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二百九十二章 野心的勃发!
    “安瑾大人不要再劝了,我心意已决!”吉罗德万念俱灰的说道,此时的他,心已经死了。

    “你不能死,你死了,我就杀了你的女儿、你外孙!”安瑾此刻却犹如炸毛的猫咪,一蹦三尺高的威胁道。

    “安瑾阁下,您不是说过饶了他们吗!为何出尔反尔!”吉罗德听到后安瑾的话,他的声音不由得提高几个分贝的说道。

    “哦,是吗?那我反悔行吧!”安瑾听到后,他歪过头厚颜无耻的说道。

    “你,你,你.....”吉罗德嘴唇直抖,从来没有见过一位名人,竟然犹如地痞、小混混一样出尔反尔。最重要的是,他竟然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这么淡然的说出来,他差点没有被气死。

    “你信不信,你前脚死,我后脚就杀了你的女儿和你外孙下去陪你!”安瑾这个时候也不要脸了,再把这个狡猾如狐的家伙给杀死,安瑾这个国家白打了。

    “哼,那你想要老夫怎么样才好啊!让我活着生不如死吗?我亲手害死了我的亲生兄长,害的星落造成如今的局面,我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活下去!”吉罗德愤怒的冲着安瑾大吼道。

    “对,你是没有资格活下去,但是,你死了,星落怎么办?让它自生自灭吗?”这时候,安瑾平静的说道。

    “呵呵,我能怎么办?我已经是半只脚踏进棺材之人,我的女婿也被抓禁闭了,我就是想要为星落王国做些什么,但是,我又能做什么呢?”吉罗德惨然一笑道。

    “你有,你的女婿或许被关押,但是,你还有你的孙子!你是凡思大叔现仅的长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他培养成一位合格的国王,这样你下地狱之时,你才有脸面对你的兄长!”安瑾抑扬顿挫、掷地有声的说道。

    “我.....我的残躯,真的能够支持我还能做到那一步吗?”吉罗德语气有些松软,他声音略带柔和的说道。

    “不知道!但是,你不试试看,就一定不可能!”安瑾面带温和的说道。

    “凡思,你,真的还愿意让我辅佐吗?”吉罗德似乎也被安瑾说动了,他声音略带紧张和忐忑的问道。

    “罗德兄长,您知道我兄长至死之时,对我的嘱托是什么吗?”伊格纳缇·凡思笑着说道。

    “难道,不是关于王位的事吗?”吉罗德听到后关于伊格纳缇·凯文的讯息后,他的声音略微提高一点。

    “除了王位之外,还有一件事,是关于您的。”伊格纳缇·凡思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他缓缓站起来,在众人瞩目之下慢慢走向吉罗德,同样跪在地上对上吉罗德浑浊的双眼,郑重的说道:“让我伊格纳缇·凡思终身视吉罗德公爵为兄长,无论他做错什么,都务必原谅他!”

    吉罗德听完后,他老泪滂沱,他一张枯木般的老脸紧紧贴在地面肆意痛哭道:“凯文兄长,原来你早已看透一切,只是不愿说出,我,对不起你啊!我罪该万死啊!!!”

    伊格纳缇·凡思猛地抱住吉罗德老迈佝偻的身体,安慰地说道:“吉罗德兄长,结束了,结束,一切都结束了!”

    吉罗德没有回答,他就这么毫无风度的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想失去父母的孩童,十分的可怜而可悲。一切的起源仅仅是一场可笑的误会,偏偏他吉罗德那是被愤怒蒙蔽了双眼,亲手造成眼前的局面。

    安瑾悄无声息的走到卡帕斯的身边,他抓起卡帕斯的肩膀纵身一跃消失在帐篷内,艾薇儿、阿利斯塔、亚伯、奥蒂莉亚注意到后,他们四人相互对视一眼,虽然他们不解安瑾带走卡帕斯干嘛,但是,他们还是决定闭口不言。

    安瑾带着卡帕斯几个纵越,带他来到一个昔日王宫的位置,安瑾带到这里,他放下卡帕斯,自己随便找了一个破损的建筑坐下来裹紧身体上的风衣望着出生的太阳感叹道:“这大清早的,还真是冷啊!不过,这太阳还挺漂亮的!”

