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地狱如何?天堂如何?
    亚伯慢慢的走到插着血玫的地面上,他把头伸过去,用牙齿咬住血玫的刀柄处,叼起血玫。

    亚伯心里想到:平时拿起来没什么重量的血玫,当用嘴巴含住叼起来之时,没有想到竟然如此之重。以后可以按照老大说的三刀流试试看。

    “蛤?我没有看错啊,你竟然用牙齿咬住这个武器?就算你弄起来了,你又能如何?你认为你可以用你嘴里的刀走到我的面前吗?”贝提·芬躺在地面冷嘲道。

    亚伯没有功夫搭理贝提·芬,他含着血玫一步一步的迈出稳重的步伐朝着贝提·芬走去。

    “无聊之举,去死吧!”贝提·芬话说到一半,猛然张大嘴巴,五个飞箭夹杂着破空声而来。

    就在贝提·芬认为,亚伯会想办法躲开之时,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震惊了。

    亚伯没有任何闪躲的意思,他任由那五支飞箭直射在他的身体上,他轻轻发出一声闷哼声,停顿了一秒后,就继续前进了。

    “既然你这么想要死,那你就去死吧!!!”贝提·芬虽然震惊住了,但是,他还是第一时间进行了反击,他继续张大他的嘴巴,飞箭源源不断的从他嘴里飞射出,而亚伯犹如一个标靶一样,任由那些利箭射在他的身上。

    一分钟不到的功夫,亚伯的身体上除了脖子和脑袋,其他地方都插满了利箭,整个人跟一刺猬一样。

    亚伯的脚步就算是这样,也没有停下来,亚伯一边走着一边心里却想到:小西,是你在保护我吗?

    原来,许多利箭在快要接触到他脑袋和心脏处之时,都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震开,就好像有着一层保护膜在保护他身体上各个致命要害一样。

    虽然亚伯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十分恐怖,但是,只有亚伯自己知道,自己的生命安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而贝提·芬已经快要被亚伯弄疯了,都这样子了,你还能走动,你还是人吗?人们都称我为怪物,但是,现在和我一比,你才是怪物吧,都这样了,你还不死?

    “你这个疯子,你疯了吧,都这样的了,你还不躲!”贝提·芬躺在地上,整个人崩溃的咆哮道。

    亚伯看到自己距离和贝提·芬不到5米后,他整个人猛地迈出两步,整个身体朝着贝提·芬扑过去,亚伯压在贝提·芬的身体上,血玫就这么搁在贝提·芬的脖子处,亚伯没有立刻动手杀死贝提·芬,他用着冰冷而残暴的眼神直直的盯着贝提·芬低沉嘶吼道:“躲?呵,为什么要躲,我们暴风之寂的佣兵从来都不知道躲为何物!敢杀我兄弟,杀我亲人,还想要杀我暴风之寂的团长,你的结局注定只有一条,那只有死!”

    亚伯咬着血玫的头用力一转,血玫轻松的砍破贝提·芬整个脖子和脑袋。

    贝提·芬整个人的意识也开始慢慢模糊起来,他心里想到:要死了吗?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为什么我反而觉得解脱了呢?

    “哥哥!”

    突然,一个声音在贝提·芬的心里响起,贝提·芬精神一振,他连忙朝着声音方向寻去。

    只见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小女孩正站在前方,兴奋的望着贝提·芬,贝提·芬也不由得露出天真的笑容道:“小娜!”

    “走吧,哥哥!”那个白衣小女孩对着贝提·芬伸出双手开心的说道。

    “好,不过,我可能会下地狱,因为我杀了太多的人了!”贝提·芬先是兴奋的答应了一声,随后,他整个脸上都挂满了沮丧说道。

    “抱,那我就和哥哥一起去。我们又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而已!在我眼里,你依然是那个最疼爱我,最尊敬大哥的二哥!不然,你为什么一个人背上杀害父母的骂名,明明是大哥下的手!二哥,不要离开我了好吗?咱们兄妹一起走!”那个叫小娜的小女孩抱着贝提·芬的身体哭缀的说道。

    “你可想要想明白了,我要去的可是地狱啊!”贝提·芬百般无奈的说道。

    “地狱如何?天堂如何?有哥哥的地方就是天堂!哥哥,好嘛!”小娜撒娇的说道。

    “好,咱们一起走,再也不分开了!”贝提·芬宠溺的摸着小娜的脑袋说道。

    “耶!走吧!”小娜开心的跳起来,她主动牵起贝提·芬的手朝着前面走去,贝提·芬也任由小娜这么拉着自己走向远方。

    而在现实的亚伯发现,贝提·芬被砍断的半脸上竟然裂开一个幸福的微笑,他全身都洋溢着幸福的味道,亚伯这一瞬间突然开始莫名的羡慕起这个家伙,他忘了一眼血玫百花葬,眼神夹杂着太多的哀伤、忧愁之意。

    一阵冷风吹过,他脑袋开始恍惚,他眼前开始开始天旋地转,他整个人直直的倒在地上。

    ............

    安瑾此时在一个豪华的书房内烦躁的走来走去,他心里的不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发的清晰,他懊恼的想到: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可恶,我会如此的烦躁!这破世界连个电话都没有,真是够垃圾了,不然我还可以打电话问问他们情况。

    埃蒙也看出安瑾焦躁的心情,他很善解人意的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咔吱~”

    这时一阵推门声传来,安瑾条件反射般烦躁的开口道:“为什么来这么慢?”

    进来伦道夫·兰迪和他身边一个人中年男子听到后,两人不由得为之一愣,他们心里同时暗想道:他怎么了,怎么跟吃了炸药包一样,脾气这么爆?

    埃蒙这个时候急忙帮安瑾解释道:“抱歉,我的主人今天心情有点不太好!”

    要是一般这么对伦道夫·兰迪说话,伦道夫·兰迪会立刻转身离去,但是,望着眉角间有和他母亲八分相似的安瑾,他却怎么也无法提起气来。

    若论这世界有什么能制服他的人,除了他母亲,就再无他人了。

    而如今还要再加上和他母亲十分相似的安瑾,望着这张脸他什么火气也消了,他柔声道:“抱歉,让你久等了!”

    他旁边的中年男子跟见了鬼一样盯着伦道夫·兰迪,要不是确认他就是伦道夫·兰迪,他几乎就以为眼前之人是个假的!他可从来没有见过伦道夫·兰迪对谁能有这么包容和忍耐。

    “抱歉,我也不知道我今天怎么回事,就是感觉特别的烦躁!”安瑾这个时候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问题,他深吸一口气,压下烦躁的心情对着伦道夫·兰迪道歉。

    “没事,谁都会有这么心情不太愉悦的时候!安瑾阁下,请问安瑾阁下来找我什么事!”伦道夫·兰迪毫不介意的一笑了之道。

    “直接叫我安瑾吧,别说什么阁下,阁下了!我是来借钱的!”安瑾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目的。

    “蛤?”伦道夫·兰迪和那个中年男子听到后两人同时惊异的发出奇怪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