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剑僮
    安瑾等人行走在广袤、宽阔的大草原上,望着慢慢变得昏暗的天空,格维利亚叹了口气道:“又要睡草原了!”

    安瑾听到后,他坐在踏雪身上,抱着小安琳对着阿利斯塔教训道:“笨牛,都怪你!不是你的话摧毁了酒馆,我们今天就是睡在舒服、柔软的床上了!”

    阿利斯塔委屈巴巴的望着安瑾心里想到‘老大,明明是你的破坏你比我大!我就打出两个坑!而且还是楼下的!你倒好,拿起黑炮噼里啪啦的一顿射击,毁了半个酒馆还怪我!’

    不过,他还是很自觉地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再笨也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千万不要跟安瑾讲理,他就是一个不讲理的小婊砸。

    奥蒂莉亚看到阿利斯塔被安瑾训斥的时候,她忍不住想帮助阿利斯塔一下,她开口岔开话题道:“瑾大人,你刚刚对付那个德文用的招式,是新的能力吗?”

    安瑾听到这里,立刻眉开眼笑起来道:“嗯嗯,没错,没错!是新的能力!我的武器库又要强大不少了,(#^.^#)!”

    艾薇儿听到,她来兴致了,兴高采烈的冲着安瑾喊道:“老大,老大,是什么样的能力啊,说说呗!”

    安瑾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的说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艾薇儿看到安瑾这装逼的样子,她对着安瑾吐了吐舌头,把头转到一边去,一副不搭理他的样子。

    亚伯突然开口道:“老大,和剑道有关吗?”

    安瑾听到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关系,怎么了,亚伯?难道,你剑道出现问题了?”

    亚伯面色有些黯然的点了点头道:“嗯,最近遇到瓶颈了!完全没有一点进步的样子,唉!”

    安瑾听到后才想到什么,他开口疑惑的说道:“我从之前就有想问你的想法了,但是,以前一直忍着没有问!亚伯,我发现你的招式并不多,而且剑法单一、粗糙,是怎么回事啊?是你拜的师傅不好吗?”

    亚伯面色充满了失落之色,他语气低靡的回答道:“老大,我也就不瞒你们了?其实,名义上我是拜师了,可是,实际上,我还没有拜师!当初师傅收留我,只为了给他真正的徒弟当一个练剑的剑童而已!我之前身体不行,所以,我那个师傅除了教导我一些基本的剑法招式,就不在管我!我那些招式,都是从一旁偷学、揣摩的!”

    安瑾等人听到这里,都不由得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一副震惊的样子。他们没有想到,亚伯竟然是一个只学了基础剑术的剑士,而那些绝招竟然只是他一个人摸索出来,这天赋,简直可怕!

    若当初没有身体的的限制的话,他现在到底是该多么的强大?

    安瑾艰难的把喉咙里的口水咽下去后,然后冲着亚伯怒气冲冲地大吼道:“你这头猪,你不早点告诉我!我这里特喵的一堆招式放在这里生锈呢!!!!啊啊啊,这么好的天赋啊,竟然浪费这么长的时间!”

    亚伯听到后,他没有在意安瑾对他的怒吼,他激动地抬起头望着安瑾,用着期待的眼神望着安瑾。

    安瑾懊恼的抓了他柔顺的头发抱怨的说道:“当初主要就是怕把你带入到那些弯路上去,我才没敢教导你剑术!要早知道,你只会基础剑术,我也不必浪费这么长时间啊,可恶!你给我等着,我最近几天就把关于你以后的思路给你整理出来!”

    亚伯并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他只是将手中的血玫握的更紧了!

    他作为跟随安瑾最早的五元老之一,他和安瑾之间的情感,早已超出一切!感谢这样的事,已经不需要说出来了。将一切用行动来表面,忠诚,绝对不是靠着嘴上说说就是忠诚的!

    “老大,前方有一个好大的城堡诶!”格维利亚突然开口打断了安瑾的思路。

    安瑾等人听到后,抬起头看去,可不是吗?前方大约数千米处出现了一个城堡的轮廓。因为,隔着太远,安瑾等人也只能勉勉强强看出一个城堡的外形。

    安瑾揉了揉有些酸乏的眼睛道:“唔,利亚,你最近的感知范围怎么突然猛增这么多?”

    格维利亚听到后,他歪过头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老大教导的好吧!”

    安瑾听到后,用着赞许的眼光看向格维利亚,不过,他嘴里还虚伪的谦虚道:“唉,不敢当,不敢当!”

    “........”

    众人无语的看着安瑾的那假的,不能再假的表演!你既然觉得不敢当,你裂哈喇子笑什么?装也要装的像一点吧!

    不过,众人知道不说透,而且他们嘴里还说着一些夸着安瑾的话,安瑾恬不知耻的全然接受了!

    就这样,一行人在打打闹闹中走向那座城堡!

    当走进那座城堡之时,安瑾等人才发现这是一座时代悠久的古堡。高高的灰色城墙上爬满了暗绿色的蔓藤,就犹如一条条绳索,封锁了整个古堡,给人一种封闭、压抑的感觉。

    灰色的城墙有些地方,有不少地方缺砖少瓦,看起比较破旧!

    安瑾走到城堡大门口之时,安瑾翻身下马,用手敲了敲大门。

    过了没多久,一个身穿绅士礼服的中年男人打开了大门望着安瑾等人收到:“请问,有什么事吗?”

    若之前安瑾等人在酒馆多停留一会,他们就会发现,眼前的中年男人,正是德文桌子上来的那个男人。可惜,那个时候安瑾等人上楼了,并没有看到之后的一幕。

    安瑾脸上带着礼貌微笑的看着那个中年男子说道:“你好,我们是一伙佣兵团,正好迷了路,想在这里借宿一个晚上,不知道可不可以!”

    那个中年男子听到后,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语气亲切的说道:“哦,当然可以!你们不知道,我是多么的崇拜佣兵!来快快进请进!”

    说完,那个中年男子打开大门,让安瑾等人进来。

    安瑾非常有礼貌的道了一声谢,然后带着暴风之寂之人慢慢的走进去。

    埃蒙阴晴不定的看这个城堡,他总感觉这座城堡给他一股莫大的压抑感,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但是,具体他也说不上来哪里怪!

    不过,他心里已经开始暗暗的提高了警惕。

    而当安瑾等人全部走进去城堡内的时候,那个中年男子用着贪婪的眼神盯着安瑾等人,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对美味食物的渴望,就好像安瑾等人在他眼里是什么美味佳肴一样。

    埃蒙第一时间感受到这样的视线,他猛然转过头去看向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