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在掀狂潮!
    “没意见我只想看看你怎么圆”

    “你难过的太表面像没天赋的演员

    观众一眼能看见”

    安瑾此时整个声音都开始低沉起来,这一刻场上所有的心酸、悲戚、伤心、痛苦等情绪一瞬间充斥全场。全场的气氛被安瑾压抑到极致,此刻的观众席安瑾的犹如随时可能爆炸的炸药桶般,而安瑾略显沙哑的声音就如同准备缓缓点燃炸药桶的火柴。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在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

    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收起了底线

    顺应时代的改变看那些拙劣的表演

    可你曾经那么爱我干嘛演出细节

    我该变成什么样子才能延缓厌倦

    原来当爱放下防备后的这些那些

    才是考验”

    安瑾的声音在让众人产生一种错乱,众人似乎穿过一幅这样的画面。

    他们看到,本来热恋的两人,在彼此日常相处之间,摩擦日益增大,两人早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回到过去的甜蜜。男子知道女子已经开始厌倦这样的生活,现在也只是女主角在扮演过去的甜蜜,其实两人之间的甜蜜生日早已烟消云散了。

    安瑾的双眼开始渐渐留下一行晶莹剔透的泪水,这行泪水里透着悲哀、无奈、心酸各种各样的情绪。这下子观众席瞬间炸开了。

    “呜呜,看到瑾哥哥的泪水,为什么我会觉得心这么的疼痛呢?”“我想起曾经和女友在一起的甜蜜日子了!”“瑾麻麻总是让人出其不意,不行有没有纸巾截给我擦一下。”“兄弟,我的纸巾分你一半。”“扎心了,瑾妹!”

    观众席的情绪瞬间被引燃,在场许许多多的人都开始默默的流泪。就连许多大家族之人也开始在心里,默默的流泪,人们只看到他们光鲜艳丽的外表,却无法看到他们空洞、虚弱的内心,或许每个人之前都会有个喜欢之人。

    但是,因为或是家族原因、或是地位等各种各样的原因,让他们分开学,他们一个个开始以一副虚伪、坚强的外表来伪装自己,把自己伪装成自己的强大,伪装自己心中的成熟。当自己取了一个光鲜艳丽、绝世容颜的老婆,让人外人羡慕之时,他们可曾想到自己是否真的爱那个女的?当他们通过各种各样报道,写着关于我们幸福、和睦的报道,在暗暗嫉恨之时,他们是否知道两人早已经到支离破碎的边缘?

    带上虚假的面具,在众目睽睽之下假装甜蜜和睦。褪去曾经年少热血,在普通人无比羡慕的眼神下换上虚伪的面孔,强装家庭幸福美满、阖家欢乐的一幕,自己的心是否早已经麻木?

    此时不仅仅不少男子开始流泪,许多的女子也是纷纷环抱在一起。当男人伪装之时,她们很多人不也是同样。看着自己曾经的爱人娶了别人,自己面对一个根本不爱之人,维持令人作呕的虚伪甜蜜,抛弃挚爱、抛弃底线,在一个偌大的房间回忆曾经的真正的甜蜜,自己是否后悔过?

    阿盖尔比茨似乎穿过时空,看到一个美丽的少女和年少自己流着泪说反分别的日子。其实,当时如果说愿意带她一起的话,未来是不是不太一样?如果,自己不为了所谓的面子,为了众人口中成熟的团长这一次,勇敢的在一起,我们是否会不太一样?想到这里,阿盖尔比茨的沉痛的闭上眼睛。

    “比茨,你是否愿意带我去冒险?只要你一句话,哪怕前路千辛万苦,我也会跟随你去。”曾经的话语还历历在目,而当时自己为了伪装自己是一个成熟的人,选择视而不见。

    “我愿意!”阿盖尔比茨沉重而坚定的说出三个字。说出这句话以后,阿盖尔比茨的心灵无比的解脱,多年背负在他身上沉重的枷锁全然消失。

    阿盖尔比茨双眸猛地爆发一阵摄人心魄的精光,他慢慢的站起来遥望着远方。他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他不知道她是否还在等他,他不知道她是否还在那个地方,但是,他知道等着一次之后,即便前路有着千辛万苦,自己也要去看她,去找她。

