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请各位多多指教,他的名字叫西贝!
    最后这一场垃圾话的对喷,在安瑾的劝慰、安抚下,双方才停息了嘴上的斗争。

    接下来的时间,安瑾陆续把以前演唱的扇子舞、演员、牵丝戏全部都在演唱会唱了一遍,观众们大呼过瘾,尖叫连连,欢呼不断,之前闹出来的一些小情绪,早已消失不见。

    快乐时光总是很短暂的,不知不觉,安瑾的演唱会已经即将要落入尾声了。

    安瑾这一次又换了一套很朴素的白衣白裤,头上缠着一个白绫。

    而阿利斯塔等人也陆续出来,也打扮着和安瑾一样的打扮。

    眼尖的人,一眼就发现,这一次暴风之寂佣兵团所有人员都出现了,没有一个人少,而且此刻,他们的脸上摆满了严肃和庄重,似乎在对待马上即将要举行的重要仪式一样肃静。

    安瑾将话筒拿起,放到嘴巴,嘴巴一张一合道:“各位,我很感谢你们这一次来参加暴风之寂的演唱会,在这里,我先谢谢你们了!”

    安瑾说完,他再次鞠了一躬。

    这一晚上,他不知道鞠了多少躬,但是,他心甘情愿!

    有这么一群可爱、热衷的粉丝支持者他,千里迢迢的来观看他的演唱会,这时无论他用什么华丽、漂亮的语言都无法表达的,唯有这一个动作,才能表达他对于粉丝的回馈。

    “安瑾大人,你别鞠躬了,一晚上,你都鞠了好几个躬了!又跳、又唱,又鞠躬,再这样下去,你的腰杆会受不了的!”

    “是啊,安瑾大人,别鞠躬了!你这样,我们很心疼的!”

    “安瑾大人,别鞠躬了,这一场演出,值得我们不远万里前来观看!”

    “是啊,这才是真正音乐的盛宴!”

    ........

    粉丝们看到安瑾又鞠躬了,她们立刻心疼的对着安瑾喊道,甚至有几个人还喊安瑾的同伴,去扶起安瑾之类的话。

    当安瑾抬起头的时候,众人发现安瑾的脸蛋上早已噙满了泪水,安瑾语气头一次在舞台上出现颤抖:“最,最,最后一首歌,我,我是献给我暴风之寂的一个人!一个永,永远也行不来的人!可恶,这眼泪好讨厌,老,老,老是不断地我往,往下淌!”

    安瑾不断的揉着眼睛,企图打断不断流泪的眼泪,可是,直到他的眼睛都揉红了,他都没有成功!

    安瑾说到这个人的时候,在场所有人才猛然,暴风之寂还缺一个人。

    “他,他,那个混蛋,总,总是说,要跟在我们后面,但,但是,他还是掉队了,我们已经找不到,你,你们假如看到他,帮我告诉他,我,我们很想他,很想他早点回来!我,我安瑾,在这里,谢谢你们了!”安瑾断断续续的说道,他的声音已经哽咽起来,到后面,发音都有些让人听不清。

    阿利斯塔等人听到安瑾的演说,他们一个仰起头,心里骂着自己不争气,再多这么多人面前丢人。

    悲伤的气氛缓缓蔓延至整个观众席上,在场所有观众的心情也开始变得沉重起来,许多人开始抽泣,观众席上一个年纪比较大一点的中年人喃喃道:“不关你是作秀还是真情实录的,我都要说一句,安瑾,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我不知道,他是否吃得好,睡得好!有没有人欺负他,要知道,他脾气太好啊了,一般能忍就忍了,这样的性格,我怕他被欺负!还有,他很不负责任,你们知道,他把旗帜扔下,太不负责了,我要好好地谴责他,让,让他明白我安瑾的厉害!不行,我说不下去了,我,我怕,我在说下去,我就要难堪的样子又要传满整个下世界,我,我也是要面子的人啊,哈哈!”安瑾最后还干笑了几声,不过,那个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阿盖尔比茨、帕克、西拉子望着这样的狼狈不堪的安瑾,他们感觉,似乎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似乎连哭泣都不会了,像一个冷血的杀手,从来不知道感情为何物!

