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二百零八章 各有胜负!
    嗖!嗖!嗖!嗖!嗖!嗖.....

    数十根巨大的穿甲枪带着强烈的破空声袭来,安瑾左手轻轻一拍身下小白驹,他整个人腾飞到空中。

    安瑾用右手肌肉瞬间紧绷,他用尽全部之力刺了出去怒嚎道:“霸王怒吼,碎军胆!”

    众人只看到安瑾背后浮现一个半虚化的人头,由于隔着太远,加上虚化的不是很完全的原因,导致众人看的不是很模糊,而黛芙妮的眼神已经开始微微的严肃起来。

    众人可能看不见,但是,她能清楚的看到安瑾那威严肃穆、刀削般硬朗的脸庞,仅仅是一个半虚幻脸部虚影,却让黛芙妮有种想要跪下、想要臣服于那个虚影的感觉。

    当安瑾的刺出的涯角枪和第一根破甲枪撞在一起之时,破甲枪犹如融化的冰雪一样,迅速被震成粉碎,而后面的破甲枪还没有冲到安瑾面前就全部被震碎!

    安瑾从空中掉落之时,小白驹用力一跃,安瑾稳稳的落在它的身上。

    “好,安瑾老弟这一手玩的漂亮!”霍华德·金斯忍不住的高声呼唤起来,而其余的佣兵看到后,他们不由得纷纷举起手欢呼起来,他们本已麻木的眼神里,突然多了几分希冀。

    “没有想到,你也挺奸诈的嘛,亏我还以为你是只会用拳头的家伙呢!”格林·哈利双手环抱嘴角噙着一丝笑容道。他知道,霍华德·金斯之所以这么大声,是想要给那些冲在前面的人一些希望,好让他们勇敢向前冲,他们的损失才会降到最低!

    “嘿嘿,能做到下世界十大佣兵团之内的,我想问,有几个蠢人?”霍华德·金斯摸了摸鼻子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声。

    两人对视几秒,然后同时放声大笑。

    “火枪队,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不了,我要亲自去会会安瑾。”

    副团的话还没有说话,黛芙妮变毫不留情的打断,她走到一匹玫红色马面前,玫红色的马看到黛芙妮走来,它一下子冲到黛芙妮的面前,而且它还拖着一个抓缰绳的士兵。

    黛芙妮伸出右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会这匹马,她从马的另一边抓起稍短一些的龙刀枪,她一踩马鞍稳稳的落到马上娇声喊道:“给我让开!”

    这时候,挡在黛芙妮面前的士兵,迅速出现让出一条道路,黛芙妮头亲昵的靠在马耳朵旁说道:“凤玫,好久没有并肩作战了,就让眼前之人来作为我们复出后,第一战的对手吧!”

    凤玫高声嘶叫一声,然后化作一道玫红色的闪电冲向安瑾。

    安瑾看到有人冲来,双手持枪用力朝着来人砸去!

    黛芙妮右手龙刀枪轻轻把安瑾的长枪隔开,左手短一点的龙刀枪犹如蓄势待发的毒蛇,迅速刺向安瑾的脸蛋。

    安瑾上半身急忙朝着后面扬起,安瑾,自认为自己已经很快了,但是,那把龙刀枪还是在安瑾精致的脸蛋上划出一道伤痕,空中飞溅起一窜殷红的血滴子。

    安瑾和黛芙妮第一回合的交锋,黛芙妮小胜!

    安瑾在马上,用手轻轻拭擦了左边脸上的伤痕,把沾满鲜血的手掌伸到嘴边,伸出粉嫩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咸咸的。

    他长长的眼睫毛微微抬起问道:“好枪法,为什么要留手,明明你的速度可以再快一点!”

    黛芙妮挺直上半身露出,嘴角掀起优雅、成熟的笑容道:“因为,这样就太没有意思了,不是吗?骑士圣殿堂铁血枭骑之血玫骑士,黛芙妮!我的伙伴:凤玫!还有我的武器:血荆子母龙刀枪!”

