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你把友情当回事,人家未必啊!
    当第二天凌晨之时,突然一个响尾蛇军团之人跑过来告诉安瑾说卡帕斯回来了,安瑾也不管什么了,他就穿了睡衣就往宫殿屁颠屁颠跑去,熟睡中的阿利斯塔等人也纷纷披了一件衣服就去了,露茜妮妮人小细心,她走的时候,还不忘记把安瑾的蓝色小披风带上。

    安瑾被响尾蛇之人带到军帐篷处,安瑾走进来之时,安瑾就觉得里面的剑拔弩张,感觉马上要打起来一样。而偏偏当事人卡帕斯跟个没事人一样,悠哉的坐在一旁喝着茶。

    伊格纳缇·凡思看到安瑾来了之后,他起身对着安瑾鞠了一躬恭敬的说道:“安瑾大人,这么晚了还喊你起来,真是抱歉!”

    安瑾挥了挥手道:“没事,没事,还有你们这气氛不太对劲,要打起来吗?那你们等我一下,我去买点小吃!”

    安瑾说完真的转身朝着帐篷外走去,伊格纳缇·凡思连忙拉着安瑾瘦弱的手臂道:“没有·,没有,只是一点争议罢了,安瑾大人,快来这里坐吧。”

    伊格纳缇·凡思说完后,他把自己的主位置让给安瑾,自己准备坐到安瑾的下手处去。

    费兰茨·兰迪看到后,眉头不经意间皱了起来,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他此刻也知道现在星落王国真正的老大是安瑾,所以他选择了沉默不语,他想要看看这个新老大的手段,怎么解决眼前的局面。

    雷伊·尤里看到伊格纳缇·凡思的退让,他的双眼闪过一丝精光,随后又陷入摆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卡帕斯看到这一切,倒是显得很是淡定!

    安瑾也不客气,他大大方方的坐上星罗王国的至高之位,他翘起二郎腿,由于他穿的是他喊奥蒂莉亚制作的酒店浴袍,所以,他的下面两条白晃晃苗条长腿没有任何阻挡,以极其完美的姿态呈现在众人面前。

    在场男性看到那一对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不由老脸一红,他们轻咳几声,示意安瑾注意一下,而安瑾属于大事精细,小事不拘的人,除非有人直接告诉,他才会知道,其他时候,谁会在意翘不翘二郎腿。

    而站在卡帕斯后面的卡斯罗和雷伊·尤里后面雷伊·音萤两人看到后,两人喉咙一阵蠕动,双眼贪婪的扫视着安瑾的雨腿想到:好腿!

    不过,也没有欣赏多久,在艾尼托斯等人进来,在艾薇儿的提醒下,安瑾也注意到自己不是穿的长牛仔裤了,安瑾连忙干咳几声,放下腿。

    卡斯罗和雷伊·尤里两人双眼同时闪过一阵惋惜。

    言归正传了,伊格纳缇·凡思告诉安瑾他们在商议怎么处理卡帕斯呢。

    安瑾听到后疑惑的说道:“这有什么好商议的,不都说好了关起吗?”

    费兰茨·兰迪这个时候说出反对的意见:“我不同意,这么容易翻过卡帕斯,以后有人在犯怎么样?”

    安瑾听到后笑着说道:“那你准备怎么办?杀了他?你认为人家5w狩猎者部队是吃素的吗?”

    费兰茨·兰迪不甘示弱的说道:“他们狩猎者部队不好惹,我们响尾蛇就差吗?”

    安瑾听到后认真的点了点头道:“确实,在我看来,响尾蛇军团不错,但是,他们军团的老大确是是个废物!”

