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一百六十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薇儿,怎么了?”安瑾不解的对着艾薇儿问道,他不明白,薇儿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少,少主,我们不住这座城市好吗,我,我们走吧!”艾薇儿带着哭腔对着安瑾恳求道,安瑾抬起头询问众人的意见。阿利斯塔等人看到薇儿头一次,表现的这么害怕,他们点了点头。

    安瑾等人走出房子后,他们朝着城外走去。

    很快安瑾等人也发现这座城市的诡异之处,因为,他们发现自己整整走了半个小时,却还没有走出这座城市。城门明明就在眼前,他们却使用无法抵达。

    这时候在场的女孩心里也开始升起一丝恐惧,安瑾双眼瞬间爆射出一阵精光,他望着远方的宫殿说道:“看来,有人不想让我离开这座城市啊!”

    “老大,要不要去那个宫殿看看!”艾尼托斯脸色彻底的阴沉下去,他们暴风之寂出道到现在,就没有这么被人耍过,把他们当猴耍呢!!

    “今天暂时不要了,我们今晚睡在一起,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花招!”安瑾双眼也彻底陷入一片冰冷,抓到耍他们的主谋,安瑾一定要把他给碎尸万段。

    “好!”众人点了点头,安瑾等人没有心情吃别的,他们随便弄了一点吃点就开始休息。

    安瑾、艾尼托斯、西贝、亚伯、阿利斯塔四人这一次没有睡觉,他们眼睛虽然闭起来休息起,但是他们耳听八方。

    在凌晨之时,一团黑影慢慢的靠近安瑾。在确定距离差不多之时,他一把捂住安瑾的嘴巴,安瑾刚刚反抗之时,一道道绷带飞出来,瞬间把安瑾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安瑾的脑袋、四肢、手指、脚趾都被裹的严严实实的。除了安瑾的鼻子和眼睛被裹住,其他地方都被裹的严严实实的。

    来人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他一手抓着安瑾,左手随手一挥,一根根骨头飞进来立刻组成一个完整人的骨架。地上开始用处密密麻麻的不知名的黑色虫子,来人用着自己漆黑锋利的指甲,对着安瑾柔嫩的手臂轻轻一划。

    鲜血慢慢的滴落下来,那群虫子很快就把低落安瑾的鲜血给吸了个精光。那群虫子随即,蜂拥到那个骨架的身上,那些虫子布满整个骨架之后,慢慢的开始转化成一个人的血肉,不到三分钟,一个一模一样的安瑾出现在原地。

    安瑾的瞳孔瞬间放大数倍,他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一幕,来人背着安瑾缓缓的离开这里。在这个过程,竟然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就连警惕最强的雪韵、艾薇儿、阿利斯塔等人都没有一点反应。

    第二天清晨,艾薇儿等人开始纷纷起床了。

    “我发现好像可以出去了,我刚刚起来和艾尼托斯去检查城市,我们发现竟然不知不觉走到城门处,要不要离开这里?”亚伯坐在地上对着众人说道。

    “赶紧离开这里吧,我可是一刻都不想要留在这里,这里太恐怖了!”索美娜立刻说道,她昨晚睡觉,睡到后半夜总感觉身体凉飕飕的,就好像自己旁边睡了一个冰块。

    露茜妮妮、艾薇儿、奥蒂莉亚也跟着点了点头,最后所有人把目光转移到起来就一直没有讲话的‘安瑾’。‘安瑾’低着头点了点头,艾薇儿等人高兴的欢呼雀跃起来。在场之人却没有注意到‘安瑾’的眼神空洞、呆泄。

    雪韵此时已经歪过头,它总感觉安瑾哪里怪怪的,但是,它又说不出来哪里。

    这主要是,它和安瑾签订的平等契约,平等契约,在很多时候就是一张废纸,并没有什么束缚力,只是用来宣布主权的作用。安瑾和雪韵两人,任何一方单方面撕毁契约,对两人没有任何伤害。

