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9章 与驱魔人夫妇的交谈……人物模板的怀疑与档案袋
    ……

    ……

    “女巫……是salem时被指控的哪位吗?”艾德皱了皱眉头,轻轻的将烟斗放在烟灰缸上。“我记得有一份档案好像是关于你那新家的,罗琳,你还记得放哪里吗?”

    “salem吗?好像就在书架上,我去找找。”罗琳女士微微皱眉想了想,站起身向里屋走去。

    就在刚才,安意已经将发生在新家的事跟沃德夫妇说了一遍,不过没说太具体,只是简单的说明了一下发生在这几天的怪事,比如古怪的恶臭、异常的寒冷,家里的钟表诡异的在凌晨3:07分统统停止走动等等,还说了一些他所调查的资料,大部分安意有意是简单的说了下。

    至于是哪来的资料,那还不容易,直接对着电影剧情删减一些就是了。

    如果说的那么详细,甚至连历史细节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那才是傻缺,别人不第一个怀疑你那才是怪了。

    而艾德?沃伦作为罗马天主教会唯一公开承认的驱魔人仅仅是听到他说可能是女巫的邪灵后便立刻想到线索。

    “那么,安,如果真的是salem事件里的女巫化成的邪灵,那么我建议你最好先搬出去,你的生命安全必须得到保障。”艾德拿起烟斗轻轻吸了一口,然后严肃地说道。

    “那个……我的意思是不能驱除吗?我觉得那只邪灵可能因为什么原因力量很薄弱。”安意眨了眨眼,貌似自己小看了这个人物模板的重要性。

    “不,你不知道能够跟salem事件搭上边的都不是小事,驱魔是必然的,但你的生命安全必须得到保障,否则教会那边也是不能够允许的。”艾德摇摇头,赞同对其驱魔,但是不同意安意冒险,他深知对方的身份如果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才是真的出了大事。

    “导师!”安意猛地站起,目光紧紧注视着对方,神色肃穆道:“您知道,我的父母早就已经去世了,对我来说,卡洛琳姨妈一家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您现在告诉我不要参与这件事,你是想我放弃我唯一的亲人吗?艾德导师,如果罗琳阿姨和小朱迪有了危险,您会袖手旁观吗?”

    安意表面上是在面色决绝的等待着艾德的回复,但心中早已掀起了波澜。

    呕……真恶心……真佩服我自己能够说出这种话!

    不过没办法,谁叫形势比人强啊,正面角色就好这口,你不把自己打扮成光辉的正面形象,难道要gay里gay气的投到反派的怀抱吗?

    “……”艾德沉默着拿起烟斗重重的吸了一口,半响后,随着一道烟圈吐出,他开口道:“你成功的说服了我,我不该疏忽了你的感受。”

    “抱歉,我可能冒犯您了。”安意一脸歉意的说着,脸上这样子的表情,心里却琢磨着自己这矫情的尺度应该把握的没毛病。

    “不,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或者说你的决心我很欣赏。”艾德笑了笑,示意安意别往心里去。

    他欣慰的看了安意一眼,此时此刻,彻底终于相信对方真的是教会所告诉他的身份。

    如果是这样的信念的话,或许真的能够背负起那份【神圣】……

    艾德默默想着。

    “你们在聊什么呢?看样子有些不愉快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罗琳女士,用她那迷迷蒙蒙好似没有焦距的双眼扫了安意两人一眼,手中拿着夹杂着资料的档案袋。

    “嗯……安你能说一下你新家在哪吗?”接过罗琳递过来的档案袋,艾德一边翻阅着资料,一边询问着。

    “罗德岛哈瑞斯维尔。”具体位置不用讲的那么清楚,毕竟年代不同,如果发生了什么变化,反而起了误导作用。

    “salem女巫审判……哈瑞斯维尔……”艾德皱了皱眉头,开口道,“或许是你判断出错了,但事实上在salem审判里没有来自哈瑞斯维尔的女巫。”

    “有没有可能是有关系比如朋友亲戚之类的?我在最近发现的一个破旧地窖里看到了倒五芒星的图案,而且那里进行过献祭。”安意心里一惊,但依旧面不改色的说着,有意引导着方向。

    该死!他突然想起原剧情中芭西玛虽然是女巫但是并不是salem审判里的,在那里被吊死的是她的那个倒霉亲戚,然而这点沃伦夫妇又不知道,他也不能够直接说出来。

    “我好像有点印象。”罗琳女士想了想,开口道,“我好像记得看过这份档案,在哈瑞斯维尔的一个没有被审判的女巫,好像还和salem女巫有关系。”

    “那罗琳阿姨还记得那份档案在哪里吗?”安意不动声色的说着。

    good!就是这样,实力队友!

    罗琳女士微微一笑:“如果没记错的我话,我昨天晚上就在看这份档案,后来放在桌子上应该还没放回去,我去卧室找找。”

    说完便起身离去,留下安意两人静静等待。

    很快,罗琳女士再次拿着一个档案袋过来。

    罗琳女士坐在中间沙发上,将档案袋打开,取出一份资料,将资料打开放在桌子上,她从里面取出一张照片,摊在众人眼前。

    “安,是这里吧,你的新家。”罗琳女士指了指照片。

    “嗯,没错。”安意点了点头。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真的有些棘手……艾德、安,你们看看这个。”罗琳女士神色严肃的说着,将手中的几张照片递给艾德和安意,趁两人翻阅的时候罗琳女士在一旁开始讲解着。

    “也难怪安你和你的家人要经历这些了,你们看这里。”罗琳女士拿过一张照片,指着上面的房屋说道,“这是最早期的农舍,是由一个叫做贾德森-夏米的男人建立于1863年,他娶了一个叫芭西玛的女人。”

    罗琳女士说到这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看了安意和艾德一眼后,轻声说道:“芭西玛和玛丽-艾斯汀是亲戚。”

    “玛丽-艾斯汀?那个被审判的女巫?!”这时艾德连忙开口道,“如果是她的话那这个芭西玛或许也是个女巫。”

    罗琳女士点点头,继续开口说:“贾德森和芭西玛结婚后两人有了一个孩子,然而在那个孩子七岁的时候……”

    说到这里,罗琳女士语气有些沉重。

    “贾德森发现芭西玛在壁炉前面将自己的孩子献祭给恶魔,被发现后她跑到屋外的那棵树下,爬上树,大声宣告自己热爱撒坦并且诅咒所有侵入她土地的人,然后她便上吊自杀,她死亡的时间正式凌晨3:07分。”

    “所以,安才会说信奉恶魔的邪灵吗?”艾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罗琳女士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之后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事艾德你应该也有些印象。”

    “在哈瑞斯维尔的这栋房子附近发生的事。”

    “三十年代时,沃科和拉瑞母子离奇死亡。”

    “一个男孩淹死在那片池塘。”

    “一名女仆在隔壁房子自杀。”

    “他们的事有个共同点——”

    “都是在这栋房子附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