而结果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

    成功了?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这个地方说明并不是,那么失败了?也不对,安意的感知确确实实不再捕捉到之前那股一直缠绕在他身上的窥视感,slenderman也再也没有出现。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安意来回翻阅着支线任务上的文字,食指在虚空中不断点拖着,突然动作一停,安意瞳孔一缩,他注意到一些细节。

    “是了……源头?是让我杀死源头?还是让我杀死slenderman?”安意死死的看着光屏上的小字,那一行漆黑的数据文字在他眼中显得格外注目。

    源头难道不就是slenderman吗?当然不,因为啊,slenderman已经杀死了,但是源头……并没有。

    “啪嗒。”身边传来一声脆响,之前奔跑时弄丢的白色面具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在他脚边。

    随手关掉虚拟界面,安意静静的看着地上的白色面具,微微一笑,平静的将其捡起后转身看着玻璃中自己镜像,缓缓的戴上。

    当面具戴上的一刹那如同皮肤一样完美吻合脸型,此时玻璃里的镜像出现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红色领带白色衬衫没有五官的高大男子。

    源头……如果是我那就没错了。

    我杀死了slenderman,但我没有杀死怪异的源头,因为怪异的源头就是我。

    迷途中的人们最终会打碎迷惘的路途。

    这是支线任务里主神括弧中的内容,主神的暗示似乎也在告诉他真相,那么没错喽?

    安意静静的看着玻璃中的倒影,手中出现一把水果刀,这是之前生活家具区和银叉一起找到的东西。

    右手缓缓举起,尖锐的一面对准自己的胸口。

    “嗖——”刀尖直直的刺下去。

    那么,就结束吧……

    “才怪。”即将刺入胸口的刀尖在距离衣服的一厘米处停止。

    “如果我是中二热血男主还真被你骗了啊,但很可惜,我并不是。”安意无奈的叹了口气,右手迅速摘下脸上的面具,向上一丢。

    划过衣服内部,手中出现那一直没有丢掉的消防锤,拿起消防锤在手心一转紧紧握住,重重的的砸在空中的白色面具上。

    “啪!”没有五官的白色面具直接在空中被击碎成几块,玻璃里的倒影却依旧是没有五官的高大男子形象,只是在面具被击碎的一瞬间疯狂的发出尖锐的嘶吼!

    “嘶唖!!!!!”

    身边的一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崩坏,就像腐朽千万年的古物风化一般湮灭。

    安意放下右手,微微歪头看着眼前世界末的终焉般的震撼景象。

    从一开始,安意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始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劲。

    直到最后那有些刻意的提醒他才恍然大悟。

    这如同主角必备的情节,如果他是个中二病的男主恐怕真的会以为这是啥子看破心魔的试炼之类的,结果一刀捅下去,到时候醒过来的恐怕就不一定是本人了。

    真的以为一个臭名昭著的怪物会好心的主动成为你的装备?别逗了,想趁机夺取身体才是真相好吧。

    用这种很有逼格的套路来欺骗别人,还别说,估计相当一部分人会中招。

    圈套很完美,可惜对方可能着急了,最后的刻意提醒反而成了败笔,给了安意看破虚妄的机会。

    主神在支线任务里的提醒并不是告诉他源头是安意自己,反而是提醒他真相到底是什么,不得不说,计中计,这个家伙真的不简单。

    “然而还是被我嫩死了。”安意张开双手,装作无奈的说。

    周围的一切开始破碎、扭曲,如同黑洞畸变成原点,螺旋状的气流以安意为中心汇聚,当他的时候意识沉入黑暗前,隐约听到一段尖锐的古怪发音的话。

    “i?!i?!cthulhufhtagn!ph’ngluimglw’nafhcthulhur’lyehwgah-naglfhtagn—”

    呼喊声断断续续,这种发音十分古怪,从来没听过这种音节,安意只能勉强听出是类似祷文的东西,但听不出全部,只是他隐约明白,或许这个名为slenderman的怪物想叙说什么……

    但这和安意并没有什么关系,不是吗?

    ……

    ……

    ……

    贪婪的塞缪尔、贪得无厌的塞缪尔……

    在1981年的米德尔敦小镇上,人们总是在大街上对着一个流浪汉指指点点着。

    不管是知道或者不知道,被人询问时人们总是一脸笃定的告诉对方:“他啊,曾经开了个大公司,生意做的不要太大,原本大家都以为是个大富豪,结果没过几年据说是因为为了省成本做假货公司破了产,听说后来还染上赌博,老婆孩子都走了呢。”

    而话题的主角,流浪汉塞缪尔只是麻木的走着,丝毫没有被这些言论所影响,空洞的看着前方,缓缓回到那个破旧的家中,一个人孤独的度过每个日日夜夜。

    然而今天却有些不一样。

    “你是谁?”塞缪尔看着眼前的高大纤瘦皮肤黝黑的男子,虽然形象邋遢,但眼神中闪过一丝冷静的睿智光芒,似乎与人们口中的那人有些不一样。

    “你可以称呼我,神。”皮肤黝黑的高大男子微笑道。

    “神?呵呵,那么伟大的神你又想怎么样呢?”塞缪尔愣了愣,嘲笑道。

    “你已经一无所有了。”似乎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嘲讽而动怒,这位自称为神的男人只是转头看了看四周,淡淡的说道。

    “那又如何。”塞缪尔面色平静的回答道。

    “你想拿回来吗?你被仇敌陷害而破产的公司,消失无踪的小儿子,被掳走杀害的妻子,你想统统拿回来吗?”黝黑男子丢给塞缪尔一个纯白色面具,面具没有人类的五官,只是眼睛、鼻子处有浅浅的凹凸,唇部裂开丝丝裂纹好似在微笑。

    “戴上它。”

    “……”塞缪尔沉默的接住白色面具愣神了很久。

    他缓缓的拿起面具,在戴上它的前一秒,开口道:

    “莎莉曾经告诉我,如果可以的话就当一切都重新开始,忘掉过去。”

    “我以为我真的做到了,但我原来还是在欺骗自己”

    “嗯?”黝黑男子微笑着看着对方。

    “所以,我不在乎这是欺骗还是别的。”

    面具完美的贴在脸上,仿佛重新张了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油灯下的晃动的阴影变得畸形而修长。

    “从现在开始,这个世界上不再有塞缪尔这个人,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怪物slenderma。”黝黑男子看着他创造出来的怪物逐渐远去,饶有兴趣的说着。

    又联想到之前与他的对话,不禁感慨:

    “人类,真是个有趣的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