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您,在发光!
    “埃蒙,踏雪它没事吧!”安瑾紧张着对着检查踏雪脚伤的埃蒙问道。

    “主人,您放心,踏雪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以后稍微注意一下就好!”埃蒙笑着对着安瑾说道。

    “唔,那就好了!踏雪,吓死我了,对不起,我下次不这样了!”安瑾听到后,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安瑾一把搂住踏雪的脑袋,亲昵的蹭着。

    “咴咴咴~”

    踏雪对着安瑾交给听,时不时还伸出舌头舔一舔安瑾的脸蛋似乎是在安慰着安瑾不要紧的。

    而埃蒙看在眼里,笑了起来,但是,他的眼神里却多了一丝迟疑和犹豫,似乎隐瞒了一些事情。

    安瑾和埃蒙虽然找了一块空地躺了上去,休息去了。

    草原上的夜晚是那么的美好、静谧,除了偶尔传来一声声狼嚎外,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就在安瑾睡得正酣之时,似乎被什么人退醒了,安瑾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望着埃蒙说道:“埃蒙,什么事啊!”

    埃蒙如实说道:“主人,天亮了,你说的,天亮就赶路的!”

    安瑾听到后,他不由得眯着自己那双已经成为一条缝的眼睛看了一眼天空,安瑾看了一眼后不满的说道:“埃蒙啊,天还是黑着呢,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呢,你喊的也太早了吧!现在时间推迟,等我睡醒了在出发。”

    埃蒙犹豫了一会,最后,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他的眼神坚定了起来,他对着安瑾说道:“主人,其实,踏雪的伤势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

    刚刚准备躺下的安瑾听到后,他的睡意瞬间全无,他睁开眼睛直视着埃蒙。

    埃蒙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踏雪,他声音略微压低了几个分贝小声的说道:“主人,您不觉得奇怪吗?一般的马,就算是训练有素的战马,它的速度有这么快吗?”

    安瑾听到后这里为之一愣,他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看着踏雪活蹦乱跳的样子,安瑾就自认为踏雪天赋异顶,就没有在意。

    可是,如今听到埃蒙这么一说,他突然发现,踏雪没有他看到的这么见到。

    安瑾这个时候,眉头已经深深地皱起,他凝声道:“继续说!”

    埃蒙听到后继续说道:“后来我也曾检查过踏雪受伤的马蹄,发现,它受伤的位置竟然异样的健壮,就跟没有受伤异样。而且它的身体上的肉也很结实,一点脂肪都没有。后来,我不由得好奇的检查了一下踏雪的身体,最后,我发现它是阿刻戎之马!又被称为冥河轮回马!”

    安瑾这个时候立刻问道:“这种马,是死掉过的马吗?”

    埃蒙摇了摇头道:“不是!冥河轮回马之所以会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们的一生十分短暂。准确点说,从它们认主开始,它们的生命就十分短暂。普通马儿的寿命为20~30年,而冥河轮回马的寿命,从它认主开始,会迅速缩短至2年!

    当两年过后,它们会死亡,然后在世界某一个地方出生,开始它们新的生活!”

    安瑾听到后,他整个人都呆滞住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踏雪的生命竟然只有区区两年!

    他还没有从西贝的死亡中走出来,此时,上天似乎觉得对他的打击还不够,踏雪的寿命又是一个重击,让安瑾心脏再次受到一次暴击,安瑾再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无力,痛恨自己的弱小。

    安瑾双眼爬满了血丝咬着牙齿憋出几个字道:“若它们没有认主的话,它们会怎么样!”

    埃蒙被这双眼睛盯上后,他感觉自己似乎被远古魔兽盯上了一般,他巨大的身体开始疯狂的抖动起来,他的上下牙齿也开始不停地颤抖个不停,他断断续续的说道:“若,若,若是这样,那,那,那没有什么事,就,就跟普通马儿一样。”

    安瑾现在无比痛恨自己,自己当初为什么不狠下心来,赶走踏雪,若是这样的话,踏雪至少有数十年的生命啊,自己一时心软所谓的收留,看似好心,却不知道是害了它啊!

    安瑾焦虑的问道:“那,那是否还有补救的办法?”

    埃蒙在安瑾紧张而希冀的眼神中摇了摇头。

    安瑾的心也随着埃蒙的摇头坠入冰寒刺骨的深渊里去,他突然发出神经病一样的笑容,他单手掩面的大笑,就在埃蒙准备慰问安瑾之时,安瑾突然仰天长啸道:“贼老天,你好狠啊!我已经失去父母了,现在还想要把我的同伴们给夺走!你的心好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瑾的声音里有着说不出清的悲凉和凄惨,让在一旁看着的埃蒙心里感觉到一丝无力的悲哀,茫茫众生,再怎么风华绝代的人物,都是无力摆脱上苍对自己的操控,你只是上苍的一枚棋子而已。

    无论你怎么挣扎,怎么拼命,你会发现,你要永远之时尘世中一粒不起眼的沙子。

    埃蒙望着疯子一样的安瑾,他张了张嘴吧,刚想要安慰安瑾几句,可是,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似乎此刻所有的语言都显得如此苍白,都无法安抚眼前少年的凄凉的心情。

    “主人,您不必这样,这条路是我选择的!在选择这条路之时,我已经准备好了,迎接一切的心情了!”踏雪不知何时醒来,站起来凝望着安瑾说道。

    “你知道,你知道,还要做这么愚蠢的问题!你可知道,你的生命只有短短的两年啊!现在马上一年就快过去了,后年你就要死了,为什么你还能保持着这么淡定,你为什么当初要做出这么愚蠢的选择啊!”安瑾听到后,也不管踏雪为什么会突然说说起话来,他似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他整个人宛若疯子般咆哮道。

    埃蒙奇怪的望着安瑾和踏雪,他不懂,为什么安瑾突然对着踏雪吼起来。

    “因为,您在发光!当每一个皓月升起之时,它散发的光芒是最耀眼、最瞩目的哪一个的!那个光芒把所有的繁星的光芒都遮盖下去。但是,若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月亮,它会孤独!所以,也会显得没有这么耀眼和瞩目!正是因为有了繁星的存托,它才会显得如此的耀眼瞩目,您需要我,这一点,就足够了!”踏雪冷静地说道。

    安瑾听完后,他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踏雪这个答案和阿里斯塔、艾薇儿、艾尼托斯等人的答案一样。

    安瑾曾经笑着问过他们每一个人说:“你们为什么跟着我!”

    艾薇儿所有人的答案都是一模一样,因为,您在发光,您在需要我们!

    安瑾听到这个答案后,他整个人再也忍不住了,他豆粒般大小的泪珠顺着他柔媚的脸蛋缓缓流淌下来,他猛地大步冲向踏雪,他跑到踏雪面前,用力的跳起来死死的抱住踏雪的脖子带着哭腔的说道:“混蛋,混蛋,混蛋,你们一个个都这么混蛋,一个个都这个样子!”

    踏雪没有说话,它用它的头轻轻地蹭着安瑾,它的眼神里透露着眷恋和不舍,其实,踏雪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您的温柔犹如鸠毒,明知道是死亡,但是,我们却忍不住的想要靠近你、接近你和你一起旅行啊!笨蛋主人!

    埃蒙、雪韵两人望着这一幕,他们的眼神里也流露出深深的羡慕和向往,不过,他们却没有上前,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刻,是专属于踏雪和安瑾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