    “是啊!好久都没有看到如此美丽的太阳了,上一次是十年前还是二十年前来着。”卡帕斯也应声附和道,也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望着太阳道。

    “以后有什么打算?”安瑾随口问道。

    “以后的道路,安瑾大人不都帮我安排好了吗?”卡帕斯淡然的说道。

    “你能甘心?”安瑾笑着说道。

    “不甘心!”卡帕斯认真的望着安瑾说道。过了一会,他又无力开口道:“那又能怎么办呢?”

    “投靠我吧!”安瑾温和的说道,虽然安瑾的语气十分温和,但是,安瑾犀利的星眸却犹如一把利剑,直插卡帕斯心脏。

    “我没有听错的话,是投靠你,而不是投靠伊格纳缇·凡思吧!”卡帕斯这时候笑起来说道。

    “对,你没有听错,是投靠我!伊格纳缇·凡思无法容纳你那庞大的野心!”安瑾认真的说道。

    “安瑾大人说笑了,我投靠你能干嘛?我是一个军人,而你们是一支佣兵团,这两者本不相干!你随着实力的提升,您的力量会越来越强大,我一介普通人投靠您,我能干什么?”卡帕斯轻笑的说道。

    “我以后的帝国,缺一个看底盘之人!”安瑾说道。

    “伊格纳缇·凡思不是吗?”卡帕斯迅速说道。

    “一个人获得太多的东西,谁也不确定,他是否还能秉承初心!”安瑾若有所指的说道。

    “安瑾大人是说,表面奉伊格纳缇·凡思为王,然后暗地里派遣属下来成为扼制他的人!”卡帕斯脑袋转动得飞快,他迅速的回答道。

    “没错!我能从你的双眼中看出两个字,野心!伊格纳缇·凡思对你不是不好,但是,他却没有驾驭你的实力!而你和我是同一类人,都是拥有野心之辈。不过,我追逐的是力量,你追逐的是世俗的权力!而你所追逐的,我可以可以满足你!追随我,你才可以实现你的野心!”安瑾此时嘴角掀起一丝狂骜的笑意。

    “安瑾大人,如何就能确定你能成功呢?要知道,古往今来,拥有野心之辈数不胜数,而成功者寥寥无几,为何安瑾大人,你就确定你能成功呢?”卡帕斯这个时候也笑着说道。

    “那是因为他们的野心不够大,不够大到让整个世界为之震惊的地步!他们也不够疯,不够狂,在忍辱负重慢慢变强的同时,许多的人野心已经被困难给磨平了。也有很多的人,在野心的道路被许多的诱惑给诱倒,上渐渐迷失了,忘记自己曾经的初衷。

    我不能给说我们的野心能够百分百的成功,但是,我们不就是喜欢干着不是百分百的事吗?不然,你为何不老老实实辅佐伊格纳缇·凡思,跑来谋反呢?因为,我们骨子里都存在的叛逆!”安瑾狂骜的笑容越发的明显,而安瑾的眼神中充斥着狂傲和猖獗!

    “那我就在陪您疯一次吧!属下卡帕斯,参见主上!”卡帕斯单膝跪地,郑重的说道。

    安瑾看到后,他忍不住狂妄的笑起来,他从一开始只想要成为旁观者,偶尔当救世主的心理开始转变。他想要的更多,他这一次不仅仅为了自己而活,他决定要成立一个举世无双的超级势力,他不想要在自己年迈之时,沦落到被人赶到下世界,四处躲藏。

    他要给他的属下和兄弟,老了有遮风挡雨的安全之地,他要让安琳过上所有人都羡慕的生活,他要让所有曾经嘲笑他的人,都后悔曾经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