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最不值钱的是SSR!
    “神特喵女装,四糸奈,你就认定我未来还会女装???”安瑾犹如炸毛的猫一样跳起来,大声嚷嚷道。

    “呵,据我所知,男生从第一次带着羞耻之心穿上女装上后,到后来,忍不住好奇心的继续穿,到最后,成功变成一位合格的女装大佬!安瑾,你敢望着我的眼睛说你不想穿?”四糸奈大声反驳道,它瞪大眼睛望着安瑾道。

    “我.....”安瑾听到后,他心虚的把头移到别处去、。他很想大声、坚定的反驳四糸奈,可是,他的心里似乎觉醒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好像在希望下一次女装一样。

    “呵,男人!”四糸奈轻蔑的望着安瑾说道。

    安瑾这个时候的俊脸微红,他轻轻咳嗽几声道:“咳咳,这些都不是重点,我看,我们还是先抽卡比较好,免得让我的欧气飞走!”

    “一个非洲人,哪里来的欧气?”四糸奈小声嘟囔道。

    安瑾刚刚准备画些什么之时,突然,他又犹豫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画写什么。根据曾经的各种玄学,说什么画diao玄学,骂公司啊等等什么的,可以出ssr,就是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安瑾过了好久,他还是决定,按照最初版本的五角星,实在不行出个雪女,他也认了!反正他现在连雪女也打不过,出什么都可以!

    安瑾对着自己双手吐了吐口水,小心翼翼在蓝卷上划出一个特别标准的五角星,然后装模做样的大叫道:“qq柳里鸡肉!”

    蓝卷浮到空中立刻绽放光彩夺目、光芒万丈的七彩之光,安瑾闭上眼眼睛心里大叫到:“茨木,酒吞、玉藻前,来吧,来吧,快来吧!”

    “阿,阿爸!”这个时候,一个如清澈动听的声音响起,安瑾闭着眼睛开始猜测:‘女性sr~ssr,玉藻前、妖刀姬、阎魔......算了不猜了,直接看吧!’

    安瑾带着满怀期待的睁开眼睛,当看到来人时,他的面容瞬间僵硬了!

    只见到一个手持大大蒲公英、头扎单马尾的可爱少女出现在安瑾面前。

    安瑾望着这个少女,他再熟悉不过了,他颤颤巍巍的开口道:“草,草总,怎么是你!”

    眼前手持蒲公英的可爱少女听到安瑾的称呼后,她急忙的辩解道:“我,我不叫草总,我叫萤草,主人!你认错了人了!”

    安瑾看着萤草急的快要哭的样子,他本来抽不中sr~ssr的郁闷心情也不由得消散许多了。他不由得“噗嗤!”一笑道:“萤草,你真的好可爱啊!”

    萤草听到后,可爱的小脸蛋“唰!”的一下变得彤红。

    安瑾看到萤草这个样子,他不由得微笑的伸出右手轻轻地抚摸着萤草的小脑袋,萤草露出一脸享受的神色说道:“主人,终于见到了你,我们大家好想你啊!”

    安瑾不由得带着好奇的神色问道:“大家?都有哪些人啊!”

    萤草认真的掰着手指头算着:“有姑获鸟姐姐、青行灯姐姐、茨木哥哥、妖刀姐姐、山兔、雪女姐姐......”

    安瑾一开始还能保持微笑,到后来他的笑容开始慢慢的消失,脸上的表情也开始慢慢凝固。安瑾的双眼开始缓缓的泛起水雾,因为他,这些都是曾经他抽中的人物。

    “主人,你不知道,在你走的时候,大家都哭了!姑获鸟姐姐、妖刀姐姐等人天天都在欺负八岐大蛇,谁叫那个大家伙,以前一直欺负我们!”

    “茨木哥哥一直坐在庭院中,等待主人说的,将他挚友带回来!”

