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你还想不想要你妹妹活下来了
    沃连·卫斯理所按按钮的墙壁,一个暗门缓缓的转出来。

    沃连·卫斯理拿起一盏油灯率先走了下去。

    尼古莫·德文看到后,冷冰冰地问道:“为什么不用手电筒?”

    沃连·卫斯理的回音传出一句话“因为,黑暗才是我的归属地!”

    德文听到后,讥讽的轻哼一声,抓起身旁的一盏油灯,走下去。

    亨氏四兄弯下身子,鱼贯而入。

    德文等人跟着沃连·卫斯理在漆黑、深邃的楼梯走了好长时间,才走了出来。

    入眼即是一个个装有绿色液体的试验罐的实验室,罐子里还装有各种各样人类的器官。

    比如:大脑、大腿、手臂等等,看到这一个人类的器官,亨氏兄弟感觉晚上吃的饭,在肚子里不断地翻涌,有想一吐为快的冲动。

    德文倒是显得极其的淡定,并没有被这些给干扰到他。

    因为,这些东西,他每次来看他妹妹的时候,就已经全部见过了,可谓是司空见惯了!

    他径直的走到整个实验室的最中央处的一个最大的实验罐中,用着柔情似水的眼神看着试验罐中那闭眼沉睡、身材娇小的金发少女道轻喃道:“小妹,我来看你了!你放心,马上你就解脱了,再也不用待在这罐子内了!你马上,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而那个少女还是一动不动,双眼紧闭。

    沃连·卫斯理慢悠悠的说道:“伙计,放心吧,这时最后一步了,只要将那啼血之心移植你妹妹的体内,你妹妹就可以完全苏醒过来了。”

    德文转过头之时,他的脸色早已恢复了往日了冷漠面瘫脸的形象。

    德文那对护刃再次出现他手中,不经意间来回摩擦着说道:“你如果敢骗我,我绝对把你碎尸万段!”

    亨氏四兄弟也是示威性的挥舞了几下手中狼牙棒!

    沃连·卫斯理举起双手,做出一副投降的动作说道:“嘿,亲爱的德文,别这样!你知道的,我根本打不过你,在加上你的兄弟们还在这里,我怎么有什么小动作?”

    德文冷漠的说道:“最好是这样!”

    说完,他便把手中的装有啼血之心的木质盒子递给沃连·卫斯理。

    沃连·卫斯理看到自己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他的呼吸急促了不少,就连伸出去的手也开始不断地颤动着。

    沃连·卫斯理用着虔诚、膜拜、迷恋的神情,接过这装有啼血之心的木质盒子。

    接过盒子后,沃连·卫斯理将脑袋轻轻地靠在盒子上,用着对待自己爱人般的温柔、亲昵的口气说道:“我,终于得到你了!我甚至可以听到你通过盒子传来的跳动!多么美丽的声音啊,就算这世界最动听的音乐,也不及你万分之一啊!”

    亨尼看到沃连·卫斯理这个样子后,他忍不住用着嫌弃的眼神望着他说道:“这话说得真特么的肉麻,老子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地了。”

    亨兹留着口水,傻傻的说道:“那家伙说得,我都饿了!”

    亨凡瞪了他两位弟弟一眼,示意他们不要多话。

    德文此时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在沃连·卫斯理的身上,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想到自己妹妹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走路、吃饭、生活时候的样子。

    想着想着,德文那冰山般的面瘫脸上,就罕见的出现一抹温煦的笑容。

    ..........

    埃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后来,他干脆掀开被子,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他先走到安瑾的房间门后,刚刚抬起手,准备敲门之时,突然,他又把手放下,一个人离开了。

    他心里想到‘不行,一定要先把这里搞清楚,我总觉得怪怪的!’

    而楼上正沉迷于啼血之心的沃连·卫斯理的耳朵在不经意间动了动,他皱着眉头走到一个扳手处,用力朝下面按下去。

    一直沉默不语的亨奇,第一时间将狼牙棒放在沃连·卫斯理的旁边大喝道:“你在干什么?”

    这一声大喝,把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亨奇和沃连·卫斯理两人身上。

    德文回过神来后,他望着眼前的情况,他不由得对着亨奇问道:“阿奇,怎么了?”

    “他刚刚按下了这个按钮!”亨奇一手抓着狼牙棒贴在沃连·卫斯理的身旁,一手抓着指着刚刚德文按下的扳手处。

    德文听到后,眼神瞬间冷冽下来。

    他知道,亨奇虽然平日里话不是很多,但是,他确实亨氏四兄弟中,最为机警的一个。不管在任何时候,他的心,一直都是保持高度的戒备。

    不过想来也是,要是亨奇再不警觉一点,他们亨氏四兄弟也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老二,亨兹呆傻贪吃!

    老三,亨尼脾气暴躁,易怒!

    老大,亨凡要时时刻刻看住这两人,哪有管别的。

    所以,像在警戒这些事上,都是有亨奇来管的。

    德文抓起手中的护刃,摆出进攻的姿势冰冷的说道:“沃连·卫斯理,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没什么,就是我听到了我城堡里进来几个小偷,我按下机关,来关住他们而已!”沃连·卫斯理保持着淡定,尽量用着轻描淡写的口气来诉说着这件事。

    “哦?是吗?你是在哄三岁小孩子吗?你的城堡大门,除非用大炮,不然如何能够轰的开雲陨石质的大门,你告诉我!!!”

    “连大门都进不来的小偷,如何潜入到你的城堡内来?你可别忘了,你的这座城堡所有地方全部都被你封死了,只有一个出口,那就是你的大门啊!”

    “与其说小偷,还不如说是你的食物吧!”

    德文的眼神微微眯起来,他冰寒刺骨的杀意越发的浓烈,此刻的德文,就犹如蓄势待发的猛虎,似乎下一刻,便会发出雷霆一击,将沃连·卫斯理击杀一样。

    沃连·卫斯理的眼神也彻底的冷了下去,他抓着啼血之心的盒子,语气生硬的说道:“尼古莫·德文,你管的太宽了吧!你还想不想要你妹妹活下来了?”

    你还想不想要你妹妹活下来的?

    这句话犹如平地惊雷,刹那间,让德文身上所有的杀气都为之一顿。

    过了良久,德文默默的撤去攻击的姿势,身上的杀气也在慢慢的收敛起来。

    沃连·卫斯理看到这里,他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他没有在搭理德文,他拿着装有啼血之心的盒子去试验台去,他离成功只剩下一步之遥了,他现在迫不及待迎接自己的新生了。

    德文的双拳死死的握紧,丝丝鲜血从他的手上滑落,而他双眼一片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