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任何原因,都不能成为自己摧毁小孩梦想的借口
    安瑾觉得自己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他拍了拍他圆滚滚的肚子站起来对着兰迪说道:“多谢你的款待,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你不应该先把你身上的这套衣服给我吗?”兰迪慢条斯理的吃着一块肉对着安瑾说道。

    “为什么啊?”安瑾不解的看着兰迪,他不懂为什么要把衣服脱下来给他。

    “信物啊,以后你的佣兵团越来越大,万一有人不认识我,我好把这个东西给他们看,当做我的证明啊!”兰迪优雅的吃着一块肉柔声说道。

    “可是,我这衣服我才穿了不到两天唉!”安瑾略带不舍得望着身上这套黑色的风衣,自己才穿了不到两天唉,就要给别人,想想就心疼。

    “就一件衣服,有什么舍不得?”兰迪无语的看着一脸肉疼的安瑾,就一件衣服还有什么舍不得的?

    “好啦,好啦,给你啦!”安瑾看在这个吟游诗人大笔记的份上,他把黑色风衣反放在椅子上挥了挥手,潇洒离去。

    当安瑾走了之后,兰迪也不吃饭了,他略带紧张的看着安瑾留下的黑色风衣,他缓缓伸出罪恶的小手朝着安瑾的黑色风衣伸过去。当他真正抓到黑色风衣之时,他一直稳健的右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差点没松开手。

    兰迪重重的吸了几口气,他的右手疾如闪电“唰!”的一下子拉过安瑾的衣服。他慢慢的把头埋入安瑾的黑色风衣里,重重的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痴汉般的神色。

    “土豪啊,我忘记拿笔记了,你......”安瑾推开大门,右手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当他说道一半,看到兰迪的动作之时,他的面容一僵,兰迪此时也惊恐的放大瞳孔。这一刻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兰迪终于明白一句话,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起来。

    安瑾用着看变态的眼神看着兰迪,他贴着墙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他一下子捞起笔记,健步如飞的跑掉了,兰迪反应过来,他再也不顾什么礼仪、风度,他伸出右手大声喊道:“喂,不是你想的这样的!”

    安瑾头也不回的大骂道:“去死吧,变态!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我看错你了!”说完,安瑾跑的贼快。

    安瑾跑向铁栏门之时,他大声地对着管家说道:“快,快,快开门!”

    那个管家虽然不懂安瑾为什么跑得这么快,但是,他还是顺从的把门打开了。安瑾看到门开之后,他一溜烟的跑掉了,在从管家身边跑过之时,他还不忘记说了一句:“你家主人是变态,你小心点!”

    管家一脸迷茫的看着跑的跟兔子一样快的安瑾,他一脸黑人问号脸,啥?我主人是变态?我跟了这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还是说,主人瞒着我有特殊的爱好?

    安瑾急匆匆的跑回来,他刚刚打开房间大门之时,就看到房间里多出五个人。他们正是阿盖尔比茨、艾琳莉娜、戴安米娜、戴安韦卢和他的老婆。

    安瑾看到他们之时,他的眼神瞬间冷若寒冰道:“你们来干嘛?来看我们灰溜溜离开的样子吗?”

    艾琳莉娜撅着嘴巴不满的说道:“喂喂喂,安瑾你的语气这么冷干嘛,我们只是来解释一下当时比赛的情况的!”

    “有些事情不是靠解释就有用的,我拒绝你们的解释。或许你们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这并不是你造成现在这个局面的理由。有什么比把一个人的梦想亲手摧毁更残酷的?而且,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她没有老师的教导、她没有父母,除了梦想,她什么都没有了!”

    “为了来参加这一次的比赛,你们知道她路上吃了多少苦吗?你们不知道,你们两个人都是高高在上的裁判,你根本不懂这些。就算你们曾经懂得,但是你们现在已经忘记了。你的所有难言之隐、不得说出的苦衷都是建立在这个摧毁这个小女孩的梦想之上,你们还有什么脸面来?你们知道‘不要脸’三个字怎么写吗?”

