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三百零九章 病态!
    当亚伯再一次一刀挥空后,贝提·芬拿着他变成弯刀的右手,一刀挥去。

    而这时亚伯旧力刚褪,新力未生,他根本来不及做出调整,他只能任由那弯刀砍来。

    铛!!!

    而就在这时,一杆暴风旗犹如出洞之蛇,用枪头挡在弯刀来袭的路径之上。

    而贝提·芬看到也没有在意,他左刀手又从下面袭来,亚伯右手持刀重重往地上一插,贝提·芬的弯刀被亚伯的血玫百花葬,硬生生的陷入地面。

    贝提·芬突然抬起头,莞尔一笑,亚伯和西贝还在想他这个笑容的意思之时,贝提·芬突忽间张开嘴巴,两道细小黑影犹如利箭一般直射亚伯和西贝。

    ‘不好!’

    亚伯和西贝两人心里同时想到,两人身体迅速把头侧过来,堪堪躲开这一击。

    当那两道细小的黑影擦着他们的鼻子而过之时,两人彻底的看清楚了那两道黑影是什么东西,那是两根和食指差不多粗的利箭,亚伯和西贝心里不由得感觉到一阵胆寒,这要是被这东西给射中,那还不直接完蛋!

    贝提·芬在亚伯和西贝闪躲之际,他一脚踢在亚伯的肚子上,亚伯顿时感觉一股巨力袭来,他整个人似乎脱离地心应力一般,疼飞到空中。

    “小伯!”西贝这个时候焦急的大喊道。

    “呵,你还有心思担心你的好朋友,担心你自己吧!”贝提·芬这时一刀挥出凶狠的说道。

    西贝连忙将自己的暴风旗迎击上去。

    铛~~~

    一声兵器相交的清脆声响起,西贝咬牙撑着武器想到:好重!

    “还有一刀呢,小宠物,哈哈哈哈!”贝提·芬突然神经质的大笑起来,一刀挥去。

    咚!!!!

    这一声可要比西贝刚才那一声沉重多了,西贝的虎口处已经有丝丝鲜血渗透出来,西贝却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口,他惊愕的望着贝提·芬右手,一开始被他旗帜隔开的右手,不知何时又变成了巨锤。

    贝提·芬似乎也知道了西贝的想法,他搞怪的说道:“刺不刺激,惊不惊喜!还有惊喜的事呢!左脚链!”

    贝提·芬左脚对着空气一个甩踢,他的左脚迅移中立刻变成一节节相连在一起的铁链,铁链犹如一条灵活扭动着身躯的灵袭向西贝。

    西贝刚刚想要想要格挡,突然,他的虎口处和肩膀处一阵发麻,西贝脸色瞬间变得极其苍白,他知道,刚才巨锤的余尽还没有过,平常没什么事,但是,,如今在如此危机的关头,这可是致命的存在啊!

    刺啦!!!

    铁链的尖头轻而易举的刺穿西贝的左肩骨,而且这样还没有结束,在贝提·芬左脚轻微摆东西啊,铁链犹如受到惊讶的灵蛇,一层层的死死勒住西贝的脖子,西贝的脸色迅速变成猪肝色。

    “阿西,啊!”亚伯刚刚想要去帮助西贝,当时,他刚刚站起来,他又倒了下去,他捂着自己腹部心里想到:不好,至少断了两根肋骨,可恶,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哦啦啦,血刀这是怎么了?大名鼎鼎的血刀怎么跟一条流浪狗一样趴在地上?怎么样,我刚才那一脚的滋味不好受吧!要知道那一脚可不普通哦~在踢向你之时,我的脚可是被变成铁锤了!想象铁锤‘啪!’的一声砸到胸膛,那滋味,是不是感觉特别刺激啊,啊哈哈哈哈!”贝提·芬犹如一个恶作剧的小孩得逞的小孩,自豪的亚伯炫耀道。

