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7章 自律的个人习惯……灵媒?地窖惊魂!
    夜晚是一张旧书页,被随意翻过。

    当金红色的初阳在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后,安意平静地睁开双眼。

    作为原超级财阀安家的大少爷,从小接受的是宫廷贵族式教育,在生活习惯自然是十分的自律。

    安意那早早去世的父母算是商业联姻,双方都是魔都本地的超级财阀,是属于政商两界通吃那个级别的,可以说是魔都的无冕之王,在全国都排的上号的财阀家族。

    不是所有联姻都跟小说一样,联姻就是棒打鸳鸯的代名词什么的。

    事实上,如果是出生在世家,眼界、生活、人际圈各方面其实和普通人不一样的,那种玛丽苏、龙傲天文里傻白甜爱上穷小子的情节或许有,但几率很小罢了,世家小姐或许白甜,但绝对不傻,在这种情况下联姻反而是更好的选择,大家都是互相了解过的并且对方无论是相貌还是才华都是相当优秀的,门当户对可不仅仅是阶级蔑视的象征,更多的是一种认可。

    安意的父母还算是幸福的,在互相接触后对对方都有了感觉,结婚后有了感情基础也算弥补上了恋爱这个过程,在安意出生后更是做好了父母这个责任,在教育上也绝不马虎。

    可能,所谓的大家族或许有些许龌龊,但绝没有所谓都市小说里的那么不堪。

    简洁的洗漱一番,安意推开卫生间的门正好看到拿着手电筒不知道要去做什么的罗杰姨父。

    “早上好,罗杰姨父。”安意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你这是要去昨天晚上辛迪她们弄出来的地窖吗?”

    “哦,是安啊。”罗杰听到有人叫他,愣了一下,转身看向安意,“你还是起的那么早啊,真好奇大海那边那个国家里的小孩子都像你一样勤奋的吗。”

    “罗杰姨父还是这么幽默。”安意笑着摆了摆手,“那么,需要帮忙吗?”

    “那真是太好了。”罗杰笑了笑,“有时候家里多个男的还真是方便。”

    安意没说话,只是温和的一笑,算是回应。

    两人就这样闲聊着,一路来到昨晚辛迪她们玩捉迷藏时无意间发现的地窖入口。

    开灯,合力将上面部分的木板卸下,两人清理出一道完整的门。

    “对了!都忘了给你准备个电筒。”罗杰回头看了一眼安意说道。

    “没事的。”安意笑了笑,将手腕举起上面的黑色手表亮起一束光芒。“我可以用这个照明。”

    “不错的手表。”罗杰点了点头,转身开始他的搜寻工作。

    昨天没有太多时间,今天他准备花点时间好好整理下这个奇怪的地窖,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东西。

    另一边的安意也摸向一处地方,虽然也很认真,但目的却是和罗杰不一样。

    他的目的,是寻找支线剧情!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这个地窖或许也存在着特殊物品的可能性,电影里这间地窖不是什么普通地方,在剧情背景里这里是女巫芭西玛让那对母子自杀的地方,可以说是邪灵滋生之地,说不准就有些特殊物品,可以触发支线剧情什么的。

    只是从剧情表现来看,这个可能性不大。

    这也是潘多拉没将这个地方列为选择之一的原因。

    可能因为年久,地窖里遍布着蜘蛛网,这给他们的搜寻工作添加了难度,不过好在在场的都是大老爷们,也不会太忌讳什么。

    安意看了看身前被灰尘覆盖的旧式钢琴,伸出修长的食指沿着灰尘掩盖的黑白琴键轻轻滑去。

    “哆——”

    混浊的钢琴声在寂静的地窖中响起,如同喉咙沙哑的老歌手在唱歌。

    “嗦啦西哆——”

    安意的食指突然停滞,混浊的钢琴声也戛然而止。

    双目无神地看着前方。

    ……

    “妈妈!我们搬到新家了!”

