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暴怒!
    “唔~好舒服啊,嗯?埃蒙,你还站在那里干嘛?跑了一天了,你不累吗?”安瑾洗过澡后,披了一件浴衣走出来,望着还杵在那里的埃蒙,安瑾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不,不累,我,我没事的,主人,你先休息吧!”埃蒙手足无措的说道。

    “嗯?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安瑾一眼就看出埃蒙在撒谎,安瑾眉头一皱,冷淡的问道。

    要是之前,埃蒙爱怎么样,他管都不会管,但是,现在怎么说都是他的人了,对于自己人,安瑾还是要关心的。

    “唔,主,主人,这里只有一张床啊!”埃蒙随时注意安瑾的脸色,小声的说道。

    “我知道!兰迪不是说过了,最近这个国家在举行活动,只能腾出一个房间,我们将就一下,挤一下就是了!还是说我身体身体上有味道,不愿意跟我说!”安瑾自顾自的说道。

    言罢,安瑾还不忘记把鼻子放到自己身上使劲的嗅了嗅,安瑾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对啊,我才洗过澡,我身上没有味道啊!”

    “主,主人,不是你的原因,我是怕我脏了这张床!”埃蒙低下头小声的回答道。

    “你晚上睡觉还尿床?”安瑾下意识的说道。

    埃蒙听到脸都红了,安瑾吓得心里一跳想到:这家伙,不会真的尿床吧!

    埃蒙红着脸回答道:“主人,你不建议我是半狂兽战士的血脉吗?”

    安瑾一听这个,他翻了个白眼忘床上一倒,然后拿起旁边的枕头砸向埃蒙不满的开口道:“早点睡吧,我都累死了,别因为这点事烦我了,睡觉!”

    安瑾说完把自己网上一盖,然后抱着雪韵闭上眼睛睡觉了。

    埃蒙抓起安瑾扔的枕头,看了看床,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枕头,他杵在原地陷入了深深地纠结中。

    “血脉这种事没有人可以改变,但是,你自己却可以改变你自己。若连你自己在心里都认为自己是低贱、卑微的存在的话,那么我告诉你,没有任何人可以拯救你了。我的话就说到这里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安瑾闭着眼睛说道。

    埃蒙听到后,他心中一横,他小心翼翼的摸索到床边,屁股刚刚碰到床上,准备关灯之时!

    “等一下!”安瑾倏然开口道。

    埃蒙听到后,下意识的站起来,紧张的望着安瑾。

    安瑾这才淡然开口道:“灯别关!”

    “哦!”埃蒙心里松了口气,然后躺倒到床上,盖上另一床被子,闭上眼睛睡觉了。

    安瑾注意到后,他嘴唇轻轻上扬,很快便进入梦乡。

    ............

    在梦里,安瑾梦到西贝浑身是血的望着安瑾说道:“老大,很抱歉,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请你好好帮我招呼好亚伯和我的第一个小弟夏佐,我会在天上保佑你们的!还有,老大,我至死都没有丢暴风之寂的名号!”

    西贝说完便独自一人走向黑暗处,无论安瑾怎么呐喊,西贝都没有再回过头。

    “西贝,西贝,西贝,别!”现实中,安瑾满头大汗的醒过来,他望了望四周,发现自己还在房间里,天刚刚亮,埃蒙却早已经不知去向,安瑾擦了擦汗喃喃说道:“做梦吗?”