    “安瑾大人,虽然您现在是这个国家的真正的主人,但是,您不能侮辱我!”费兰茨·兰迪双眼闪过一时怒火,不过,他还是忍住了,他强压下自己的怒火低沉的说道。

    “你的响尾蛇部队的职责是什么?刺杀、清剿叛逆对吗?那为什么卡帕斯这么久的野心,身为响尾蛇老大的你没有发现,你说你废不废?”安瑾微笑说道。

    虽然安瑾在微笑,但是,众人却从安瑾眼中读出霸道和蛮横。

    “安瑾大人,这不能怪我,是卡帕斯藏得太深了!”费兰茨·兰迪对上安瑾的眼神之时,他心里一急,他连忙给自己辩解起来。

    “哦?开始找理由了?那你发现他之时为什么没有阻止?”安瑾红唇闪过一丝轻蔑的说道。

    费兰茨·兰迪刚刚张开嘴巴之时,安瑾就立刻说道:“你是想要说,卡帕斯势力已成,你已经威胁不到他,是吗?”

    费兰茨·兰迪没有说话,默认了!

    安瑾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晃了晃道:“你知道吗,你犯了几个致命的错误!”

    费兰茨·兰迪此时已经完全陷入安瑾的节奏,他迷茫了摇了摇头。

    安瑾轻笑道:“第一,你的下手不够果断,当你查到卡帕斯有叛逆之心,你选择默默忍让,而不是立刻派人去暗杀他!”

    费兰茨·兰迪此时小声的辩解道:“可,可是,就算杀了卡帕斯,还有那一群群大家族在,难道把他们全部杀了吗?”

    安瑾打了个响指说道:“没错,就是把他们全部杀了!”

    在场众人听到后安瑾的话后,所有人都犹如看疯子看着安瑾。

    安瑾视而不见的继续说道:“你们或许会说啊,那要死多少人啊!那我告诉你,那不是你的职责!你的责任范围就是杀死所有对星落王国不利之人,其他的事不是你管的!你认为你是谁,是这个星落王国的王上吗?不,你只是王国背地里里的杀手而已,杀手何须心?”

    费兰茨·兰迪听到后最后一句话后,他整个人呆立在原地,整个人犹如陷入魔怔般不断的念道:“手何须心?杀手何须心?杀手.......”

    安瑾没有管魔怔的费兰茨·兰迪,他竖起第二根手指说道:“第二,在知道卡帕斯有叛逆之心,你不下杀手也就算了,结果,你还推荐没有看好雷伊·尤里!

    当时,伊格纳缇·凡思要提拔人成立对抗卡帕斯的军团之人,你推荐了你的好友雷伊·尤里,结果,雷伊·尤里的袖手旁观,让王国白白花费大量的时间、金钱!

    而即便这样,你妇人之仁,只是和雷伊·尤里一刀两断泡沫的友情,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上的威胁!你那个时候应该下毒、绑架、威胁,用尽一切可以威胁他的手段,来让他和卡帕斯对立。但是,你没有!你认为,他可以对不起你,你不可对不起他!可笑的是,你把这份友情当回事,可是,人家并没有放在心上啊!”

    费兰茨·兰迪听完后,他整个人眼珠上都布满了血丝,他魁梧的身体也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过了几秒后,他“唰!”的一下站起来,他猛地扑向雷伊·尤里用力的摇着他强壮的双臂,疯狂的摇晃着大吼道:“告诉我,告诉我,在你眼里我们的友情是不是真如安瑾大人所说那样虚假!你告诉我,只要你说不是,哪怕是欺骗,我也认了!!!!”

    雷伊·尤里看着眼前宛若神经病一样的费兰茨·兰迪,他没有回到,他缓缓闭上苍老而沉重的眼皮。

    或许以前他还能够坚定的回答不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开始慢慢的变化,他褪去曾经的青涩、热血变得成熟、稳重,也同样变得陌生。

    而费兰茨·兰迪的心也随着雷伊·尤里缓缓闭上的双眼慢慢的坠入无尽的黑暗,费兰茨·兰迪一瞬间好像老了十多岁,费兰茨·兰迪双脚一个踉跄,巨大的身影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当费兰茨·兰迪再次站起之时,众人发现费兰茨·兰迪整个人的气质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的费兰茨·兰迪给人感觉是豪爽、重情义这样的感觉,而此刻,费兰茨·兰迪给人的感觉是冷静,冷静的让人害怕,冷静的让人不寒而栗、

    安瑾唇角蔑笑,静静看着费兰茨·兰迪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