    “其实台下的观众就我一个

    其实我也看出你有点不舍

    场景也习惯我们来回拉扯

    计较着什么”

    “其实说分不开的也不见得

    其实感情最怕的就是拖着

    越演到重场戏越哭不出了

    是否还值得”

    安瑾的声音蓦然猛地提高数倍,低沉而高昂的声音,似乎诉说着自己的无奈。其实,女方的表演,台下观众就他一人在观看,他也看出女方有些不舍,但是他害自己越拖越不舍得离开,为了女方的幸福生活,他不作出狠心的角色。

    “瑾哥哥,你的台下不是一个人!!!!”一个声音瞬间划开在场的悲伤气氛,陆陆续续的人站起来冲着安瑾疯狂的呐喊起来,安瑾左手抓着话筒,右手慢慢的伸过去,企图在虚无的空气中抓住什么。安瑾的嘴巴慢慢一张一合的唱道: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

    像情感节目里的嘉宾任人挑选

    如果还能看出我有爱你的那面

    请剪掉那些情节让我看上去体面

    可你曾经那么爱我干嘛演出细节

    不在意的样子是我最后的表演

    是因为爱你我才选择表演这种成全”

    伴随着安瑾最后全字的落幕,观众席上越来越多人不由自主的鼓起掌来,就连许多一开始没见过安瑾之人,凭借这首歌,他安瑾当之无愧的逐梦之音的冠军第一人。而同样凭借这首歌,无数人慢慢的喜欢上安瑾。之前的歌曲不是说不好,但是很多女性是冲着安瑾的样貌才强迫自己接受那首歌的。但是,如今一首《演员》,安瑾真正让这群粉丝迷恋此人。

    安瑾的神情充满了淡定,他为了这首歌准备许久,这首歌是他偶像的歌曲,安瑾不想太过敷衍。为了悲伤的情绪表演,安瑾自己代入到偶像的mv里面去,从早晨起来自己就已经在酝酿情绪。

    至于自豪感安瑾是没有的。自己只是借用他偶像的歌曲而已,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至于《演员》的影响力,安瑾从来没有担心过。如果这一首歌都无法夺冠,他无话可说。

    菲比红着眼睛走上台,右手握成拳头对着安瑾胸口用力一锤哽咽的说道:“你这一次,可骗了我不少的泪水。”

    安瑾也同样红着眼睛看着菲比,他嘴巴轻轻一翘就没了。不是他高傲,而是他此刻还没有从那爱恨纠结的情感内,自己也是很难受的。

    菲比拿着话筒对着安瑾问道:“这首歌叫什么!”

    “《演员》希望大家能喜欢!”安瑾说完对观众席上鞠了一躬,菲比感概的说道:“一首《演员》过后,后面出场之人再无出头之日。一首《演员》,冠军产生!”

    “谢谢!安瑾平静的说道,他的语言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此刻的安瑾犹如一滩平静的湖水,没有掀起一丝涟漪。

    菲比对着安瑾做出一个请的动作说道:“请稍移至前方等待。”

    安瑾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把黑色的礼帽微微往下按了按,企图遮住他的脸蛋。因为,此时的他真的开始流泪,虽然自己没有谈过恋爱,但是这种把人代入到歌里的感觉,安瑾不是很好受。至少这首歌安瑾是无比难受的,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放肆的哭一场。

    “倾世少年,安之若素。美若冠玉,怀瑾握瑜!!!!!”

    在安瑾下场只是,观众席再次掀起一阵狂潮。而那群记者正拿着自己的相继“咔!”“咔!”“咔!”拍个不停,看了安瑾这一场比赛,他们就有了明天头条了。不对,头条不够,今天查点资料,明天整个报纸版都贴上关于安瑾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