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社会我哈哥!
    雪韵跳到安瑾身边去,研究了好一会铃铛,研究了许久,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雪韵后来就直接放弃了。

    毕竟自己已经被封印了几千年了,难免会碰到许多自己没有见过的魔法道具啊、宝贝啊什么的,它虽然身为五大魔君,但也不可能什么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安瑾挖得很快,不一会就挖到了雷伊·音萤了。

    安瑾手指伸到雷伊·音萤鼻子前,他突然发现雷伊·音萤的呼吸此时已经微乎其微,而此时雷伊·音萤身体表面温度已经降低的非常之低了,安瑾连忙对着雪韵焦急的问道:“雪韵,雷伊的身体温度太低了,怎么办?”

    雪韵听到后,它走到雷伊·音萤身旁,把它的爪子放到雷伊·音萤的额头上,过了一会,它移开爪子突然开口道:“放弃吧!”

    安瑾听到后瞳孔急剧收缩,他抱着雷伊·音萤冲着雪韵咆哮道:“你开什么玩笑啊!!!她除了身体温度低了点,但是,不代表她没有救啊!”

    雪韵看到安瑾这个态度,它不经意间皱了一下眉头,不过,考虑到安瑾的心情,它平静的开口道:“她的身体失血过多,你翻开她的背后应该就可以看到伤口了。”

    安瑾听到后,他迅速把雷伊·音萤的身体翻了个身,当看到雷伊·音萤背后一幕之时,安瑾表情瞬间凝滞。

    只看到雷伊·音萤的背后多出一道从脖子到尾骨的伤痕,尤其是中间一段,安瑾甚至隐约可以看到脊椎的白骨。

    雪韵看到后,她不经意间点了点头说道:“果然和我想的没错!她被洪水冲击之时被利器或者尖锐之物给划破,加上这么长时间的冰冷的海水的浸泡,几乎要了她整条命了。幸好,我即使冰冻这一片区域,顺带把她的伤口和血液给冰冻住,让她能够保存微弱的气息。但是,当冰化之时,也是她死亡之时,她此时半只脚已经踏入地狱了。她没有救了,安瑾,放弃吧!”

    安瑾听完后,他缓缓的抬起眼睛,当雪韵看到这双眼睛之时,她愣住了。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眼神,清冷的双眸中,让人身处白雪茫茫、千里冰封的雪地之上,在这双眼神中,你无法发现丝毫的情感波动,给雪韵感觉对面的不是人的感觉,而是一块万年寒冰。

    “你活了这么久,我不相信,你会没有办法!”安瑾冰冷、空洞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

    “小子,我确实有办法,但是,这个办法太过凶险,没人试验过,所以我也不知道是否有用!”雪韵回过神来后,它连忙端正了一下神色,威严满满的开口道。

    “什么办法!”安瑾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的说道。

    “那就是以血换血,以血覆血!”雪韵轻描淡写的说道,但是,安瑾却从雪韵的语气里察觉到忌惮之色。

    “什么意思!”安瑾简洁明了的问道。

    “那就是用你的血的去填充满她流逝的鲜血!打个比方,她是空荡荡的水池,而你是填充水池的水。你要把这个水池给填满,就是这么简单!”雪韵说道。

    安瑾默然了,过了一会继续语气不变的问道:“需要多少?”

    雪韵摇了摇头回答道:“不知道,没人成功过,所以具体的数目,谁也无法给个准确的数值!不过,我要告诉你,这个方法十分危险!你的鲜血不够的话,你不仅救不了她,还要搭上你自己的生命,你想好了!”

    安瑾想都不想,干脆利落的说道:“开始吧!”

    雪韵听到后,她复杂的看了安瑾一眼,她淡然的开口道:“那就开始吧,我需要你的鲜血!”

