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病名为,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当最后一声枪响结束后,安瑾等人摆出最后躲抢的动作后,慢慢站起。

    现场观众还沉浸在安瑾等人的劲舞中,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阿利斯塔等人迟迟没有感觉到掌声,他们以为他们演砸了,想到这里,他们额头开始流冒出滴滴汗珠。

    唯有安瑾一人脸庞上带着自信的微笑,该做的他都做了,若是这样都不能让观众们满意,他也无话可说了。不管胜败,他都要挺起胸膛,微笑面对。

    “好!!!!”也不知道谁突然传来的一声呐喊,让现场观众回过神来,他们立刻用力的拍起手、吹着口哨、夸赞道。

    望着着漫天掌声、称赞声,尖叫声,阿利斯塔等人内心欣喜若狂,为了赢得这一次的完美的开场表演,他们足足准备了接近一个月!

    强忍下战友死亡的噩耗,从不断跌倒中站起来,继续跳着,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坚持下来。

    当他们被拥于舞台中央,感受着汹涌的掌声,确定不再是幻想,他们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安瑾大声的说道:“鞠躬!”

    在安瑾的带领下来,安瑾等人对着观众席上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观众席上也传出更加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来回应安瑾等人的举动。

    阿盖尔比茨感叹道:“用心待人,平等而视!他们配得上这样的掌声。”

    帕克也笑着说道:“奥萝拉、卡特希羽、碧翠丝娜三人放过安小子,亏大了!”

    西拉子没有说完,他凝望着在舞台上傻笑的艾尼托斯心里想到:小子好好跟紧安瑾的脚步,继续的成长下去吧,你们的未来不应该经仅限于此!

    安瑾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众人,阿利斯塔等人接到安瑾的信号后,他们点了点头,“唰!!”的一声,化作数道黑影,消失在原地。

    观众席上的观战注意到后,他们立刻安静下来,他们知道安瑾的表演要开始了。

    安瑾把手放在自己衣服上,用力一扯,把外面衣服随手一扔。

    当安瑾脱去衣服之时,在场所有人的瞳孔似乎迅速放大数倍,甚至有不少人甚至死死的捂住嘴巴,似乎他们发现了一些让他们难以接受的事情一样。

    在他们的目光所集中的人身上,只看到安瑾身穿一件极其单薄的白色衣裤,而且,他身上帮满了绷带和纱布,并且,外面的有些绷带还有着丝丝殷红的鲜血在不断地涌出,就连安瑾的额头处,不知何时有缠着一条厚厚的纱布。

    看到一副病重患者打扮安瑾,帕克、阿盖尔比茨、西拉子三人的脑海中同时冒出一个想法道:这小子,又准备整什么幺蛾子?

    就在众人被安瑾这一身打扮担忧、猜测、推测之时,一个略显忧伤的音乐响起,安瑾整个人的眼神也开始变得麻木、空洞起来,就在观众们忍不住想要开口询问安瑾之时,安瑾慢慢的轻启他那毫无血色的苍白嘴唇开唱道

    “被爱束缚的生命在倒数计时

    维持呼吸只为了见证它的消失

    腐坏的故事纠缠的固执

    选择妥协才得以记录进那页白纸

    眼前模糊画面逐渐流逝

    谁的表情浮现透视仪器上凝滞

    难解释的谜题下落未明踪迹

    所有线索都指向了早-就离我远去的你”

    众人听到安瑾开始演唱后,他们才开始放下提着心的,开始静静的聆听安瑾的表演。

    只有阿盖尔比茨听到安瑾开头的一段演唱时,他的眉头轻轻一皱,他发现安瑾这一次的唱法不同以往,似乎多了一些其他没有听过的声音,有点像电流。

    阿盖尔比茨的眼神开始认真起来,耳朵也竖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可能见证一个前所未有的唱调的诞生,可能打破传统吟游诗人吟唱方法的诞生。

    “任由赤红不断侵蚀这副已经苍白的躯体

    是否清醒是否沉睡

    没有差异

    那些眼泪终究还是渗透了斑驳不堪的心

    就算铭记就算忘却

    最重要的诱因”