    “拉瑞,不要乱跑我们对这里还不是很熟悉呢。”

    头晕……

    安意现在的感觉就像是站在即将起飞的飞机下直接被超高分贝的噪音在耳边响起,好在,意识逐渐清明,刚清醒过来便是一段模糊的对话传来。

    在他身前是一对母子在交谈着,穿着黑色衣服的小男孩兴奋地在说些什么,一旁身材发胖的中年女子温和的回答着。

    这是……灵媒?安意皱了皱眉,他现在的状态如同在看vr电影一样,根本无法影响到事物。

    在过去,安意曾听说过类似的事情,比如在港岛那里有段时间灵媒非常流行,至于是真是假我们暂且不论,凡是参与过灵媒的人,都说自己仿佛进入了一段梦境一般,可以得到鬼魂传递的信息。

    甚至一些灵媒师会帮助警方办案,一些这类通灵题材的电视剧也是大火。

    现在,安意的状态就像是在通灵,一些灵体通过这种方式似乎想要告诉他一些事。

    感受下自身的情况,安意隐约发觉只要自己愿意随时可以退出去,不过他并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动作,既然对方有什么想要让自己知道的,那就好好看着吧,就当是看cg动画了,玩游戏如果不注意cg动画的提示你还想通关?

    “妈妈,这里可以进去诶!”一个“偶然”,发现了房子里有个地窖的拉瑞,兴奋的告诉正在打扫房间的母亲。

    肥胖中年女子愣了愣,跟着拉瑞来到这间布满灰尘的地窖。

    画面缓缓模糊,下一刻,安意又看到全新的内容。

    一身小礼服的拉瑞坐在一架钢琴前,中年肥胖女人站在他身后和蔼地笑着。

    琴音落下,拉瑞兴奋地回头看着自己的母亲

    “妈妈,我做到了,我把这首曲子弹出来了!”

    “拉瑞真棒!”拉瑞母亲温和的说着,摸着拉瑞的头发,放在身后的手伸出来,手心放着一个崭新的八音盒,“看看这是什么?给我们家小天才的礼物!”

    “啊!谢谢妈妈,好漂亮的八音盒!”拉瑞开心的接过八音盒,迫不及待上好发条。

    一阵舒缓的音乐缓缓奏起,滑稽的小丑玩具一下一下的冒出头来。

    将八音盒放在钢琴上,拉瑞端坐在前,伸出十指弹奏起来。

    古典的钢琴声和舒缓的音乐一齐奏起,安意眼前的画面逐渐定格,只有耳中的混杂音乐不断回荡着,且越来越低沉,也越来越诡异。

    “轰隆!”

    一道闪电好似要划破苍穹,借着惨白的亮光透过窗户安意可以看到睡在床上不断挣扎着的肥胖中年女子。

    在常人说看不见的视角里,她身上缠绕着一道道黑色烟雾。

    “放过我……放过我……”肥胖女人口中低声颤抖地求饶着,隐约是在跟某个不存在的人对话。

    “唰——”

    突然睁开双眼,肥胖女人张着一双通体漆黑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前方。

    缓缓站起身来,从衣柜里拿出一条绳子,打开房门向外面走去。

    一直来到拉瑞的房间前,轻轻转了下把手。

    “咔擦。”一声清响,肥胖女人缓缓走向熟睡中的拉瑞。

    拿起手中的绳子,缓缓拉成一个圈,轻轻套在拉瑞脖子上……

    猛地向上一拽!