    “你,你根本不是刺客!”亚伯含恨的说道

    “噗,哈哈哈!笑死我了,我说我是刺客,我就是刺客啊!我还说,我是安瑾这个垃圾本人呢!!!嘿嘿哈哈哈!”贝提·芬捂着肚子大笑起来,他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闭,闭,闭嘴!!!杂碎!”亚伯听到安瑾被侮辱后,他犹如一头疯狂的野兽,他抓起血玫冲向贝提·芬。

    “生气了,唉唉唉,刀来了,我躲!”贝提·芬看到亚伯冲来,他还不断的调戏着,在亚伯举起血玫砍来之时,他轻轻一躲用力的,然后以西贝为支撑物,双手按着西贝的肩膀,回旋一脚重重的踢在亚伯的背部!

    亚伯被一脚踢了个踉跄,要是平常的亚伯肯定可以轻松的躲开,而如今在西贝在被挟持,最尊敬的安瑾被侮辱的情况下,他的心态难免有点失衡了。

    “哎,我说安瑾那个臭娘们到底侍奉过多少男人啊,让你们爽了吧,啊哈哈!对吧,小狗!”贝提·芬嘴里说着激怒亚伯的话,还一巴掌扇在西贝的脸上笑着问道。

    很明显,小狗这一词语,就是在称呼西贝的!

    “侍奉你妈!”亚伯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内心,再一次被挑起怒火,他再次朝着贝提·芬冲过去。

    “哎哟哟,又来啦!我躲!看我左勾拳!”贝提·芬再一次躲开亚伯的攻击,一拳打在亚伯的脸颊上,一个拳印出现在亚伯的脸上。

    亚伯被打后,默不作声,他拿着自己的脑袋重重的顶在贝提·芬的下巴处。

    贝提·芬也没有想到会用这一招,被头被撞抬上去,亚伯举起血玫,一刀砍过去。

    “嘎吱!”“嘎吱!”

    亚伯想象中的一幕鲜血四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亚伯感觉自己的刀似乎不是砍在人肉上的那种触感,而是有种砍在木头上的感觉。他不由得抬起头看去,当他看到眼前这一幕彻底的呆滞住了。

    亚伯看到被血玫砍中的地方,根本不是肉体,而是一个又一个铜铁做成的身躯。

    贝提·芬也注意到这一幕,他不由得很随便的说道:“你看到了!”

    亚伯颤声问道:“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贝提·芬平静的说道:“我是一个药剂师和锻造师创造出的一个怪物!我那畜生一样的父母,为了巴结那个锻造师和药剂师,她们毫不犹豫的将我和我妹妹送给那两人!在我和我妹妹五岁的时候,那两个老混蛋,把我身体骨、肉全部刮掉、打碎,将它们全部换成这身废铁!比我小一点的妹妹,则是被植入了各种野兽的基因。被弄得不人不鬼。

    后来,终于再一次实验中,我妹妹没能坚持住,她死去了,可是,她死的时候却带着幸福的微笑,我想他那个时候一定很幸福。

    我妹妹可以死,我却不能死,我要找我可爱的父母复仇,我要杀死那两个老畜生,所以,我必须活下来。我成功了,我再一次他们两个王八蛋熟睡之时,我成功逃脱关押我的牢笼,我把他们的四肢钉在桌子上,注射那些野兽的基因,再把他们的肉一点点的刮的干干净净,打碎他们身上所有的骨头。

    可是,我不理解的是,他们醒来为什么要骂我?我只是把他们对我和我妹妹做的,同样对他们做,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骂我呢?我不是很理解啊!”

    贝提·芬说到最后,他一脸疑惑的望的亚伯,似乎企图希望亚伯能够给他一个答案。

    而此时亚伯听完后,他整个人感觉一阵手足冰凉,他握着血玫的手都开始抖动起来,似乎随时就要松手一般,他此刻才发现,眼前之人的思想,竟然病态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今天刚更新的,没存稿了,万一哪天只更新一章,不要奇怪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