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千疮百孔的星落
    “71%”安瑾迅速回答道。

    伦道夫·兰迪和贾斯汀·凯尔两人面面相觑,最后凯尔率先问道:“那个安瑾大人,您所说的百分之71是什么意思?”

    安瑾听到后一愣,他突然想到,这不是曾经的那个世界,他连忙解释道:“就是把这个经济市场分为一百份,拿出其中的71份,分给你们。”

    “为什么一定要分为一百份呢?”兰迪皱着眉头问道。

    “这样听起来好听,难道我说分出七成一给你们啊!”安瑾郁闷的说道。

    “好了,好了!先不纠结这百分之的问题,不过安瑾大人,你分出来的市场确实有点小啊!要知道,我们可是有两个世界十大富豪的,你就分出这么点市场合适吗?”凯尔这时候轻描淡写的把百分之的话题一带而过,然后语重心长问出自己最关心的市场的经济分配的问题。

    “少吗?一点都不少啊!首先伊格纳缇王氏必须伸手市场,不然,就算伊格纳缇作为我的手下,他就算不说也会有不满的,而他作为一国之君,他手持不到10%的市场,这样合适吗?而且,那些名流、商人、贵族也要伸手进来,太少的市场无法吸引他们砸钱进来,所以这市场必须要腾出10%的市场或10%以上的市场给他们。这么一算,其实你们的股份已经是我能给出的最大了,再大我也无法接受!”安瑾语气深沉的说道。

    贾斯汀·凯尔才猛然醒悟到,眼前之人可是星落主人的身份,先不说他和他们没熟悉到那种程度,就算到了特别熟悉的程度,在这种大事的程度上,也要留点后手准备。

    而且,能拿出71%还是在星落经济市场全体瘫乱,看在兰迪的面子上拿出来的。

    若是星落有一小半的市场还能运营,安瑾都不一定会拿出拿出20%的市场跟他们合作。而且,若是只有自己一人的话,安瑾都不会拿出5%的股份给自己。

    贾斯汀·凯尔想到这里,他不由暗骂自己愚蠢,他连忙用着歉意的眼神看向安瑾。

    安瑾注意到后,他微笑的摇了摇头,他还不至于因为这些小事生气,商人逐利,这正常。其实,别说商人,就算是普通人买东西之时,都希望能在价格上大砍特砍,其实,道理是一样的。

    “那你需要多少钱!”兰迪问道。

    “270亿金萤币!”安瑾狮子大开口的说道。

    兰迪和凯尔两人听到后都啥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么贵,他们有想过价格很昂贵,但是,他们绝对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天价,这至少几十年才可以慢慢的回本啊。

    安瑾掀起一抹苦涩的笑容道:“价格很高吧,其实,我也这么觉得。但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这几年卡帕斯年年征收高昂费用在军队上,许多人背井离乡。而如今洪水之灾,现在肯定更多的人想要逃离星落,若是不花重金稳定他们的心,星落彻底就废了!

    我们虽然成功剿灭那些曾经名流的大部分势力,但是,因为洪水覆盖,我们在王城停留了好几天,而那些人在走之前还忘记打劫一笔,将近数十位城池的金库被洗劫一空,许多的人连饭都吃不上了,若是我在不有所举动,恐怕星落至少一百年才能回复过往日的一面。

    而且雷吼部队里的火器被洪水浸泡,几乎八成无法使用了,雷吼现在就是个纸老虎,外表看起来凶猛无比,其实,一戳就破了!我也知道我要的过分,但是,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兰迪和凯尔听到这里,两人也陷入沉默,虽然这钱他们不是拿不出来,但是,这投资下去能不能在他们死去之后赚回本不说,而且听安瑾这么说,他们星落此刻若是有别人来攻打,能不能守住都是个问题。

    内部人心不齐,外部强敌环绕,这个投资有很大的风险!

    凯尔沉默了许久,他似乎下了什么决定,他暗地里咬了咬艰难的说道:“安瑾兄弟,抱歉,我退出!”

    安瑾听到后脸色一黯,不过,他还是强颜欢笑的说道:“没,没事!我知道,这也有点为人所难了!”

    虽然安瑾说的没有事,但是,那苍白的脸庞看起来却如此的脆弱和无力,有点心力憔悴的意思。让一旁的兰迪心里一疼,他心中母亲病重躺在病床上的样子,一次次在他脑海中回放着。

    埃蒙望着安瑾这个样子,他也有点心疼,但是,在这种事上他实在没有办法,他也不能凭空变出钱来,他只能把心中的无力压在心里。

    贾斯汀·凯尔跟众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自己一个人退出。

    他走在回去的路上,一次次的想到自己这么退出对吗?

    贾斯汀·凯尔多次停下脚步,多次想要原路返回,但是,想到星落现在的惨状,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他已经不再年轻了,他已近不想要在冒着这个风险了。所谓的成熟,就是把曾经的活力和热血丢弃,从而蜕变出来的。

    贾斯汀·凯尔抬头望着星罗棋布、浩如烟海的星空想到:我,果然已经失去曾经的魄力了。

    .............

    而房间里的安瑾、兰迪、埃蒙三人出奇的安瑾,安瑾用着最后的希望看向兰迪,兰迪在安瑾期许的目光中,缓缓的闭上双眼,安瑾看到后,惨然一笑,他似乎已经知道结局了。

    “我出!”兰迪木然开口道,他望着脸色苍白的安瑾,他的眼神充满了坚韧。

    或许这一次的投资会让他血本无归,或许这一次的投资会让他跌出十大富豪之位,但是,他不后悔。他望着安瑾的柔美的脸庞想到:我在世之时,我无能为力,但是,现在一个现在有能力,母亲,我不在意,即便是家财散尽,我也绝不后悔!

    很多时候,兰迪都分不清眼前之人是他母亲还是安瑾,或者说从他见安瑾的第一眼开始,就认为安瑾是他母亲的替代品。

    曾经他所说的看中安瑾的潜力,为他未来投资,都是屁话,谁有见到一个人就能知道他能不能成王的,未来,这一词,不确定的因素太多。

    就连当初,兰迪都不认为可以屹立于世界十大富豪之位。

    所谓成功的秘诀,就是成功人说的话。

    只要你成功了,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兰迪曾经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他可以有再次见到他‘母亲’的机会,虽然明知道安瑾不是他的母亲,但是,这不重要,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心灵的寄托而已,仅此而已。

    说来也好笑,一个被口口相传、心狠手辣、绝情寡义的人,心底竟然如此柔软,想法竟然如此的纯粹。还有比这更加滑稽和可笑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