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准......个屁!
    一会的功夫,卡帕斯全身上下的青肿被萤草治疗的完好如初,这时,卡斯罗的脸色才稍有好转。

    卡帕斯也感受到身体完好如初了,他不由得对着萤草温和的说道:“谢谢!”

    萤草害羞的摇了摇头,然后一溜烟的跑到安瑾身后,她对于不太熟悉的人,还是很内向的。

    卡斯罗对着安瑾道了一声谢后,就准备扶着卡帕斯下去休息了,而这时,安瑾喊住了卡斯罗让他们稍微等等,卡斯罗虽然心中不解,但是,他还是听从安瑾的吩咐,他再次扶着卡帕斯坐到椅子上了。

    安瑾突然目光转向一直坐在卡帕斯身边从容自若的老者,安瑾轻笑的问道:“想必,这就是吉罗德前辈了吧,初次见面!”

    吉罗德同样微笑的说道:“不敢不敢!想必,接下来的就该到我关于我的处置了吧!”

    安瑾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没错,昔日你给你女婿出谋划策,成功让王氏的威名降低到了极点,再加上这一次的洪水一事,这些事情都必须要有人来承担!

    而那些大家族的死亡,不足以背负这么大的罪名。因为,人多口杂,人心不齐,所以要有一个领头人,而这领头人必须要有一位德高望重、位高权重之人。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狩猎者全巢出动,人们可都是看得一清二楚,一般人,可无法号令这支部队,必须是和卡帕斯息息相关之人,或者说是卡帕斯本人。既然我说了饶了卡帕斯,我就不能出尔反尔,可是,这一切都需要有人来结束这一切。而这个人”

    安瑾说到这里,安瑾故意停顿一下,吉罗德淡定的说道:“那个人,只能是我!呵呵,没有想到,我到死,还能够再次救我女婿一家,值了!”

    “安瑾大人,我行不行,求求你放过我的外公吧,他年事已大,没多少活着的天数了,求求您放过他吧!”卡斯罗听到后,他第一时间跪在地上对着安瑾求情道。

    “你不行,你的年纪太轻,根本不足以有号召狩猎者军团的本事,这种事情传出去,聪明一点的人都能看出其中的漏洞!”安瑾面无表情的摇头否决道。

    “安瑾大人,求求您饶了家父吧,求求您了!我母亲去世的早,我是家父一手拉扯长大,我实在不肯看着我年迈的父亲在没有几年活头的情况下,还要被处死啊!”这时,一直站在卡帕斯身后的美丽少妇立刻跑到大厅之间,跪在地上对着安瑾恳求道。

    “贝菈,算了,不要在求了!当年我和卡帕斯计划好这件大事之时,我就决定,当卡帕斯成功的第二天,我就决定自杀了!如今失败了,没有想到,我的老命还能够保住你们,值得了!”吉罗德端坐在椅子上淡定的说定,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吉罗德兄长,我其实一直不明白,我们伊格纳缇王氏到底有什么对不起您的地方,让你这么坚定的帮助卡帕斯来对抗我们?”这时,伊格纳缇·凡思再也藏不住心中的疑惑了,他十分不解的问道。

    “其实,我觉得你根本不适合坐在这个位置!”吉罗德语出惊人的说道。

    伊格纳缇·凡思听到后,他身形巨震,他不明白为什么吉罗德会这么否定他。

    “你的性格太过平庸,手段不狠,心性温和!造成这么多贵族齐力谋反,这主要是你没有帝王的威慑力!在贵族方面,你太过纵容他们,才会滋生他们的野心!我如今送你一句忠告:王者的言行,无需理由!”吉罗德说到这里,他的语言里满是肃杀之气,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伊格纳缇·凡思在吉罗德面前竟然出现惶恐、不安的感觉,他感觉自己回到以前小时候,被吉罗德严厉说教的场面了,想到这里,伊格纳缇·凡思局促不安的移开了双眼,不敢和吉罗德对视着。

    吉罗德看到伊格纳缇·凡思的反应,他恨其不争的说道:“你看看你,还是这个样子,作为君主,被臣子吓到,就这样的你,我怎么放心把我把我和凯文兄长守护多年的国家交给你,你说!”

