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天真?
    兰迪进去后一眼就看到昏迷在床上的安瑾和婴儿床的小安琳和雪韵,他迈开缓慢的步伐走向安瑾。

    雪韵注意到兰迪走过来只是,它缓缓睁开那对美丽的幽蓝色双眸,紧紧瞬间锁定住兰迪。只要兰迪有一丝敢伤害安瑾的动作或者杀意,它会迅速它锋利的爪子划破兰迪的脖子。虽然它此刻的实力已经下降到最低糜的阶段,但是对付眼前的人还是可以的。

    兰迪突然间有种被死神盯上的感觉,他迅速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把目光放在可爱乖巧的雪韵身上。雪韵意识到兰迪看着自己后,它缓缓抬起小小的脑袋和兰迪对视着。

    魔君的尊严不允许他退缩,当年那些皇者和王者齐齐上阵,它何曾惧怕过?从它出生之时,就没有任何东西能让它害怕过。即便此刻十三皇、六十四王齐至又如何?即便自己现在实力身处于最低糜时期又如何?就算除安瑾之外,全天下人都来讨伐它又如何,它也不会退缩。它是谁,它可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九魂冰魄狐,凌驾于所有魔兽、魔物之上的五大魔君之一啊!

    兰迪和雪韵对视的一瞬间,雪韵专属于九魂冰魄狐的气势顷刻间犹如爆发,兰迪他仿佛看见他的面前出现一个高耸入云,傲视宇内的白狐在他面前,兰迪看到后他的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不受自己控制了,他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开始朝下弯曲下去。

    “吧!”一声轻响。

    兰迪硬生生的跪在地上,他浑身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了,他此刻的样子就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人一样。兰迪此时的双眼死死盯着地砖上,似乎地砖上有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他是不敢,此刻他在心里升起浓浓的恐惧感,他选择屈服。雪韵注意到后它变平静的收起自己的气势,它纵身一跃跳到安瑾的身上,它似乎在宣布安瑾是它的专属物,警告兰迪不要有小动作。

    兰迪过了整整十分钟,他才慢慢的站起来,他看到雪韵之时,他不由自主的移开眼睛。

    雪韵身体缩成一团趴在安瑾的枕头边,压根就没有兰迪。

    兰迪望了望雪韵又望了望因为生病而脸色略显苍白的安瑾,他似乎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他迈开犹如灌了铅的双腿。他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向安瑾,坐到刚才奥蒂莉亚照顾安瑾的座位上。

    他就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安瑾,安瑾似乎做了什么噩梦,他的头恰巧歪道兰迪一侧。冷毛巾掉在床单,安瑾的眉头紧蹙,此刻看起来安瑾苍白的脸色透露着淡淡的憔悴之意。兰迪轻轻地伸出右手,而这时雪韵无意间盯着兰迪的右手,兰迪右手瞬间僵持在空中了。

    “唔!”安瑾难受的轻哼一声,兰迪听到这个声音,他似乎听到他母亲因为病痛的折磨而传来的闷哼声。他的双眼开始渐渐的充满了血丝,兰迪右手在雪韵的注视中慢慢朝着安瑾伸去。

    兰迪轻轻地抹掉安瑾紧蹙的双眉,他用手背感受了一下安瑾脑袋,他不由得想到:‘好烫!’他从自己的黑色西服里面掏出一个充满绿色液体的试管,他轻轻地扶起安瑾的头,刚刚准备用把那充满绿色液体倒入安瑾嘴里之时,一道白色的闪电迅速抓着那瓶液体一闪而过。

    兰迪再次定眼一看之时,发现自己的手里哪里还有什么试管啊!他转过头看去,发现试管早已经被雪韵两只白嫩的小爪子牢牢抓在手中,伸出自己的锋利的小牙齿一口咬住木塞子,然后小脑袋用力一样,把塞子甩了出去之后,自己伸粉嫩的鼻子用力嗅了嗅,确定没有问题之后还给兰迪。

    兰迪在雪韵闻的时候,他充满了淡定。只有它知道这瓶是顶级修复液,不仅仅可以修复外伤,还可以修复一些疑难病症,而且提升人的身体和根骨。这光光一小试管修复液的价格就要整整80多万金莹币,这简直是贵疯了。

    但是在兰迪眼里就如毛毛雨大,在他眼里这点根本不算钱。不过,要是安瑾知道自己感个冒、发个烧竟然喝了80多万金莹币,不知道他会不会疯掉。

    兰迪喂过安瑾之后,把安瑾的脑袋小心翼翼的放在松软的枕头之上。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动作,似乎安瑾在他眼里犹如易碎的水晶一般,一个手不稳掉下去就会碎掉一样。

    兰迪把掉落在枕边的湿毛巾给拿走,重新去冲洗了一下。把新的毛巾带回来,在敷毛巾之时先用自己衣袖擦掉安瑾脸上的水渍,在拭擦之时,他十分的小心谨慎,只要安瑾面容稍微有一丝不舒服,他立刻停下动作自责起来。

    简简单单的一个擦汗,他整整擦了五分钟,好不容易擦干净,慢慢的把毛巾敷在安瑾的额头上。然后他伸出修理的一丝不苟的双手,他的手上你几乎看不到一点不脏,他轻轻把安瑾踢开的被子,给安瑾轻轻地盖上。

    做完这一切,他双手拖住下巴静静的看着安瑾精致的无可挑剔的脸蛋。兰迪时不时还露出一丝笑容,他的笑容是那么的纯净,这让人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亲手杀死自己亲生父亲、亲兄弟的人,他望着安瑾流露出小孩对母亲的依恋感,兰迪觉得如果可以静静地看着安瑾就好了,这位和自己母亲无比相似的人。

    其实如果兰迪心里很清楚他的母亲虽然很漂亮,但是绝对到达不了安瑾这样精致如花容颜的地步。安瑾只能说有一些地方和他母亲神似,但是在兰迪心目中那就够了!因为在他眼里,他的母亲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就如同安瑾一样。

    他不是没有找过很多和他母亲有些相似之人,但是,当那些人知道他是世界十大富豪之时,她们的眼里充满了贪婪和欲望。兰迪想也想的喊人杀死她们,在兰迪看来这些人的存在就是侮辱他母亲的存在。

    唯有安瑾在他扎下眼罩的一瞬间,当他笑起来的一瞬间,兰迪瞬间感觉他的母亲重生了。兰迪自己心里非常明白自己只不过是借物思人罢了,但是,在他看来,已经足够了。他伸出双手轻轻握住安瑾的右手,把它轻轻地贴在自己的脸蛋上。

    虽然此刻的安瑾的双手极其的冰冷,但是在兰迪看来确实无比的炙热。兰迪轻轻睁开眼睛温柔的望着安瑾苍白的脸颊轻轻呢喃道:“母亲,从你死后,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离你如此的近过。他虽然面容和你不太一样,但是他的眼睛很想你啊,还有他的鼻子也很像你,而且他唱歌和你一样很好听,只是那个音乐有点骚气罢了。不过,他真的很像你.......”

    这一刻的阳光刚刚好,一点也不热,给人恰好的温暖。而兰迪一直冰封的十多年的心,也开始在一点一点的解冻。他时而开心、时而悲伤、时而调皮、时而乖巧,这一刻,童年小孩的该有的表情他都表现出来了。他这一刻再也不是那一个冷酷无情的伦道夫家族族长,也不是一个纵横商场、狡猾如狐的十大富豪之一,他现在只是一个思念母亲的可怜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