    如果是主仆契约,或者着是生死契约,雪韵就会立刻发现安瑾的不同。可是,心高气傲的雪韵怎么肯自己当仆人或者和安瑾签订生死契约。

    第一种丧失了自由,自己当当五大魔君给人签订主仆条约,说出去不给别人笑死。

    第二种条约安瑾死,它死。它死,安瑾死。这种条约雪韵也不会接受的,因为安瑾还没有彻底的获取到雪韵的真正的信任。因为雪韵活的数十万年,在人类还没有发明什么天启年份之时,它就已经出生了。

    它这么多年,它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它也曾想过接收人类,但是,它见识太多的人类的伪善、虚伪、贪婪、无餍等阴暗情绪,它也曾经见过许多一开始心地善良的佣兵,随着时间的改变,慢慢的变得傲慢、自负、虚假。

    尤其是,是那些人类在做了伤天害理之事后,还摆出一副无可奈何丑陋、麻木的表情。从那之后,雪韵就开始不相信任何人。之前不杀安瑾,不仅仅安瑾能够帮它恢复力量,还有它想看看自己不讨厌的人,最后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

    除了雪韵外,还有一个人感受到安瑾的不同。那就是小安琳,小安琳跟着安瑾朝夕相处,没有人比她更熟悉安瑾。她醒来就感觉‘安瑾’的不对劲,她立刻对着众人“哇哇哇!”的大哭大闹起来,艾薇儿等人以为小安琳饿了或者尿裤子了,他们连忙忙前忙后的照顾这个小祖宗。

    小安琳如果可以等人,她肯定对着阿利斯塔等人一人一巴掌,她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自己什么时候在安瑾在的时候这么大哭大闹过了,可是,她还不会说话,她只能用哭来传达情绪。

    ‘安瑾’慢慢的站起来,他一步一步的走向远方,对安琳的哭声无动于衷。

    众人连忙对望一眼想到‘老大,怎么了?以前听到小安琳哭早就跑过来哄了,如今怎么这么无动于衷?心情不好吗?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不过,他们还是连忙收拾东西跟上安瑾。他们慢慢的走向远方,随着他们走出城市后,安琳哭声不由得更加的大声了,她能清楚感觉安瑾的气息消失了,而阿利斯塔轻轻的摇着安琳的纤弱的身体,还唱着自己父母教导的不知名的儿歌。

    随着他们身体的渐行渐远,雪韵走之前又看了一眼那个奇怪的城市,它总感觉有什么东西遗忘了。心里总感觉失落落的,但是,它又确实没有什么东西留在那里。最后雪韵用力的摇了摇头,慢慢的跟上大部队。

    而雪韵不知道,在它刚刚扭过头的一瞬间,这座城市开始变得忽隐忽现,就如同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一般,最后凭空消失在原地,没有一丝痕迹,就如同这座城市从一开始就没有出现过。

    就那么一会,如果雪韵在这停留一会,就可以发现这一幕。可惜,没有如果。

    而此时的真正的安瑾双目失去焦的被关在一个彤红彤红的女式房间内,安瑾的双手手腕处、双脚脚腕处被一个铁钉给活活的钉穿,铁钉后面还系着一个铁链,贴脸上还绑着一个巨大的铁球,鲜红妖异的鲜血慢慢从铁钉上低落。

    安瑾刚刚准备用幽灵形态逃脱的,可是,安瑾自己的幽灵形态竟然无法使用。安瑾立刻开始惊慌了,他连忙问四糸乃怎么回事,四糸乃告诉安瑾,原来是安瑾身后的巨大铁球在源源不断的吸收安瑾的力量,而铁钉和铁链之时传输的东西。

    不论自己本身的力量、魔法、罡气之类的东西,都会被吸收掉。除非有人用外力帮助安瑾解开,否则这个东西就是无解的存在。当然,如果安瑾的力量超出这个限制,这个东西就如同一堆废铁。当然,此刻的安瑾,显然无法做到这一步。

    安瑾听到后,他的眼神彻底的失去神采了,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绝望,那种任人宰割的感觉,安瑾这一次彻彻底底的体会到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句话来形容安瑾在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