    安瑾听到后右手一转,以前简单的普通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安瑾反手握着匕首,用力刺入他娇嫩的肌肤上,鲜血四溅。

    雪韵轻轻呼出一口气,只见到四处飞溅的鲜血立刻凝聚成一泓小溪流向雷伊·音萤的身体,当鲜血碰到雷伊·音萤的暴露出来雪白的肌肤之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鲜血竟然被慢慢的融入到雷伊·音萤体内。

    刚刚举起爪子的雪韵也微微一呆,这和它预料中的不太一样啊。

    它一开始是准备在雷伊·音萤身体上撕开一道口子,好让安瑾的鲜血融入进去,结果,谁知发生了以下一幕。这样的情况可不再雪韵的预料范围内啊。

    ‘果然是我沉睡的时间太久了吗?现在人的皮肤竟然可以自动吸纳鲜血,这好奇妙啊!’雪韵歪过头呆萌呆萌的想到。

    “呼呼呼~”

    此时,安瑾开始有轻微的喘息声,安瑾没有想才短短的一会,自己竟然会感觉到头晕目眩。

    安瑾另外一只手掏出一只血瓶,用牙齿咬开瓶盖,一仰头把血瓶喝的一干二净。

    当安瑾把血瓶喝的一干二净之时,他的头晕才稍有好转。

    雪韵看到后,它忍不住开口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的身体会自动运转最精华的冰元素,但你却无法使用!还有你的这些神奇的宝贝,到底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你每隔一段时间晚上就躲起来,当你回来之时,你的气质、实力都开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曾经见过无数之人,但却无一人似你!”

    安瑾听到后,他缓缓地仰起头望着头上的冰谷深沉的说道:“我,只不过是一个不想要被人踩下去,想要活下去的普通人而已!”

    雪韵听到后,它用着它幽蓝色的瞳孔望着安瑾道:“迟早有一天,我会解开你的所有谜题!”

    安瑾听到后,他没有在意,他平淡一笑了之。

    雪韵也没有纠结这个话题,它扭着屁股跳到安瑾腿上闭上眼睛休息了。安瑾看到,他伸出右手轻轻地抚摸着雪韵的柔顺的毛发。

    雪韵脸上也罕见的出现享受之色,它舒服的哼哼唧唧问道:“为什么你的手法让人这么舒服啊!”

    安瑾知道雷伊·音萤有救后,他也慢慢地恢复平常心,他平静的回答道:“以前在家,摸二哈摸多了!”

    雪韵被安瑾的手法服侍的很是满意,从它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可以知道它的心情。

    “二哈是什么意思?”雪韵懒散的问道。

    “是一条....”安瑾到嘴边的话突然戛然而止,难道告诉雪韵是一条狗吗?以雪韵的傲娇,知道安瑾拿它和狗比,安瑾觉得自己迟早玩完。

    “是一条什么啊?”雪韵翻了个身问道。

    “是一个很神奇的生物,它吵架的时候凶如虎,打架怂如鼠!我们还专门给它配了一段妙语呢!”安瑾把自家二哈的外表一带而过,把话题引到别的地方去。

    “什么话,什么话?”雪韵这个时候,犹如好奇宝宝般连忙问道。

    “社会我哈哥,狗怂话还多。吵架没输过,打架没赢过。”安瑾想到自己高大威猛的二哈,被一条土狗追着跑时候的怂样,他嘴角忍不住泛起一丝开心的笑意说道。

    “哈哈哈哈,这还真是一个神奇的生物啊!对了,为什么说它狗怂啊,狗很怂吗?我觉得的狗很凶啊!”雪韵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那,那,那是因为我们那里的狗怂!”听到雪韵的问题后,他顿时冷汗直流,他脑袋以高速运转的方式转动着,后来强行掰了一个借口解释道。

    “哦,哦,好吧!对了,你们哪里叫二哈的物种真的是很好笑啊。吵架真的这么厉害吗?”雪韵聊上瘾后,它不停的问着安瑾。

    “是啊,你不知道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