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牵丝戏出,雌雄莫辨!
    当安瑾举起话筒的一瞬间,当场顷刻间便陷入了一寂静。

    当场鸦雀无声,连紧张、急促的呼吸声都可以清楚的听得见。

    当一阵音乐前奏响起之时,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奇怪,因为,这个前奏太过简单,清脆,但却又不失古典,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安瑾此刻已经把自己沉浸歌曲内,完全忘记了他人,在歌曲进入到开口处,他轻启犹如果冻般柔软、粉嫩的樱唇唱到:“嘲笑谁恃美扬威没了心如何相配

    盘铃声清脆帷幕间灯火幽微

    我和你最天生一对”

    在安瑾那温柔、悦耳的声音中,安瑾双臂似莲藕般柔软的双臂犹如上升的摩天轮,缓缓地抬起头。

    宽大的学士服也随着安瑾的上升,慢慢滑落,露出安瑾粉嫩的双臂.

    “没了你才算原罪没了心才好相配

    你褴褛我彩绘并肩行过山与水

    你憔悴我替你明媚”

    安瑾一边用着温柔似水的声音轻轻吟唱,头一边缓缓扬起到后面,如瀑布般的长发,柔顺的飘落,双眼似剪水的眼神看向观众席,一副贵妃醉酒的美姿。

    在场所有观众都看呆了,他们此刻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们只想静静的享受这一幕,即便是安瑾后面一片废墟,即便他们现在距离安瑾不是很近,太阳也很热,但是,听着那悦耳的声音和美人醉酒图,他们觉得一切都变得无所谓。

    双眼相对之时,那一刻,即使永恒。

    即便是第一次看安瑾表演的埃蒙,此刻都已经看呆了。

    而阿利斯塔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了,但是,此刻,他还是沉浸在安瑾独有的温柔歌声里。

    伦道夫·兰迪双眼此刻已经再也无法从安瑾身上移开。

    这一瞬间,他突然好想独占这份温柔。

    他发现安瑾的身影已经和他母亲重合的别无二致了,若不是此刻进仅存的一些理智还在,他此刻就想冲过去抱着安瑾好好哭一顿。

    “是你吻开笔墨染我眼角珠泪

    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他们迂回误会我却只由你支配

    问世间哪有更完美”

    安瑾这一段戏腔,用了他曾经学过的伪音,犹豫他的伪音不是很好,所以他边用了他的伪音+主天使·玲冷魅的女声相结合,却结合处一样独特的声音,那是超过原来的戏腔。

    少了一丝婉约,多了一份独有的冷艳,给让一样的舒畅感觉,整个灵魂都处于飘飘欲仙的感觉。

    安瑾右脚轻轻踮起,左脚缓缓抬起,在原地缓缓自转起来,就犹如上了发条的玩具,慢慢的转动着。

    “快点,快点,安瑾哥哥已经开始了!”露茜妮妮带着夏佐、安琪拉、艾莉瑞亚三人屁颠屁颠的赶了过去。

    艾薇儿一开始还在训练艾莉瑞亚,后来,听人说道,安瑾唱歌了,她、道格拉斯、奥蒂莉亚·、格维利亚、爱德华·维尔也顾不得安琪拉和艾莉瑞亚了,五人撒开腿狂奔。

    露茜妮妮和夏佐,在半路上,正好碰到正在赶去的安琪拉和艾莉瑞亚,四人一集合,气势汹汹的杀过去。

    四人在奔跑之时,他们还看到卡斯罗和雷伊·音萤两个人犹如见到肥肉的野狼,一个个嗷嗷大叫的冲过去

    当他们感到之时,正好看到在舞台跳舞的安瑾。

    艾莉瑞亚眼神羡慕的小声说道:“安瑾哥哥的身体柔韧度真好!唔,我感觉我是一个假女孩!”

    安琪拉双眼冒着精光的想到:好美,好美,安瑾哥哥果然美如画啊!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

    唱别久悲不成悲十分红处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安瑾可不管这么多,他自顾自的唱起来,而这一次用的声音又不同,这一次,他用他的男声和那冷艳独特的女神混合在一起唱起来,就好像安瑾脸部以鼻尖为中心,一笔画分为二,一半男,一半女,同时唱起歌。

    在这种男声混杂女声的感觉,太独特了,当场所有人都一脸痴迷而沉醉的望着舞台上的那个人。

    他从来没有和他们亲近过,但是,许多人却忍不住的想要靠近他,即便知道他满身带刺,会被刺的伤痕累累,但是,就是想要忍不住的靠近他、接近他、触碰他。

    “你一牵我舞如飞”{女声瑾}

    “你一引我懂进退”{男声瑾}

    “苦乐都跟随举手投足不违背”{女声瑾}

    “将谦卑温柔成绝对”{男女混合瑾}

    在安瑾男女交换式唱法中,给人一种异样独特的吸引力,就好像当一个男神跟你表白的只是,忽然,男神变女神,当你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又变成男神的感觉。

    “你错我不肯对你懵懂我蒙昧

    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女声瑾}

    “你枯我不曾萎你倦我也不敢累”{男声瑾}

    “用什么暖你一千岁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也去得完美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也去得完美”{合声瑾}

    安瑾一边慢慢的跳着舞,一边慢慢的用他独特的雌雄难辨双性瑾式唱腔唱着,伴随着安瑾最后一段歌词的落幕,安瑾脸上先是多出一份又端然又妩媚的笑容,然后在缓缓地扬起那精致如画的脸蛋上,众人发现,那精致如画的脸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份泪珠,安瑾突然笑了笑,然后双手缓缓放下,结束他所有的表演。

    所有在安瑾表演落幕后,他们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最后也不知道谁先打破这份寂静,率先拍起了手。

    而这第一声拍手犹如散播的病毒一样,迅速扩散到四周,犹如雷鸣般的掌声响起,久久不断。

    “倾世少年,安之若素。美若冠玉、怀瑾握瑜!!!!!安瑾大人!!!!!”

    整个现场犹如陷入全体磕了兴奋剂一样,根本停不下来,喧声震天,声传千里。

    伦道夫·兰迪放下双手,双拳在衣袖中缓缓蒜紧,青筋炸露,没人知道他忍的多么的辛苦,没人知道他忍的多么的憋屈和憋屈,他也很想像普通人一样为安瑾欢呼,但是,他不能,他是伦道夫·兰迪。

    他知道,自己若是真的这么做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盯上安瑾,而又有多少人会嘲讽他。

    为了安瑾的安全和自己的声誉,他只能强行忍耐下这份激动,他心里已经不担心安瑾的演唱会的问题了,这样的水平完全不用担心。他或许该想,要不要自己劝安瑾多开几场,这样,自己也可以多听几遍安瑾的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