    安瑾此刻就好像一个即将面临死亡的人,随着安瑾上下起伏动作,纱布的鲜血正在不断地冒出,有种要将安瑾淹没的感觉。

    而突然间,安瑾的眼眶突然有什么东西要掉下来,潮湿地划过安瑾的脸颊,在他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一道湿润的直线,从他那鹅蛋般光滑的脸蛋滑落。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的心都揪起来,不少人已经开始流泪了。尤其是女性,两眼泪汪汪的,把精心打扮的妆哭的和鬼一样。

    而伦道夫·兰迪双手死死的抓着他椅子的扶手,扶手被他捏变形了,他还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要不知道多年的理智在不断的提醒他压制他那想要冲出去的念头,他早就冲出去了。

    西拉用力揉了揉通红的眼眶,小声的抱怨道:“安小子,这个歌好像让人哭啊!”

    西拉子久久没有听到有人回复,他转过头看向他两位兄长。

    不看还好,一看把他吓了一跳。

    帕克此时哭的和三岁小孩一样,正不断地拿着纸擦着眼泪。望着帕克桌子上堆积的跟一座小山的纸,西拉子不由感叹兄长泪腺发达啊!

    而阿盖尔比茨和帕克截然相反,只见到阿盖尔比茨目不斜视、不拘言笑,就好像在和他正在面临一场生死之争一般,让西拉子摸不着头脑。、

    阿盖尔比茨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不断地提醒着自己,接下来的歌词绝对石破天惊!他必须打气当年争夺六十四王的注意力来才可以!

    安瑾双腿微微向前弯曲,身体弯曲慢慢向下,一根根犹如泥鳅般粗大的青筋从脖子上炸现出来,让人可以清晰的看见安瑾脖子上每一根青筋的纹路,最后,在万众瞩目之下安瑾歇斯底里的唱道

    “病名为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病名为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病名为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病名为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把随着乐曲最燃部分的爆发,无数的观众站起来,跟着安瑾一起肆无忌惮挥舞着手臂咆哮道:“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帕克、阿盖尔比茨、西拉子、黛芙妮、安、伦道夫·兰迪、雷伊·音萤、卡斯罗、波拉、卡尔曼、费兰茨·兰迪、雷伊·尤里每一个人,这一刻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实力、敌对,都一起跟着站起来挥舞着手臂,发了咆哮道:“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这时候整个表演会场犹如炸开锅的沸水,整个表演会所只听到“爱”一个字的声音,让靠近会场附近的人呆若木鸡,他们心里同时想到:里面在鬼嚎什么啊?爱什么啊?你们说清楚啊!

    想到这里,他们的心里就好像被小猫不停地挠着,让他们心里直痒痒。

    伊格纳缇·凡思、凯茜·西、吉罗德三人通过魔法水晶球看的也是热血沸腾,伊格纳缇·凡思在宫殿里也举起手臂疯狂地挥舞起来,嘴里还大喊着:“爱爱爱爱爱”“爱你个屁!”“哎呦!”

    吉罗德拿起放在一旁的奏折,重重的敲在伊格纳缇·凡思的脑袋训斥道。

    伊格纳缇·凡思可怜巴巴的捂着脑袋上的大包,眼泪汪汪的望着吉罗德想到:你刚刚也举起手了,为什么就打我!

    吉罗德拿起水晶球道:“这种东西,玩物丧志,我暂时没收了!你好好处理公文!还有小凯茜,你还在身孕中,不适合听这些音乐。我要先去休息了,这东西我也带走了!”

    伊格纳缇·凡思下意识不经大脑的说道:“吉罗德兄长,你是想去独享吧!”

    吉罗德恨其不争的说道:“独享???你把我这两朝元老当成什么人了???我是要用批判性的眼光去批判懂吗?说了你也不懂了,我走了!”

    吉罗德一溜烟的快步离去,留在面面相觑的凯茜·西和伊格纳缇·凡思两人。

    凯茜·西突然重重的一脚踩在伊格纳缇·凡思的脚上骂道:“还爱吗?还爱吗?现在好了,什么都看不到了,你晚上睡书房!阿不,从今天起至孩子降生之前,你一直睡书房!继续爱空气去吧!”

    凯茜·西说完后,她扭着细腰离去。

    偌大的宫殿只留下伊格纳缇·凡思和堆积如山的公文,伊格纳缇·凡思望着公文崩溃的抓着头发大喊:“我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把位置让给卡斯罗啊!!!!我,我,我,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