    “你们认为我安瑾不给你逐梦之音大赛的面子,但是,你们要面子首先要学会尊重参赛选手,尊重每一个参赛选手的比赛。你们竟然这么不给面子,就别怪握安瑾不给你们面子。你们在别人眼里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曾六十四王,一个众望所归的音之公主,但是,在我安瑾眼里不过是一个快要如棺材的老头子和一个刚刚踏入佣兵界的小丫头片子而已。你不给我面子,我从来就不会给你们面子,现在你们给我滚出这个房间,你们所有人,滚!!!!”

    安瑾说道最后一个字之时,安瑾冲着阿盖尔比茨五个人歇斯底里咆哮道。安瑾此时犹如自己地盘受到入侵的小老虎,他露出他锋芒毕露的牙齿警告着在场之人,再不走,他就要不客气了。老虎虽小,但是虎威犹在,完全不惧狮子的威严,敢于冲它亮出自己的武器来警告狮子自己不是好欺负的。

    艾尼托斯等人都开始亮出自己的武器,曾经六十四王又如何?只要他们团长一声令下,他们无惧任何人挑战。死,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还有什么比自己同伴受辱更让人愤怒的呢?有人侮辱自己同伴,管他乱七八糟的,先干他娘的一架再说。

    露茜妮妮的豆大的泪珠再也忍住不了,她的眼泪簌簌流,她望着为了给她出一口气,敢于为了她挑衅前六十四王的安瑾等人,她终于在这里找到遗失已久的归属感。她虽然不知道佣兵界是怎么样的,但是对于十三皇和六十四王的威名哪怕小孩都知道,即便这是前任,可是也不是安瑾等人挑衅的。

    安瑾等人傻吗?不,他们不傻,相反他们都很精明,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帮他们同伴出一口气而已。仅此而已,除此之外就再无理由,战,战,战他个痛快,敢于挑衅他们的人,用嘴巴也要从人家身上咬一块肉下来。

    这一瞬间,在场的的空气都充满了剑拔弩张意思,现在就看阿盖尔比茨的意思了。

    “唉,你说的没错,任何事情、原因、理由,都不能成为自己摧毁别人梦想的借口。这种感觉梦想摧毁,面临绝望的感觉我曾经也有过,只不过现在早已经忘记了,或许人就是这样,从贫苦入奢华易,从奢华入贫苦难。不过,我还是要在这里道声歉。”阿盖尔比茨转过头身体对着露茜妮妮深深鞠了一躬,露茜妮妮神情充满了慌张,这可是前六十四王啊。

    “走吧!”阿盖尔比茨苍老的面庞此时显得更加的苍老、落魄,他双目涣散的离开。艾琳莉娜连忙辅助阿盖尔比茨手臂,她走之前用着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安瑾。

    戴安韦卢左手牵着妻子柔荑,右手牵着戴安米娜的小手离开。在离开时,他对着安瑾微微一低头,他知道安瑾这么做没有错,但是,他不认为他自己这么做又错了?难道爱女儿也有错吗?

    从事情的双方来说,双方都没有什么错。他爱女心切,安瑾护犊心切,两个人都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间从来就不存在真正的对于错,光与暗!

    安瑾把手中的笔记递到低着头的露茜妮妮面前,他蹲下身子伸出温暖的手掌轻轻在露茜妮妮脑袋揉了揉道:“不要自责了,这是我最为一个团长应该做的。这是我借来的吟游诗人的笔记,加油,不要让我失望!”

    露茜妮妮接过笔记之后,她眼泪汪汪的看着安瑾,她用力的点了点头。她心里暗暗发誓‘绝对不让瑾哥哥失望,绝对不可以!’

    安瑾微笑的站起来,他转过头望着众人道:“小的们,准备好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阿利斯塔等人齐声呼喊道。

    “那就走吧,我们可不能在一个地方踏步!暴风之寂佣兵团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