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还能战吗?
    铛滋~

    就在艾尼托斯放弃抵,绝望的闭起双眼之时,突然,他耳边传来一阵兵器相撞所产生碰撞声。而兵器刺入肉体的声音久久没有感受到,他不由得缓缓的睁开双眼,当他看到眼前这一幕之时,他的瞳孔瞬间缩小数倍,身体也开始随着剧烈的颤抖起来,他的牙齿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激烈的碰撞起来,此刻,他整个人都陷入深深的震惊之中。

    而那五个狩猎者此时看到来人,他们也不由得呆傻在原地。

    阿利斯塔等人也停下了攻击,他们怔怔的看着挡在艾尼托斯前面的安瑾。

    滴答!滴答!滴答!

    安瑾召唤出黑炮挡在横举着,成功挡住扑面而来的三只长矛。但然而,安瑾的腹部却没有任何遮挡物,剩下两根锋利的长矛轻易刺入安瑾的腹部,殷红的鲜血犹如没有轴紧的水龙头开关,正不断的低落。

    “老,老,老大!!!!!!”艾尼托斯回过神来大声地吼道。

    这一刻,整个空间犹如被冻结,在场上不管任何一顿方人都暂停住了,就连卡帕斯此时也一脸震悚的盯着安瑾,他是白痴吗?为了一个手下,竟然不惜用身体来阻挡,他是傻子吗?

    安瑾用着空出来的左手死死的抓住两个矛尖处,他的左臂肌肉开始暗暗的用力,只听“嘎吱”一声清响,一道细小的裂缝出现在长矛。

    安瑾暗咬舌尖,他的力量再次一提,那道细小的裂缝越变越大,安瑾怒目圆瞪、仰天长啸,裂缝瞬间犹如蜘蛛网般迅速破裂,很快便蔓延整支长矛,终于在安瑾再一次的提力中,被安瑾活活捏成粉碎!

    安瑾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眸移到那五名狩猎者身上,那五名狩猎者顿时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强大的魔兽盯上一般,他们顿时感觉头皮发麻,全身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好像下一刻安瑾就会把他们吞的连骨头都不剩一样。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选择了后退,他们一步一步的朝着后面退去。

    安瑾注意到后,他仰天大笑起来,他笑的眼泪水都快流出来了,就好像看到一件特别搞笑的事,而那五名狩猎者在同伴平静的目光低下头脑袋,安瑾意气风发的说道:“15w猪豚,在我安瑾眼里,有没有都一样,暴风之寂安瑾再次,谁敢来战!!!!”

    微风拂过,把安瑾凌乱的长发给肆意的吹到后面,此时的安瑾就好似一位所向披靡的盖世霸王,桀骜的眼神、倨傲的的薄唇和那狂妄的气质,无一不在挑衅着众人,似乎在陈诉一个事实:在我眼里,你们都是垃圾!

    狩猎者们虽然不忿,但是却无一人敢于冲上前。

    阿利斯塔等人也是满脸骄傲的挺起胸膛,对于拥有这样的老大,他们是无比的自豪!哪个老大会为手下,用肉体挡武器的?哪个老大会为了手下,凭借几人战整个王国的?除了他们老大,就再无他人。

    如此狂傲之人,才配得上,当他们的老大。

    “没事吧!”安瑾轻轻侧过头关心的对着艾尼托斯问道。

    “没,没事,老大,被说我了,你没事吧!”艾尼托斯连忙摇了摇头反问道。

    “怎么会没事,你看着这两团血肉模糊的伤口,你认为可能没事吗?要不是我身体强度上去了,刚才这两下,我早就嗝屁了!”安瑾美丽的丹凤眼翻了一个优雅的白眼说道。

    “啊,那你还磕红药,你为什么一定要来救我,你是这个佣兵团的老大,是这个佣兵团的首领,你怎么可以为了我轻易犯险呢?”艾尼托斯恨其不争的说道。

    “伤我等会有人治疗,我是佣兵团的老大?佣兵团若是没有了你们,这个佣兵团还有什么意思!我现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老头子为什么会拒绝复出,因为,当同伴全部死去后,活下来的人才是最可怜的!如果我和西拉子一样的话,我会选择死亡,暴风之寂,不是随便拉扯出一群人就能称之暴风之寂的!只有拥有安瑾、阿利斯塔、艾尼托斯、艾薇儿.....等才能叫暴风之寂。”安瑾露出温暖的微笑对着艾尼托斯解释道。

    艾尼托斯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人,他此刻终于明白,为何会这么不要命的追随他了,因为,他在发光!

    “萤草,麻烦你了!”安瑾这时候转过头,望向萤草所在的位置大声说道。

    “真,真是的,阿爸真的一定都爱惜自己,下次再这样,萤草不管你了!”萤草鼓起包子嘴不满抱怨道,她的身体还是慢慢的转动起来。

    这时候,绿色的光芒从地下照射出来,艾尼托斯等人发现,自己的伤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复原,最为明显的就是安瑾,安瑾的伤口在绿光消散之际,他的伤口就恢复如初了。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开始意识到萤草这个小萝莉的可怕之处,卡帕斯的副官双手死死簒紧自己手上的缰绳,因为过度用力,双手显得十分苍白,他恼怒的想到:这个小萝莉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会没有一点信息的,三大报社是吃屎的吗?这么强力的牧师竟然都不报道,三大报社,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三大报社的人如果知道卡帕斯副官的心思,他们一定会把卡帕斯的副官的负面报答全部写个底朝天!尼玛,劳资这里是报社,不是你个人的情报站,难道我们天天派人死盯着安瑾一人,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啊!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关于安瑾一人的报道。

    艾尼托斯活动了一下自己受伤的脚,他发现自己的脚竟然完好如初了,他随手抓起一柄骑士剑,就准备继续冲过战斗之时,安瑾伸出右手拦住他。

    在艾尼托斯不解的眼神中,安瑾召唤出涯角枪递给艾尼托斯道:“你根本就不会什么剑法,就别装了!还有,你不是早就想用涯角枪了吗?来,今天给你用用它!”

    艾尼托斯听到后,果断扔下手中的骑士剑,接过安瑾的手中的涯角枪道:“啧啧啧,早就想用了,就是老大一直不肯给我用,这一次正好试试看!”

    艾尼托斯说着,还鼻子身上伸到涯角枪身上闻了闻最后来了一句:“嗯,好香,血栗花的香气~”

    安瑾看着艾尼托斯做作的样子,突然想到曾经一个广告台词:嗯~麦芽糖的香气。

    安瑾强忍下想要吐槽的欲望,他问道:“还能战吗?”

    艾尼托斯这时候正经的回答道:“只要心脏没有停止跳动,我就不会停止跟随你的步伐!”

    安瑾听到后傲然道:“那就让眼前的杂碎们,看看我们暴风之寂的厉害,杀!”

    伴随安瑾杀字的脱口而出,艾尼托斯第一时间犹如开了弓的利剑冲出去。

    艾薇儿等人也相继紧跟着冲了出去,而狩猎们望着冲过来的阿利斯塔等人,他们一咬牙也紧跟着冲了出去,这一刻,战斗再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