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三百一十章 无法破开的防御!
    “喂喂,为什么你不回答我,你这是看不起我吗?可恶,你竟然看不起我,去死吧!”贝提·芬看到亚伯没有回答,他情绪突然变得极其暴躁,他的右拳突然变成棍棒,用力的朝着亚伯的脑袋挥去。

    嘣!

    亚伯下意识举起举起手臂挡去,结果,青铜制作的棍棒,一棍打断亚伯的手臂骨,亚伯被疼痛惊醒后,他强忍想要尖叫的想法,他拔出插在贝提·芬胸膛上的血玫,一脚踹在他青铜质的身体上,借着他的坚硬如铁的身体,反方向朝后跳去。

    “你别想跑!!!”贝提·芬放声尖叫道,他张开的嘴巴里涌五条锁链,那五条锁链犹如拥有自主意识的触手怪一样,飞向亚伯。

    “给我滚开!流萤十字劈!”亚伯大吼道,他快速挥舞了两下,一道十字形的刀光撞在呐那五条锁链上。

    轰!!!

    烟雾弥漫。

    亚伯刚刚落地,拍了拍自己惊魂未定的心脏。

    “咔擦!”

    而突然,他听到一声清脆的关锁声,他来不及想是哪里来的声音之时,他就感觉自己的右腿传来一阵紧勒感,亚伯连忙低头看去,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右腿被一道铁链锁住了。

    亚伯心里一惊,他立刻举起手中的血玫,准备斩断这个铁链。

    他快,铁链更快。

    铁链在他准备砍下来的一瞬间,它瞬间紧紧勒死的右腿,然后猛然一用力,在亚伯上半身本来就没有什么力的情况下,亚伯被狠狠的拽到在地上。

    铁链就这么犹如遛狗一样,一路拖着亚伯拖到贝提·芬的面前。

    亚伯就这么任由着贝提·芬拖着自己,当他快要抵达贝提·芬面前之时,他的双眼闪过一丝寒芒,他迅速抬起压在自己身下的血玫,高举着血玫,对着贝提·芬当头砍去。

    贝提·芬虽然有些惊讶的战斗意识,但是,他身体还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他高举着自己的铜臂迎了上去。

    滋滋滋~

    一声刺耳的金属声传来,亚伯的眼神不由得有些黯然下去,他知道自己失败了,自己高估了被封印血玫的威力。

    贝提·芬望着自己手臂上那一道深至2里面的伤痕,他惊叹道:“好锋利的武器,竟然可以在我的身体上留下这么深的伤痕!”

    “呵呵,如果是我的武器还处于封印状态,这一刻,你已经不在这里了!”亚伯裂开洁白的牙齿森冷的说道。

    正在挣扎的西贝,听到后,他望着亚伯不知道在想什么。

    “咚!”

    贝提·芬握起拳头用力一拳打在亚伯的腹部,亚伯整个身体都弯成弓装。

    亚伯此刻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身体上每一根骨头,都在发出不堪重负的骨裂声,即便是亚伯越受伤战斗力越强的怪物体质也难免有些承受不住,要知道,就算他的体质也是有限制的,太多的伤势不仅无帮助到他,反而会害的他直至死亡。

    “嘣!”

    贝提·芬这时又一个上勾拳,重重打在亚伯的下巴处,亚伯被一拳打飞到半空中。

    贝提·芬朝着空中用力一跳,亚伯在空中勉强睁开眼睛,他朝着贝提·芬一刀挥去,贝提·芬此时如此病态之人,也不由得敬佩亚伯战斗意识的恐怖,即便是这样的状态下,他也不忘记反击,他果然是个很可怕的对手,要不是,自己有着一身铜铁般的身躯,自己恐怕早就死了吧。

    其实,若论贝提·芬本身实力也就比西贝强大一点,比亚伯还要稍逊一筹,但是,靠着层出不穷的全身武器加上这一身无法打破的铜铁般的身体,他才能压着亚伯和西贝打。

    这样的情况,即便是安瑾本人亲自来,他也没有什么直接解决的办法,只能凭借涯角枪的锋利一点一点磨着贝提·芬,活活耗死他。

    当然,这样的方法只能是安瑾来对付。因为,凭借他拥有幽灵状态、隐身、蓝羽化三种状态的情况下,贝提·芬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