    “唔……”拉瑞被剧痛惊醒,四肢无力的挣扎着,但依旧被自己的母亲用力拖拽着,摔在地面上,缓缓拖出房门。

    缓缓离开拉瑞房间,走在楼梯上,僵硬的拖动着拉瑞身躯,一路来到客厅,此时的拉瑞已经奄奄一息,手臂无力的挣扎着,碰到一边的钢琴上,崭新的八音盒从上面落下,砸在黑白琴键上,接着落在地面上,八音盒突然打开,滑稽的小丑玩具在闪电的光芒下有一下没一下的冒头,舒缓的音乐和混浊的钢琴声错杂着在这间房子里回荡着。

    一路拖着已变成尸体的拉瑞,来到地窖里。

    轻轻的将拉瑞抱在怀里,拉瑞母亲如同抚慰初生的婴儿般拍着拉瑞略微僵硬的后背。

    口中低声喃喃着,不知名的童谣:

    “高高的铁网呀挂了新的绞首架拿枪的叔叔说是娃娃带着可笑的假发……”

    “是不是我在泥土里也会开花妈妈回来后会把哪朵花轻轻的摘下……”

    “请把我浅浅的埋在那片开满菊花的山坡下让妈妈不会因为一直找不到我而牵挂……”

    “请把我浅浅的埋下靠近那棵瘦瘦的小白桦

    让妈妈知道我每天都在等她……”

    安意静静的听着,他知道,这是一首讲纳粹屠杀的童谣,或许这个女人和他的儿子是犹太人也说不准。

    随着哼唱逐渐步入尾声,肥胖女人手中出现了一把不知道哪里来的水果刀,一边哼唱着一边划破自己的喉咙。

    浓稠的鲜血沿着刀身滑落,染红了她身下的地面,这时,一条条繁杂的花纹随着鲜血呢涌入亮起,从上方看去,整个地窖的地面竟然隐约可以看出是个倒五芒星的形状。

    随着整个倒五芒星的亮起,坐在中央的拉瑞母子尸体身上涌起浓浓的黑雾,当黑雾散去时,儿子的尸体已然消失不见。

    这就是……献祭仪式吗?

    安意若有所思的想着,在原剧情里有交代过这对母子的来历,两人在入住这间房子后,一个消失不见,一个在地窖里自杀,现在看来原来是和恶魔献祭有关,那个拉瑞之所以找不到尸体恐怕也是被献祭给恶魔了,不过让他好奇的是恶魔献祭的不都该是灵魂吗?可是看剧情表现那个男孩和她的母亲的鬼魂依旧存在着。

    “都是她让我这么干的!!!”就在安意思索的时候,低头坐在原地的肥胖母亲的尸体抬起头,用黑洞洞的眼睛看着安意,凄厉地喊着。

    安意知道,这是快要结束了。

    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他向对方微微弯腰示敬。

    “我不能够向你保证什么,但我说我会亲手杀了她。”

    能不说吗?主线任务摆在那呢。

    “……谢谢。”肥胖母亲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

    眼前画面开始破碎,安意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

    “安,安,安!你怎么了?”罗杰拍了拍安意的肩膀,担心的问道。

    安意视线迷糊的看了他一眼,很快清醒过来,抱歉的笑了笑:“十分抱歉,有些入神了。”

    “呼……没事就好。”罗杰松了口气,接着笑道:“刚才我寻思着这个房子里是有点冷,就想让你和我一起看一下火炉能不能用,叫你几声也没回应,想什么呢?这么入门。”

    “没什么,刚才想了想,艾普丽尔她们可能会喜欢来这个地方玩,比如这个皮球。”安意拿起一边的粉色皮球,丢向罗杰。

    “哇哦,我想也是。”罗杰接过皮球,看了一眼又放到一边。

    “好了小伙子,接下来你去休息吧,这里就交给大人了,很不错,真希望安德莉亚能够多跟你学着点。”罗杰摆了摆手,示意安意可以休息了,然后转过身继续摆弄着。

    安意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走向楼梯,就在这时背对着安意的罗杰自言自语地低声说出一句且刚好足够让安意听到的话。

    “真不知道安德莉亚怎么会看上吉尔西这种男孩,明明安你更优秀啊……”

    呃……excuseme?喵喵喵???

    等等!这种推销女儿的口气到底闹咋样啊!

    说好的女儿是父亲前世的贴身小棉袄呢?!

    ps:收藏破百了……双更!

    嗨!存稿快不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