    台下的观众们早已哭成泪人,虽然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哭泣,但是,他们还是放肆的哭泣起来。

    很多时候,哭泣并不需要理由,只要自己想哭就可以了。

    安瑾一边嗅着鼻子,一边哽咽的说道:“请各位多多指教,他的名字叫西贝!”

    就在这时,一阵朴实、生动的音乐响起,安瑾的头上出现西贝的幻影,这是他让四糸乃帮他弄得。

    安瑾拿起手中的话筒轻柔的唱道:

    “如果说

    你是海上的烟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

    你的光照亮了我”

    虽然安瑾在竭力的保持冷静,但是,众人却听出安瑾声音里气息的不稳和一点点的走音,可以说,这本该不该发生的事,却发生在安瑾的身上。

    然而,却没有人觉得难听,他们反而觉得,这是演唱会最棒的一首,最让他们潸然泪下的一首。

    “如果说

    你是遥远的星河

    耀眼得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

    “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安瑾在演唱的时候,头上的虚影也随之变了一副场景,是一个西贝在拼命奔跑着,追逐暴风之寂众人的身影。

    亚伯早已忘记曾经他师傅虽说剑士的第一条法则:剑士不可手颤,不可以心软的准则!

    他此刻只想放纵自己好好地哭一场。

    去特么的剑士准则,去特么的神兵利器,他此刻,只想要让西贝回来,让他的好兄弟回来。

    时至今日,他才明白曾经他和西贝对话意义“那你一定会成功的,我会帮助你一起将他解封!”

    混蛋,你所说的解封就是这个样子吗?你难道不知道,就算神器在我面前,也不如你重要吗?西贝,你一人走的轻松,你可知留给我们是多大的伤痕和创伤,你好狠的心啊!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阳光倾落

    边拥有边失去着”

    这一次,安瑾等人头上的虚影再次一变,变成西贝停在十字路口,注视着安瑾等人渐行渐远的背影的样子。

    一些比较年轻的观众们站起来,冲着西贝的虚影狂喊道:“追上去啊,追上去啊,为什么要停下脚步,追上去啊!!!!”

    安瑾等人听到后,一窜眼泪从他们的脸上无声地流下来,这一次,没有一个人在做多余的动作,他们任由眼泪肆意的流淌。

    “如果说

    你是夏夜的萤火

    孩子们为你唱歌

    那么我

    是想要画你的手”

    安瑾的歌声早已经早不到调了,嘶哑的声音好似录音机里卡主的老旧破磁带,刺耳无比,让人生厌。

    但却没有一个观众嫌弃安瑾的声音,反而有着许多人拍起手。不知道是想要给安瑾找节奏,还是想要鼓励安瑾继续唱下去。

    “你看我

    多么渺小一个我

    因为你有梦可做

    也许你不会为我停留

    那就让我站在你的背后”

    这时,安瑾头上的虚影再次一变,变成安瑾和西贝观赏星空时候的模样,而这一次,西贝的虚影头一次发出声,来说道:“老大,我要帮你登顶世界的巅峰,请让我会成为你一辈子的后盾,好吗?”

    安瑾和安瑾的虚影同时说道:“好!”

    不同的是安瑾是歇斯底里、面红耳赤怒吼的说,而安瑾的虚影是面含微笑的说。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大雨滂沱却依然相信彩虹”

    最后一段,安瑾怎么也唱不下去了,这时候,露茜妮妮上前一步,走到安瑾身边唱完最后一段,虽然此刻她的情绪波动也很大,唱的也不是很好听,但是,此刻,却没有人在意这个了。

    安瑾头上的虚影最后一变,变成西贝挥手告别时的虚影,最后慢慢的消散。

    后面还有一段一模一样的歌词,就不写出来了!今天出去买衣服了,所以,忘记按时发了,抱歉!还有,感谢棺幻打赏的1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