    “山兔经常跑到那些主人走过的地方,她说要在一天,跑完全部的路程,主人才可能回来。”

    “青行灯姐姐总是在黑夜里点起一盏青灯,她说害怕主人回来,看不见路,会跌跤!”

    “白狼姐姐,每天都有打扫主人的房子!”

    “还有关于主人的信件都快退成小山了!”

    “妖狐说等你回来,给你看看他的厉害,他已经不再是曾经的二突子了,他现在可以直接把人突死!”

    “还有雪女姐姐,她每天......”

    萤草认真的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的说道,安瑾此时整个人已经化作泪人了,安瑾用力的咳嗽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胸腔十分的难受,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弄堵塞了一样,萤草说的每一句话,就好像是一个又一个的重拳打在他的心房处。

    四糸乃和四糸奈此时也是泪眼婆娑。

    “还有,主人,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们都好想你啊!”萤草说到最后,双手背在后面,歪过头,露出甜美的微笑说道。

    虽然,萤草极力在表现开心之色,但是,晶莹剔透的泪水缓缓的顺着脸蛋徐徐流下。

    ‘我,我到底都干了什么.....’此刻,这个想法,是此刻安瑾脑海中仅存的唯一想法。

    安瑾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一样缓缓跪下来,双手死死的抓着脑袋,过了一会,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咆哮:“啊啊啊啊!!!!”

    如果自己听,你可以清楚的听见那一阵撕心裂肺的咆哮声里有着丝丝崩溃和疯癫。

    那一年,安瑾准备离开之时,姑获鸟冷漠的站在一旁不语,雪女还是那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妖刀姬还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默默地拭擦着自己的刀、茨木还是那一副高傲、冷漠的样子、山兔还是那样的没心没肺的玩闹,青行灯静静地躺在自己的拐杖上睡午觉、妖狐......

    安瑾望着曾经朝夕相伴的伙伴,还是往常的样子,他不由得放下心中的疙瘩想到‘这样也好,就这样平静的结束吧!’

    可是,安瑾不知道。当他转身离开来之时,伴随着满园樱花的散落,还有着式神们飘零的泪水。

    安瑾不知道,在他离开之时,姑获鸟隐藏在下面羽翼下的颤抖的剑。

    安瑾不知道,在他离开之时,雪女冷若冰霜下希望安瑾留下的心情。

    安瑾不知道,在他离开之时,妖刀的行也开始永远的尘封起来。

    安瑾不知道,在他离开之时,茨木高傲、冷漠的眼神下略带恳求的眼神。

    安瑾不知道,他离开时,山兔落寞的表情。

    安瑾不知道,在他离开之时,青行灯那一抹清泪。

    安瑾不知道,在他离开之时,妖狐脸上消失的伪笑。

    安瑾不知道,在他离开之时,那..........

    安瑾认为有没有自己都无所谓之时,他却不知道,那群式神对他的依恋,这一切的一切安瑾都不了解。

    安瑾举起右手,对着自己脸蛋一巴掌扇过去,安瑾的光滑的脸蛋立刻红肿起来,当安瑾举起一个手掌,准备继续扇自己之时,萤草一把抓住安瑾右手手腕,带着一丝哭腔冲着安瑾呐喊道:“阿爸,我不要你扇自己,我只想问你,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安瑾把萤草死死地抱在怀里大声地哭喊道:“我,今天就回来!萤草,阿爸回来了!而且,你放心,我会一个个把你们全部找回来,阿爸这一次,不会在抛弃你们了,绝对不会了!”

    萤草把脑袋死死埋入到安瑾怀里哭喊道:“阿爸,我们真的好想你啊!”

    安瑾顿时感觉心如刀割,他右手轻轻搭在萤草的后脑勺上,尽量用着自己最轻柔、最温暖的声音说道:“我,不会再离开了你了,你放心吧,萤草!”

    安瑾此刻终于明白关于那个游戏重,最不值钱的是ssr,最值钱的是与式神之间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