    伊格纳缇·凡思被训斥的面红耳赤,他惭愧的低下了头。

    安瑾这个时候突然开口道:“你不仅仅就因为这个原因才扶持卡帕斯的吧,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吧!”

    吉罗德听到后点了点头说道:“对,若仅仅如此,还不至于如此!真正让我下定决心的是艾许莉的事件,你们兄弟两人难道不知道,她是我后半生唯一心爱之人吗?为什么,你哥哥伊格纳缇·凯文要这么从我身边夺走她,为什么!你们可以给我一个答案吗?他伊格纳缇·凯文就这么缺一个女人吗?你告诉我啊!!!”

    吉罗德说到后,他整个犹如快被逼入死路,即将陷入疯狂的野兽,双眼赤红的死死盯着伊格纳缇·凡思咆哮道。

    伊格纳缇·凡思听到后,他面色阴晴不定起来,最后,他勇敢的站起来直视着吉罗德年迈的身体严肃的说道:“吉罗德兄长,艾许莉是敌国青丘之国的奸细!本来,我兄长看你这么痴迷她,决定撮合你们的!”

    “但是,在兰迪偶然一次做人口调查中,发现,星落王城名单内没有艾许莉这个名字,问其他人,别人也都不知道,似乎这个女人是凭空出现一样。后来,兰迪心里起疑,派人仔仔细细去调查了一下艾许莉的身世,经过重重调查,发现她是敌国青丘王国派过来的奸细。”

    “她所做的一切目的就是为了接近你,然后好打探我们星落的重要情报。我兄长曾经隐秘性的问过关于你和她的感情,结果,你一脸甜蜜的说道:很甜蜜,这让兄长十分无奈!而兄长是最了解你的人,他知道自己无法劝说你,又不忍你在被欺骗,所以,最后兄长他决定做那个坏人,他从你手中强抢过艾许莉,然后派人秘密处死了她!”

    “后来,我兄长决定过一段时间后,把事情的真相之事告诉你的。但你却以为我兄长贪恋美色,强占兄弟女人,一气之下和我兄长一刀两断,从此更加是形同陌路!许多次我兄长想找你谈谈,你却找各种理由推脱,后来,国家陷入一段时间的战争期我,我兄长常年在外征战,更加是没有时间说这件事了。

    “我兄长天真的以为你的气消的差不多了,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件事在你心中不仅没有褪色,反而愈加热烈,让你彻底被复仇的怒火蒙蔽双眼,若是早知道会造成如今这个样子,我说什么也要告诉你!”

    当伊格纳缇·凡思说完后,吉罗德整个人陷入一片痴呆,就像得了老年痴呆的人一样,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众人也没有打断他,多年的坚持一夜崩塌,若是普通人早就疯了,吉罗德虽然没有疯,但是,他现在觉得还不如疯了。

    吉罗德也没有怀疑伊格纳缇·凡思的说谎,到现在的情况,他没必要说谎。

    吉罗德直到第二天太阳初升之际,他才有了反应,他颤颤巍巍扶着椅子站起来,缓慢的走到帐篷空地处,他对着伊格纳缇·凡思跪下来,双眼空洞的说道:“罪臣吉罗德,自知罪孽深重,但求一死!”

    伊格纳缇·凡思望着如今犹如行尸走肉的吉罗德,他不由得深深的痛心,他轻轻叹了口气悲戚的说道:“准!”

    “个屁!”安瑾突然爆粗口的说道。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安瑾吸引过来,安瑾一脸看败家子的目光看着伊格纳缇·凡思大骂道:“你是不是傻?你现在国家就这么一个玩内政的,你现在还杀了他!杀了他,你认为你有实力打理好这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