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二百九十四章 你看,我拉个屎都是爱你的形状
    “还有艾尼托斯,你去老头子接过来吧,他实力不错,反正他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不把他给接过来吧!”安瑾脑海中突然想到西拉子猥琐的身影,他不由得对着艾尼托斯说道。

    “老大,老头子不一定肯离开那座城市,跟着我来啊!”艾尼托斯迟疑的的说道。

    “他不肯过来,你就把他给绑过来!现在星落王国一切都要重新开始,那个老头子虽然说实力大不如前,但是,在下世界横着走是没有问题的,你要是想要国家灭亡的话,你不做也可以!对了,我会喊上阿利斯塔和你一起!”安瑾转过身体,还不忘记通知阿利斯塔。

    艾尼托斯听到后,他在心里对着西拉子道声歉。

    阿利斯塔直接重重的点了点头。

    “亚伯你,我就不用说了吧!”安瑾微笑的转过头对着亚伯说道。

    “在下知道了。”亚伯立刻领会到安瑾的意思,点了点头。

    安瑾不舍的看着安琳,他轻轻撅起果冻般的粉唇轻轻啄了一下小安琳的额头,然后抓起放在一旁的黑色披风飘然离去。

    小安琳呆呆的看着安瑾离去的身影,她轻轻叫了几声,安瑾听到后,他稍作停后,继续转身离去,小安琳的眼泪慢慢从她婴儿肥的脸蛋上滑落,但是,让人惊讶的是,这一次的安琳没有哭出声。

    萤草手忙脚乱的帮着安琳拭擦着泪水,安琳没有搭理萤草,她就这么眼巴巴的望着安瑾离去的方向默默流泪,萤草怎么擦都没用。

    而一旁躲在房屋后面的安瑾右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他以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父母曾经对他出去上大学表现的这么不舍,在他看来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子,自己之时上学,又不是干嘛去。

    但是,当安瑾拥有安琳之时,安瑾突然发现,每一次和安琳的分别,在安瑾的心里就感觉心如刀割,他是这么的希望自己永远陪在安琳的身边,但是,现实不允许他这么做,在他成为领袖之时,他就必须负担起更多的责任。

    安瑾身体靠在墙壁上一段时间后,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然后吹了一声口哨,没几分钟,只看到一道白色的闪电带着一阵烟浪转瞬即逝。

    安瑾双脚用力一蹬,潇洒的落到踏雪背上,安瑾右手轻轻地拍了拍踏雪的屁股,踏雪扬起前提欢快的叫了一声,然后再次发朝着远方奔去。

    “那个死肥猪竟敢耍我!!!”而另外一边早就在死海之林等待安瑾等人的黑衣人终于等的不耐烦了,他满脸阴唳的怒啸道。他缓缓站起来,朝着远方走去。

    他已经不决定在这边等待安瑾了,他准备自己去寻找安瑾,不过,在那之前,他要先去把耍他的胖子给宰了。

    在安瑾离开的第二天,安瑾在星落王国的举动也传遍了下世界,下世界立刻犹如沸腾的热水炸开锅,安瑾等人再一次霸占下世界所有报纸版面的头条,让其他佣兵团又气又恨。

    而安瑾的瑾衣卫彻底沸腾了,他们犹如疯了,对着他们的朋友疯狂的炫耀着他的偶像的厉害,甚至还拉着许多人入坑。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最夸张的下世界的离婚率,若有人调查,就会发现下世界离婚率有了飞速的提升,而且这些人中75%都是安瑾的粉丝。不过,在这个世界你离不离婚,人家都不会在意的,除非你是哪种国王的子女或者哪个佣兵团大佬的孩子,才有可能受到点关注,其他人你离不离婚,又关系不到别人,说得好像别人认识你一样。

    当然,这一切都和安瑾无关,安瑾正快马加鞭的去找伦道夫·兰迪去了,根据响尾蛇军团的报告,伦道夫·兰迪此刻正在伦瞻拜之国交易军火。

    安瑾此刻正在火速赶往伦瞻拜。

    艾尼托斯和阿利斯塔在安瑾走后,和伊格纳缇·凡思、凯茜·西、雪莉三人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雪莉艾薇儿、萤草、安琳三人则是在安瑾走后的第二天就出发了。

    而亚伯和西贝就......