    安瑾手持涯角枪冷傲的:“暴风之寂团长安瑾,我的伙伴:踏雪!还有我的武器:涯角枪!”

    安瑾身下小白驹听到自己有名字,它兴奋的直跺蹄子,安瑾注意到后,他不由得自责的想到‘应该早点给它取个名字的,唉,我的失职啊!’

    “注意了,我来了,呵呵!”黛芙妮说完露出银铃般的清脆的笑声,她脚下血玫在眨眼的功夫,就从近百米开外的路冲到安瑾面前。

    黛芙妮右手龙刀枪用力一刺,安瑾仗着涯角枪的比龙刀枪的长度,一枪刺向黛芙妮的右手手腕。如果这一招中了,黛芙妮的左手就会彻底废了!

    黛芙妮可不会坐以待毙,她把她左手的龙刀枪立刻挡在安瑾涯角枪袭来的路径上。

    铛!

    黛芙妮轻易的挡住安瑾你的杀招,她右手的乘机继续径直的刺向安瑾的胸口。

    安瑾腾起一脚踹在黛芙妮的凤玫的马身上,凤玫被踹的,猛的暴退数步,黛芙妮刺向安瑾的龙刀枪直接划了个空。

    安瑾趁着黛芙妮的凤玫没有停稳之际,他一拍踏雪屁股,踏雪立刻化作一道白色的闪电冲向黛芙妮,在快到黛芙妮之时,踏雪载着安瑾奋力一跃,安瑾从高空中朝着黛芙妮用力一刺大吼道:“凤凰来仪!”

    一只白凤凰虚影从安瑾的涯角枪身上蔓延出来,这一次的虚影可比安瑾破穿甲枪时候的虚影,结实多了!一头栩栩如生、高贵华丽的白凤虚影浮现在安瑾的身上。

    安瑾一枪刺向黛芙妮,眼看就要刺中黛芙妮的心脏处,黛芙妮此时虽面临险境,却临危不惧!

    她双脚用力一夹凤玫的马身,凤玫马头部分,一个上扬,双脚用力一蹬安瑾的踏雪马头上。

    踏雪虽然是匹好马,但是,它却没有血玫那样身经百战、经验丰富,踏雪只能说是一匹速度很快的宝马而已。在论凶残和经验老道方面,它远远不如黛芙妮的凤玫!

    踏雪整个马身体都被踹歪,安瑾的雷霆一击也不由得落了个空,安瑾不由得想到‘好凶残的马!’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可惜,这回合,又是我小胜一筹啊!!”黛芙妮和安瑾空中交错之时,她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对着安瑾说道。

    “哦,是吗?”安瑾并没有因此生气,他右臂骤然发力,只见本来刺空的涯角枪猛地往身后轮了一个半月,刺向。

    黛芙妮心里大惊,她连忙将右手的龙刀枪横在自己面前,企图用格挡的方式躲开安瑾的袭击。但是,接下来的那一幕让她吃惊了。

    涯角枪身碰到她的龙刀枪之时,涯角枪整个枪身都弯成弓状,黛芙妮实在没有想到安瑾的涯角枪竟然可以弯成这样,此时,就算她想用左手龙刀枪挡住,也来不及了。

    锋利的涯角枪头轻易的划开黛芙妮光滑的脸蛋,在她右边脸上留下一道血痕,而且,令她惊讶的是,她以龙刀枪枪刃为镜子,看出,这道伤痕,和她在安瑾脸蛋上留下的伤痕别无二致,就连划破脸蛋的深度、长度、大小都几乎一模一样。

    黛芙妮在凤玫跑出一段距离后,她才抬起头望着安瑾佩服的说道:“好枪法!阁下,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可是,安瑾表面冷静,心里却崩溃的看着自己手,自己手在长那么一丢丢、动作在低一点,自己就可以在一下子把这个女人给刺死了,结果,因为他的精准度不够,加上手短,所以,他没能成功。

    不过,男人嘛,要面子,输人不输阵!

    安瑾表面一副心如止水、大局在握的样子,风轻云淡的说道:“接下来,可不只是这么简单了,接下来的我的涯角枪,将会刺穿你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