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三百一十二章 真正的血玫!皆可斩!
    随着玫红色光柱的慢慢消散,西贝整个身体也开始慢慢的消失了,西贝在自己即将消散之时,他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抬起的双手拭去亚伯双眼的泪珠道:“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别哭了,没人帮你擦眼......”

    西贝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在亚伯面前永远的消失了。

    血玫百花葬彻底变了一个样,它的刀身不似曾经钢铁般的材质,它刀身犹如犹如血玉般妖媚,厚度薄如蝉翼,上面印着玫瑰花瓣的的纹理。

    刀柄出也不像曾经普通的握手加椭圆形的刀镡样了,曾经椭圆形的刀镡已经变成了血莲花般盛开,刀柄也变成了墨紫色玉刀柄。

    亚伯望着被真正的血玫百花葬,他没有一丝喜悦,他整个人的都好似涂抹了厚厚的粉底一样,苍白的可怕。

    “这就是你说那把刀真正的模样吗?好漂亮啊,若是不建议的话,就送给我吧!”贝提·芬早贪婪的盯着亚伯手中的血玫百花葬舔了舔嘴巴笑眯眯的说道。

    他刚才就注意到了这一幕了,只是刚才玫红色光柱所暗藏的能量太过强大,他始终无法靠近罢了。

    亚伯没有说话,他猛然抬起那对碧玉的瞳孔,就好似残狼一般冷静、冷酷和疯狂,他的眼神再次恢复到曾经的波澜不惊,不过这一次更加的冷静,他整个人眼神里充满了灰蒙蒙窒息的死意。

    贝提·芬被这双眼神盯上后,他整个人感觉不自在,他身体不断的左右扭动起来,就好像有许多虱子在他身上一样,不动就不舒服!

    “你,该死!”亚伯盯了许久后,才轻飘飘的吐出几个字。

    “该死?哈哈哈,我该死,我告诉你,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曾经想要让我死的人,结果,他们都死了!还有,你的眼神让我很不爽,我决定把你的眼珠子给挖下来,用力的踩碎,踩碎懂吗?”贝提·芬犹如生气的小孩,又蹦又跳的鬼喊鬼叫道。

    亚伯没有再说,他整个人轻飘飘的一踩地面,一股玫红色的能量迅速犹如涨潮的海水,一瞬间朝着扩散开来。

    贝提·芬竟然这股力量给退飞数十米。

    当贝提·芬停下来之时,他第一时间朝着亚伯地方看去,他发现那里还有亚伯的身影啊。

    呼~

    贝提·芬突然感觉背后狂风大振,他赶忙转过头看去,亚伯一脸冷漠的举起手中的血玫朝着他砍去,贝提·芬下意识的举起右手挡过去。

    红光闪过,一刀两断。

    贝提·芬青铜般的右臂被砍飞在空中,贝提·芬的眼神里第一次出现惊慌之色,亚伯残忍一笑,他左手抓着刀柄用力一转,血玫百花葬犹如空中芭蕾的舞者一样,不停在空中旋转着,他左手反手握住冷冷的笑道:“血玫百花斩!”

    血玫在贝提·芬惊慌的眼神中砍在他的身体上,血玫犹如切菜一般,轻松的将他上半身和下半身一分为二。

    贝提·芬在上半身倒下来之际,他左拳变成大锤,用力的砸在亚伯握刀的左手胳膊处,亚伯第一时间抬起来血玫挡去,虽然他血玫成功的摧朽拉枯的毁掉了那个大锤,但是,大锤还是砸到他的关节处了。

    “嘎吱!”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音传来,亚伯握血玫的手“啪!”的一声掉落,亚伯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之色。

    而掉在地上的血玫再次变回当初他第一次见到封印时候的样子,和普通的刀别无二致。

    “哈哈哈,血刀,你的左右手都拿不了,我看你怎么杀!血刀,血刀,连刀都拿不稳,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你。”贝提·芬这个时候,还不忘记嘲讽亚伯说道。

    亚伯没有在意贝提·芬的嘲讽,他深深地皱起眉头,他尝试了一下,此刻,他的双手没有一丝力量,别说抓刀了,就连抓一个苹果都不一定抓的稳!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眼看贝提·芬就快死了,却毫无发办法,难道就要这么前功尽弃了吗?

    亚伯想到这里,他立刻否决了,为了杀死贝提·芬,西贝都牺牲,他的叔叔也死了,他的村子里的人死了大半,就这么前功尽弃,他如何能够甘心!

    “小伯杀不了你,我来杀你!”这个时候,一个老爷爷举着拐杖冲向贝提·芬。

    “不要,村长不要过去!!!”亚伯回过神来,他立刻焦急的喊道。

    可是,此刻老者早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现在就一个想法,就是把眼前的贝提·芬给打死,为他的亲人报仇!

    “不知死活的老东西,既然你想死,你就去死吧!!!”贝提·芬冷声道,他张开嘴巴,三支短箭瞬间飞射出去,直射村长。

    亚伯看到后,他刚准备冲过去救他的村长,结果,他的双腿一软,他整个人差点没有跌倒在地上,他急忙停稳住身体,当他停稳之时,抬起头的一瞬间,刚好看到村长直直的倒在地上。

    他绝望的怒吼道:“不!!!!”

    “对,对,这样的表情像极了我要把我亲生父母杀死时的表情,血刀,怎么样,心痛吗?你越心痛我越开心啊,拉哈哈哈!”贝提·芬十分猖獗的大笑道。

    “我一定要,宰了你!”亚伯怒声道。

    “宰了我,你拿什么宰我!你双手的骨头都被我打断了,你那什么拿起那把唯一能够杀死我的兵器?你告诉我啊,就凭这你那只会逞凶的嘴巴吗?天大的笑话!”贝提·芬肆无忌惮的嘲讽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

    亚伯听到嘴巴两个字之手,他脑海中一闪而过曾经安瑾的片段。

    “小伯子,你以后要不要练习三刀流啊!”安瑾充满星星眼的问道。

    “啊哈,老大,为什么要练三刀流,他只会练习一刀流!而且,这世界上最多只有双刀流,根本就没有三刀流,你剩下一把刀从哪里拿啊!”亚伯无奈的说道。

    “你可以含在嘴里啊!”安瑾狡辩道。

    “好吧,这确实没有过!不过老大,为什么你一定要我练习三刀流呢?”亚伯好奇的问道。

    “因为你伤势越大,力量力量就越大,像极了我知道的一个人物,再配上三刀流,我可是有很多招式可以介绍给你的哦~”安瑾说着还不忘记朝着亚伯抛一个迷惑众生的媚眼。

    “老大,这个不是不可以考虑,不过,现在是肯定没有时间的,等时间闲下来可以练一练。还有,记住以后别乱抛媚眼!”亚伯脸颊微红的低声说道。

    “啊咧,为什么啊!”安瑾歪过头不解的问道。

    “因为,这世界不缺乏喜欢男人的变态,老大,你懂我意思吧!”亚伯这一刻回复面无表情的神色说道。

    安瑾听到后沉默了一会,他皱着他那俏丽的小脸蛋用力的点了点头,而且时不时还把头四处看去,似乎怕下一个刻,就有变态冲过来一样。

    亚伯看到安瑾这充满童稚的做法,他不由轻笑一声。

    回忆到此结束,亚伯第一次在如此紧急的场面露出一丝微笑,小声说低语道:“老大,多谢你的提醒!小西,你就好好看好,我怎么斩杀这个混蛋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