    “阿贝,帮我在拿点纸过来,纸不够!”厕所里的传来亚伯虚脱的声音。

    坐在厕所旁看书的西贝听到后,他不由得苦笑一声道:“好,你等一下!”

    西贝走回房间拿出准备好的厕纸,打开厕所的门,他顿时感觉恶臭扑鼻,他差点没有被毒死,他的脸色瞬间变成酱紫色吐槽道:“我去,你这是什么鬼味道啊,怎么这么臭啊!”

    亚伯蹲在坑上一脸苍白的说道:“大哥,别废话了,快把纸给我!”

    西贝捏着鼻子把手中厕纸递过去后,迅速冲出厕所,站在厕所门外大口大口的呼吸。过了好一会,西贝站在门口吐槽道:“亚伯,你吃的啥啊,怎么这么臭啊!”

    亚伯在坑上一脸虚脱的说道:“我怎么知道,玛德,都第四回了,真是要命了。”

    西贝摇了摇头,继续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中书本

    过了一会,亚伯喊道:“阿贝!阿贝!阿贝!”

    西贝叹了口气,放下手中书本,再次站起来说道:“你等着,我去帮你那纸。”

    “我暂时不要纸,你陪我说说话吧,我都无聊死了!”亚伯说道。

    “有什么好说的,我看书呢?”西贝不耐烦的说道。

    “你大爷的,跟我说话还不如书有趣是吗?”亚伯幽怨的说道。

    “你有脸说这个话?你忘记曾经我无聊找你说话,结果,你怎么回答我的?”西贝放下手中的书本反驳道。

    “我,我,我忘记了!”亚伯听到后,响起曾经的一幕,他脸色微红,他决定,装傻!

    “呵呵,凑不要脸的!你忘记,我记得清清楚楚,你曾经说:和你说了这么多年的话,还有什么好说的?能有练剑有趣?”西贝冷晒道。

    “啊哈哈哈,是吗?我不记得!”亚伯傻笑道。

    西贝冷哼一声,然后继续捧着书本看起来,他决定不搭理亚伯。但是,过了几分钟后,他就发现自己根本看不进去,不是因为担心冷落亚伯的原因,而是,亚伯一直在那里**叨叨,他特么的烦人了。

    “阿贝,阿贝,阿贝?人死了,去哪里了?”

    “西贝,你怎么不说话了,说话啊,卧槽,你不会不在了吧,那我等一下喊谁拿纸啊!”

    “贝哥,贝哥,贝哥!听到回一句话啊!”

    “贝哥哥,应一声啊~”

    “贝爷,我喊你爷还不好吗?你回到我啊!我要疯了,你忍心放着一个弱小、虚脱、可怜、不幸的人,在漆黑的厕所里,发呆吗?然后成为一具尸体,永远的躺在厕所里,在几百年后,被人发现,然后......”

    西贝快疯了,他虽然知道亚伯是闷骚,但是,也没有想到过他这么烦啊,都快和老大一样烦了。还有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还尼玛几百年,就你这破地方,过不了一年就要拆了,还尼玛几百年,神经病吧!

    最后,西贝活活被亚伯给逼疯了,他怒声道:“亚伯,你有病啊,废话怎么这么多啊!”

    亚伯听到西贝终于搭理他了,他不由得一乐开心的说道:“贝大爷,您终于搭理我了!”

    西贝无力的说道:“不搭理你,我会被你活活烦死的!”

    亚伯嬉皮笑脸的说道:“嘿嘿,贝大爷,你大人有大量哈,你看,我拉个屎都是爱你的形状!你等着,我活动一下屁股,给你弄出一个爱心!”

    西贝笑骂道:“滚!{ノ`Д}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