    可是,这个世界上安瑾只有一个,也不是所有人都要安瑾这样的能力,亚伯、西贝却没有这样的能力加上不了解的情况下,这才造成如今的局面。

    贝提·芬这时也不用手臂挡了,他知道,这种状态下亚伯的攻击根本不足为虑,他头微微一侧,任由亚伯一刀砍在自己的肩膀上,他一把抓住亚伯的一只脚,用力朝着砸去。

    嘣!!!

    只见到以亚伯为中心的地面,犹如破碎的镜子一般,支离破碎,四分五裂,亚伯感觉自己的骨头好像都断掉了一般,而这时贝提·芬从天而降,用着膝盖朝着亚伯撞去。

    西贝这个时候立刻着急起来,他知道,这一招下去就算亚伯不死,整个人也废了。

    他看到亚伯和自己距离差不多,他一咬牙,用力对着亚伯撞去。

    他在贝提·芬急速下降之时,他用脑袋用力一顶亚伯的身体,亚伯被顶出去一段时间,西贝的慢慢敛出一个温暖笑容想到:小伯,我不会让受伤的!

    亚伯歪过头正好看到这一幕,他的眼泪不由得顺着他的脸蛋流淌下来,他声嘶力竭的呐喊道:“不要!!!”

    “噗!”

    一口鲜血飞溅了亚伯一脸,亚伯却没有在意,他惊慌着望着西贝嘴巴张得大大,双眼里布满了血丝,他身体也在短暂的抽搐中后犹如一滩死泥一样瘫在地上。

    他知道,亚伯的脊柱骨断了,而且从刚才的力度来看,西贝的身体内的肠子估计已经被压烂了,西贝就算能活勉强活下来,他下半辈子也是在轮椅上度过,这对于佣兵来说,可是生不如死的存在。

    亚伯突然好恨自己,自己为什么要拉肚!自己为什么要大意!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拒绝爱德华·维尔和格维利亚一起来的请求!

    贝提·芬看到后,他用手遮挡住嘴巴故作惊讶的说道:“哎呀,不小心弄错人,不好意思!”

    亚伯此时已经听不见其他声音,他此刻眼里只剩西贝那奄奄一息的模样。

    贝提·芬看到后,他不由得像个得不到玩具,生气的小孩一样撇了撇嘴不满的说道:“嘁,真没有意思,这么不经玩,还是让我早点送你们下地狱去吧!”

    贝提·芬说完,他的右手立刻变成一柄短剑,他刚刚准备朝着西贝脑袋刺下去。

    “啪!”

    一个石子打在他的脸上,贝提·芬面目表情的转过头去看去,他发现一群手持木棍和菜刀的平民打扮的男人、小孩、老人、女人站成一排怒视着。

    “我一开始准备解决亚伯和西贝再来了解你们的,但是,如今你们这么着急找死,就别怪我不客气!”贝提·芬满脸崩坏的狞笑着说道。

    他把变成铁链捆在西贝身上的铁链给收回去,再次变成左腿,狞笑着朝着亚伯和西贝的村庄的人走去,那群人虽然心里十分害怕,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退缩,因为,曾经一直是亚伯和西贝冲在前面保护他们,这一次,他们决定换他们来保护亚伯和西贝了。

    其中一个中年慢慢的走出人群,对着亚伯大喊道:“小伯,你快带着小西走,这里我们来拖住他!”

    亚伯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后,他立刻从西贝的悲戚中走出来,他焦急的大喊道:“叔叔,你们快走啊,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啊!”

    “别跟老子废话,还当我是你叔,就赶紧带着小西快走!作为叔叔一直受到你们的庇护已经够丢人了,如今,你难道让我丢下我的子辈自己逃?我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我决不允许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受欺负!滚啊!!!”亚伯的叔叔面红脖子处的冲着亚伯大吼道。

    大清早起来码字,手冻死了,求几张票票,安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