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4章 被侵蚀的心灵 超出想象的敌人?无声的威胁!
    犹豫了很久,甚至到最后罗杰姨夫都过来询问怎么还不进去,安意这才在节操的抉择中下了决定。

    所以说,还是救吧。

    万一主神抽风真的给了支线呢?节操这种东西,丢了就丢了吧,反正也没人知道我救了一条狗。

    想到这一点,安意心里美滋滋。

    走到门口死活不肯进去的珊迪前,伸手摸了摸它的头。

    一股隐晦的精神力强行侵入对方脑子,珊迪双眼随即变得无神。

    安意笑了笑,拍了拍对方的狗头,示意它往屋里走,原本一直坐立不安的珊迪突然平静地跟着安意走进房子里。

    “安,你怎么做到的?”刚好碰见正出来的罗杰,他一脸惊讶地看了一眼宠物犬珊迪,再看了看安意,“要知道我想尽了办法珊迪就是不进来。”

    “没什么,罗杰姨父,这只是一点小技巧罢了,可能只是珊迪它有点不适应新家吧。”安意温和的说道。

    “还是安你厉害!”罗杰向安意竖起了大拇指,接着拉着突然变得乖巧的珊迪进了里屋。

    安意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对方离去,心中却轻轻一叹。

    没有支线剧情啊……

    事实上,在安意用心灵立场控制了珊迪这条小狗将它带进这栋房屋的时候,就意味着已经改变了它的命运,可惜主神并没有发来提示,很明显,主神并不承认这条小狗的重要性,看来在整个剧情里它的作用可有可无,根本不会产生多大影响。

    也有一种可能支线奖励会在电影中珊迪死的时间段后送来,只是这种可能性比较小罢了,主神的威能足以从一开始判断自己的改变剧情行为是否成功,安意在将自身精神力侵入到珊迪大脑里,在控制的地方同时也起了保护作用,更何况如果是在屋内的话也有可能避免在屋外死亡的命运……

    等等!

    突然灵光一闪,安意的推理中出现了一个可能。

    如果,主神没有错呢?

    是的,主神的威能的确能够判断自身改变剧情的行为是否会成功,自己貌似陷入一个误区了……

    如果自己的行为失败了呢?

    在安意看来自己的精神力保护珊迪不被恶灵侵蚀,再加上自己的实力绝对可以让对方存活下来,似乎自己的思维已经建立在对方的实力不如自己的情况下了。

    怎么回事!安意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自己竟然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狂妄自大了!

    虽然在电影中艾西玛的恶灵实力表现不太明确,但不明确是不明确并不意味着弱小,安意自信归自信,但从来不会自信的狂妄到轻视一个剧情boss的地步!

    微微皱眉,安意开启心灵立场,极致凝缩的精神力在自己的心灵里进行细致的扫描,他隐隐觉得自己的问题出在心灵上。

    “这是?!”安意一愣,在他心灵表面竟然出现了一个裂缝,一丝丝的黑色烟雾在缓缓渗透。

    试探性的用精神力触碰一下,安意心中突然出现一个全新的想法。

    “我在乎这个干嘛?以我的实力这种小东西能够干扰到我?”

    “不对!我什么时候这么自大了!”

    心中一阵惊怒,赶紧稳固住心神,将染上一丝黑色的精神力部分剔除出去,然后调动大量的精神力将这些黑色烟雾消融掉,再把这条裂缝勉强堵上,虽然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但最起码可以坚持个三五天不会再被这些黑雾所侵蚀。

    安意可以确定这些东西就是导致自己心性出现变化的原因!

    但,问题是自己是什么时候沾染上的?这又是什么?心灵的裂缝安意可以理解,他来这个剧情世界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时候入侵的?

    他突然想起之前在车上的不适感,是那个时候?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还真不能小瞧了这家伙……

    更何况,安意更好奇这黑色烟雾到底是什么?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这只是放大心灵的欲望的法术最好,但倘若是单纯的引起心灵里傲慢的欲望的话那就不太简单了……联想下对方是恶魔的狂信徒,那么这个恶魔的背景可真就不一般了……

    这个可能让安意有些犹豫真的要不要彻底挖掘这个世界的支线剧情了,如果真的是他猜想的那样,那么就太危险了……

    弄不好自身生命安全都不能够保证。

    不过,最终还是没给他考虑的时间,佩伦家族五姐妹里的老四辛迪一阵小跑来到他身前,手里拿着一串风铃,抬起头看着比她高上不少的安意,一脸稚气地问:“安,你可以帮我挂一下风铃吗?妈妈说可以让表哥帮我。”

