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可说,不可说!
    “水火无情,一场洪水之后,整个星落王城都要重新开始,你后悔吗?”安瑾和伊格纳缇·凡思并肩站在台阶上,望着眼前的断壁残垣、满目狼藉的星落王城笑着说道。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大不了重新开始就是了!”伊格纳缇·凡思倒是表现的十分淡定,这么长时间的沉沉浮浮,他现在可以做到任何事都可以热泰然处之了。

    “是嘛,不过,卡帕斯这家伙还不知生死啊!”安瑾感叹道。

    “安瑾大人,您是希望卡帕斯活着还是死亡?”伊格纳缇·凡思问道。

    “想要他活着,但是,又不想要他活着,很是纠结啊!”安瑾望天感叹道。

    “嗯?属下还以为安瑾大人要他死呢?方便告诉属下原因吗?”伊格纳缇·凡思望着安瑾请求道。

    “想要他活着,是想他为我开疆扩土啊!他的军事能力可谓十分强悍,可是,让我着实的羡慕啊!整个星落王国里面,在我看来,能称之为精英部队的,只有他统领的部队!不想要他活着,是因为怕你无法掌控他啊!

    卡帕斯就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则是所向披靡,用不好则”安瑾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一下,伊格纳缇·凡思急忙接上道:“伤人伤己!”

    安瑾满意的点了点头,他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夜晚的空气,安瑾突然想到什么,他猛然睁眼望着伊格纳缇·凡思问道:“自上一次洪水之灾开始,过了多长时间了!”

    “两天两夜,不算今天的话!”伊格纳缇·凡思急忙回答道。

    安瑾听到后这里,他不禁双手背在后面幽幽感叹道:“卡帕斯的行踪,今晚差不多有落实了!”

    伊格纳缇·凡思立刻问道:“安瑾大人,怎么说?”

    安瑾露出神秘的微笑,神棍的说道:“瑾曰:不可说,不可说!哈哈哈!”

    安瑾说完后,他便大笑离去,留下一头问号的伊格纳缇·凡思。

    而卡帕斯也顺利的从是洪水中存活下来,不过,他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的黑阴豹死亡了,而且他也发了高烧。

    不过,即便如此,卡帕斯也不敢稍作停留,醒来第一时间即使冲出星落王城的城门,他知道,自己若是留在星落王城里面,安瑾就一定能够站到自己。

    卡帕斯在赶路之时,他也没有走空旷的大陆,他专挑那种特别崎岖曲折、道路泥泞的小路走,为了躲开安瑾,他甚至走那些专门有魔兽出没的小路走。

    不知道是卡帕斯运气好,还是经验丰富,他一路上竟然没有碰到一只魔兽。

    在顶着高烧之下,连续走了一天一夜路的卡帕斯,他站在一个小山丘上,看到他前方不远处,召集了许多兵马后,卡帕斯不由得露出轻松的微笑,他急忙走了出去,朝着前方部队冲去。

    而前方部队最前面一年轻人看到一个不修边幅、披头散发男子走过来后,他忍不住诧斥道:“前面之人速速离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卡帕斯听到后,他不仅没有离开他反而加快脚步走去,边走还不忘记大喊道:“斯罗,是我!!!”

    当卡帕斯靠近来人后,卡斯罗俊逸的脸庞越来越清晰,而卡斯罗也认出来是卡帕斯了,他忍不住呐喊道:“父亲!!!”

    卡斯罗立刻翻身下马,朝着卡帕斯奔去。

    这两父子当场抱作一团,卡斯罗紧紧的搂紧他的父亲,再不肯松手。卡帕斯此刻再也没有什么贵族风度、硬汉气息,此刻,他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父亲角色,他紧紧搂着卡斯罗安慰道:“没事,没事,父亲没事,父亲没事!”

    而眼前的这一切便是卡帕斯的后手,他害怕安瑾出什么奇招或者说,他计划中的有变的情况下,他特意写信嘱咐卡斯,让他带着卡斯罗来这里接应他,这5w大军就是卡帕斯的最后的底牌。

    而且,其实还有一点旁人不知道,那就是,能真正称之为狩猎者这个称号之人,其实,只有5w。这5w大军才是他的心腹,只要有这5w大军在,卡帕斯坚信自己可以东山再起。

    “父亲,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呢?”卡斯罗等心情平复后,他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和安瑾斗智,我输了,付出的代价而已!”卡帕斯轻描淡写的说道,他的言语里没有憎恨、愤怒、痛苦,他反而有着说起安瑾,反而有种淡淡的敬佩之意。

    这就是卡帕斯的气度,他从不因为失败而迁怒对方,他只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让自己变得更强,然后击败自己曾经击败的人,也真是因为这样的气度成就了如今卡帕斯。

    “虽然说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化作他人衣衫,不过,没事,只要有这5w大军和儿子你在,我有信心重振雄风啊,哈哈哈!”卡帕斯豪气冲天的大笑道。

    “父亲,对不起,我是来捉拿你的!”卡斯罗听到后,面色十分复杂,等卡帕斯笑声结束后,他小声的说道。

    卡斯罗说完就深深的低下头去,他不敢看他的父亲,而眼前这5w狩猎者们,他们也一个个惭愧的低下头,不敢看她们曾经的主帅。

    卡帕斯听到卡斯罗的话后,他的笑容戛然而止,他双眼闪过一丝凄凉,他深深叹了口气道:“能告诉我原因吗?”

    卡斯罗用力一咬牙,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父亲道:“父亲,您由您的梦想,我有我的坚持!您在我小时候,经常告诫我要忠王!可是,不知从何时起,您开始为了被欲望所支配,一心只想着往上爬,背弃了您当初的理想!

    我知道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您担心你哪天去世后,我会收到伊格纳缇·凡思势力的打压,被杀害!但是,您可知道,当您作了出头鸟后,就又会第二个想要争夺王位的人,到时候越来越多的人来争夺王位,那星落王国还能存在吗?那您之前为星落王国所做的一切,算什么?

    若我真是没用之人,您给我再多的权利、金钱、地位,那只会成为我的负担啊,父亲!而我也不想曾经当年英明神武的父亲一步步成为欲望的傀儡,我不会容许你一错再错下去!”

    卡帕斯沉寂了许久,最后,他伸出充满老茧的右手轻轻拍了拍卡斯罗清瘦的肩膀,他露出欣慰的微笑道:“斯罗,你长大了!你说的对,这些年我确实被欲念蒙心了!不过,早知道就不这么着急赶回来了,在家里安安心心的等着安瑾抓走我该多好呢!唉,安瑾,我还是输给你啊!不过,我输得心服口服,心服口服啊!”

    卡斯罗没有说话,他的眼神里还有这挥之不去的内疚和惭愧,卡帕斯慢慢的伸出伸出双手,把卡斯罗的头给摆正微笑的说道:“孩子,不用惭愧,不管事情对错,只要是你决定做的事,我都会无条件的支持!因为,我是你的父亲!但是,你要谨记一点,自己选择的路,就要昂首挺胸的走下去,不要回头,不要后悔!知道了吗?”

    “是!”卡斯罗眼眶微红的回答道。

    “好了,不说了为我准备一辆马车、干净的衣物和一些药物吧,我陪你一起去见伊格纳缇·凡思!”卡帕斯拍了拍卡斯罗的肩膀微笑道。

    “好!”卡斯罗用力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