    “安瑾,你怎么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点都不安分!”雪韵看到安瑾醒来,它两个小爪子张牙舞爪的挥舞着问道。

    “做噩梦了,抱歉,打扰到你了!”安瑾带着带着歉意笑着说道。

    “没事,没事!你没事吧,你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哎!”雪韵摇了摇头,它看着脸色苍白的安瑾担忧的问道。

    “没事!对了,埃蒙呢?”安瑾光着脚丫,走到桌子面前倒起一杯水随意的问道。

    “那个傻大个啊!嗨,一大清早端着脸盆出去了,应该是给你去打洗脸水去了。不过,算算时间,也应该回来了啊!”雪韵趴在柔软的床上,尾巴一摇一摆慵懒的回答道。

    “嗯?房间厕所里不是有水吗?为什么要出去打啊!”安瑾疑惑的问道。

    “嗨,停水了呗,还能有什么!”雪韵没好气的说道。

    “嗯?你怎么知道停水了?”安瑾继续疑惑的问道。

    “被你吵醒了,我也没法睡了,我准备去洗个脸提提神,结果没有想到,停水了,别提多郁闷了!”雪韵神色有些小郁闷的说道。

    “好吧!”安瑾点了点头说道。

    “叩叩叩!”

    这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安瑾走到床边穿好拖鞋走到房门处,打开房门,就看到一个服务员打扮的人一脸焦急的说道:“安瑾先生,不好了,不好了,你的手下和人起冲突了,被打了!”

    安瑾听到眼神急剧收缩起来,他一把抓起服务员的衣服质问道:“在哪里?”

    “在,在楼下大厅!”那个人快速回答道。

    安瑾立刻冲了出去,当他冲到楼下大厅之时,一群人正围在一起。

    安瑾连忙一边挤进去,一边说道:“让一让,让一让!”

    当安瑾挤进去后,安瑾的眼神瞬间红了,他看到一群身穿我华丽服装的少年少女正拿着鞭子,用力的抽打着埃蒙,埃蒙一边忍受着鞭打,一边护着一个端着水的盆子。

    “我去你妈!”安瑾冲过去,对准一个少年一脚踹过去。

    那个少年整个身体都被踹飞起来,撞到人群中。

    而这一下惊变,吓得那群少年少女立刻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看向安瑾。

    安瑾没有管他们,他立刻蹲下来检查起埃蒙的伤势起来。

    “主,主,主人,我没事!抱,抱歉,我又给你添麻烦了!”埃蒙低下头内疚的说道。

    “你特么的为什么不还手啊!就这么一群垃圾,我就不相信你打不过!你这么大的个子,难道害怕这群废物吗?啊!”安瑾忍不住的冲着埃蒙怒吼道。

    “少,少爷,他们说的。让他们打满意了,就不找你的麻烦了!我不想给你添麻烦!”埃蒙小声的说道。

    安瑾的眼睛红了,安瑾伸出右手用力的揉了揉埃蒙的脑袋颤声道:“傻,傻瓜!”

    埃蒙傻笑着望着安瑾。

    “小子,就是你踹的我吗?我告诉你,你等死吧,我爸是”“你爸是李刚都保不住!”

    刚才那个被踹的少年好不容易站起来,怒指着安瑾,话还没有说完,安瑾粗暴的打断。

    安瑾用着那对野兽般的瞳眸盯着那个少年,一个健步冲过去,一把拽住那个少年的手指,用力一拽。

    那个少年的食指竟然硬生生的被拽的骨肉分离,那个少年刚刚张开嘴巴准备大叫之时,安瑾一把将手指塞入到那个少年的嘴里,右手握拳对着少年的脸上用力一锤。

    血光四溅!

    那个少年的脸上被安瑾打的血肉模糊,鼻子、眼睛竟然被硬生生打凹下去,整齐的牙齿也被打掉至少八颗以上。

    安瑾至此还不满意,抓起那个少年的脸蛋,一把抛飞到空中,一拳打断来人的脊椎骨。

    而那群少年少女都傻住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悍的人。

    安瑾就近一把抓过一个少女的头发,面容狰狞的怒啸道:“我一般不打女的,但是,你特么犯贱就别怪我了!我在这里告诉你们所有人,从来只有暴风之寂的人欺负别人的,没有人敢欺负暴风之寂的!就是我们暴风之寂的一条狗对着你们撒尿,你也必须笑脸相迎!”

    那个少女被吓得双腿直接瘫软起来,安瑾举起拳头,一拳轰向那个少女的脸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