    说完,她晃了晃右手,风铃在空中发出清脆的声音。

    “当然可以。”安意低头看了一眼辛迪,微笑道。

    对于这个孩子安意还是很有好感的,在她身上让他有时会想起小忆小时候的样子,还记得当初小忆就是在辛迪这么大的时候被安意捡回家。

    接过对方手上的风铃,走到大门外护栏道上,仗着自己经过g病毒改造从178cm正式达到180cm的身高,轻松地将风铃挂在绳上。

    “对了,安,妈妈让艾普丽尔赶快进到屋里,因为天太黑了,你能帮我叫下她吗?我想回房间整理下我的衣服……”突然想到什么,辛迪抬头双手合十,楚楚可怜的看着安意说道。

    安意无奈的摇摇头,抬起右手做出个ok的标志示意对方可以做自己的事了。

    “万岁!安,就知道你最好了!艾普丽尔就在树下,我先回去了!”辛迪兴奋的欢呼了一声,抱了下安意转身开心的离开了。

    “这丫头……”安意笑了笑,走下台阶,向不远处的那颗扭曲巨大的枯萎榕树走去。

    不用怎么找,安意就可以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缩在榕树里抱着一个破旧八音盒正好奇的摆弄着。

    “艾普丽尔,天这么黑了怎么还不进屋?”安意摸了摸小女孩柔顺的金发,温柔的问道。

    “安?”艾普丽尔歪了歪头疑惑的看了一眼安意后接着开心的举起手中破旧八音盒,说:“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这么破旧的八音盒?我可不记得淑女应该捡路边的东西啊。”安意抱起娇小的艾普丽尔,打趣道。

    “安,你不知道啦。”艾普丽尔不满地嘟了嘟嘴,她指了指破旧八音盒:“我听到里面有人在跟我说话呢。”

    如果是换作一般人,估计只会把她的话当做童言无忌,但知道剧情的安意眼中闪过一丝不可察的光芒。

    但口中的语气却没有任何变化,好似只是单纯的聊天一般,开口说:“那你可以看到对方吗?”

    “可以哦。”艾普丽尔可爱的点了点头,然后举高破旧八音盒,将其与安意的视线处在一个水平线上,边打开盒盖扭上发条边开口说:“只要转动这个八音盒,就可以看到我的新朋友拉瑞了。”

    艾普丽尔小手送开发条,青铜发条缓缓转动着,一段舒缓的的音乐轻轻奏起,当八音盒奏起音乐时,四周仿佛都被消去了杂音,耳中似乎只剩下舒缓且诡异的音乐。

    破旧的小丑玩具伴随着音乐的节奏缓缓出现,一股莫名的感觉出现在安意的心中。

    苍白的太阳光在涂抹了白色颜料的镜面上折射在安意脸上形成漩涡状光影,缓缓转动着。

    安意静静的看着旋转的镜面,镜面随着艾普丽尔的晃动颤抖着,没有被白色涂料涂抹的部分映照出安意身后灰白的房屋,随着旋转映照着他淡漠的神色。

    音乐继续吟唱着,小丑玩具带着滑稽的笑容依旧不紧不慢的出现又回去,镜面没有涂抹的部分在旋转中映照出安意皱着眉的样子以及他肩膀后微微晃动的干枯双脚。

    “艾普丽尔,能不能把八音盒往上倾一点?”安意语气平常的问道。

    “嗯?怎么了?”正好奇自己的朋友怎么没有出现的艾普丽尔回头不解的问道,虽然疑惑但还是很听话的照做了。

    随着镜面角度变幻,安意可以在镜面旋转中看到身后上方的全貌,一个在榕树上上吊而死的丑陋恶灵。

    苍白丑陋的双脚之上是一件肮脏的白色睡衣与褶皱干枯的皮肤,遍布污秽的发丝错杂着,顺着皱纹密布枯萎狰狞的面部垂下。

    这么早就找上我吗?是示威?还是……

    安意静静地想着,并没有因为如此惊悚的一幕扰乱心神。

    微风轻轻吹动,丑陋的尸体随风轻轻晃动,遮住大半面部的发丝被吹散。

    一直盯着对方的安意眼神一凝。

    她在笑!

    在安意视角中,恶灵苍老丑陋的皮肤随着嘴角微微勾起而掉落下点点碎皮。

    紧紧的注视着对方,安意心中一凛准备从微型虫洞里拿出不知道有没有用的武器。

    尸体头颅扭动着发出咔擦咔擦的怪异声响,突然向下转头用空洞的双眼看着安意,带着充满恶意的笑容开口说着无声的话语。

    “安!安!你怎么了?”艾普丽尔稚嫩的声音在安意耳中响起。

    安意回过神来看来艾普丽尔一眼,八音盒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条停止转动,音乐也停止演奏。

    安意愣了愣,继而恢复温和的笑容开口道:“没事,就是想到一些事,天快黑了,我们回去吧,不然卡洛琳姨妈要担心了。”

    “嗯……”艾普丽尔害怕的将头埋在安意怀里,嗯了一声,虽然她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总觉得出现了非常恐怖的东西。

    抱着小小的艾普丽尔,安意身躯有些微微颤抖,不是恐惧,而是兴奋。

    恶灵无声的话他通过口型听出来了。

    【你!死!定!了!】

    ……啧啧,这窒息的操作,当我是吓大的吗?

    那你很棒棒哦,要不要我给你鼓掌?

    啪啪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