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三十八章:刚果密林(八)
    随着夕阳西下,鸟兽逐渐开始归林,经过白天激烈的生存竞争,生活在刚果雨林的动物们,这会终于有了一丝喘息休息的机会。

    林边河道处,瀑布水流声依旧震耳欲聋。

    一盏昏黄的炽灯,照亮了浅滩边不大的简陋小船,杨梓等人坐在甲板上一边用着晚餐,一边正在讨论着什么。

    “怎么样?阿峰的高烧退下去了没有?”见阿令从船屋出来,杨梓开口问了下情况。

    “退下来了,杨哥你放心吧,最多明天就能好,他刚才还喝了一大碗鱼汤呢。”阿令点了点头,示意同伴不用担心。

    来非洲这么久,一般人多少会有些不适应,好在杨梓他们对生活条件比较讲究,所以大伙也没出过什么特殊状况。

    不过今天下午,队里的摄影师阿峰还是突然间病倒了,虽然只是普通的发烧,但这荒山野岭的杨梓丝毫不敢大意,不但扔了个装备技能过去,还安对方一直在船屋里休息。

    现在见其病情好转,他也是松了口气。

    “滴滴滴……!”

    “咦,警报器又响了,杨哥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发现声音来源,谭子晴在一旁询问。

    “不去了,估计又是哪条鲶鱼醒了挣扎弄得,咱们先吃完饭再说。”喝着鱼汤,杨梓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哈哈!我就说嘛,你怎么不把它们直接敲死呢?那样多省事啊?这一下午都跑来跑去十多回了,每次都是虚惊一场。”听杨梓这么一说,谭子晴在一旁嬉笑。

    “虎鱼喜欢吃活物,死了效果没那么好,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啊?”杨梓没好气的道。

    “那你打算晚上都不休息,是虎鱼还喜欢夜间捕食吗?”谭子晴不服气。

    “这只是做个尝试,我对它们也不是很了解,先摸清下底细嘛!还有,你不是抱怨没地儿睡觉吗?咱们晚上睡一批,白天睡一批,不正好符合了你的意愿。”杨梓耸了耸肩,被问的有些无奈。

    经过一下午作钓,他们第一天的尝试基本以失败告终。

    哪怕之后换了饵鱼,也一直没有非洲虎鱼前来咬饵,反倒是被杨梓弹晕过去的鲶鱼,在苏醒过来后使劲挣扎,很是制造了不少假信号,让众人郁闷不已。

    “所以这就是你拉我一起熬夜的理由咯?”谭子晴扫了眼浅滩,有些郁闷的回道。

    此时浅滩上铺设了一个半米多高的木架,这原本是船上用来摆放货物的,铺上一层垫子后,就成了他们夜间守候的休息平台。

    木架长约两米,半米多宽,躺上个把人倒是够了,但两个人的话明显会十分拥挤。

    这个杨梓也没啥办法,因为物资实在太简陋了。

    瀑布这边太吵,想要睡觉得去下游点的地方才行,如果只是钓鱼,那留他一个人在这里倒也没什么。

    但他们是在记录节目不是,这过程还是得拍下来啊!

    无奈之下,杨梓便准备将谭子晴给留下来临时客串下摄影,反正对方也一直在嚷嚷着晚上没法睡觉。

    “呵呵!恭喜你答对了,可惜没有奖。你快点吃饭,这警报器响了老半天了,我得去看看情况。”放下碗筷,杨梓下了船,开始朝远处抛竿走去。

    这会天色已暗,他也没有开灯,良好的视力,让其借助头顶星光便能将附近环境看个一清二楚。

    传来信号的抛竿,依旧是瀑布水池下那支,杨梓赶到地方后拿起一杆往后拉了下,却意外发现没什么重量。

    这应该是鲶鱼发现没法挣脱后,朝反方向回了线的缘故,他也没怎么在意,直接转动鱼轮便开始收线。

    五六十米的鱼线收的很快,不大一会就上来了小半,可让杨梓意外的是,竿梢这会还是没有任何力道传来。

    “难道跑了?”

    自言自语了一句,他手里也没歇停,最终在鱼线只剩下十来米时,竿梢那端终于传来了一点拉力。

    不过这力道传来的方向有些奇怪,不是面向水池这边,而是从丛林边上的浅滩传来。

    杨梓狐疑的皱了皱眉,手上没有继续去拉扯鱼线,而是跟着其方向慢慢寻找到了钓组所在处。

    在接近断崖的浅滩尽头,河水开始逐渐变深,这里的河底因为水流迂回,所以带来了不少的淤泥,一脚踩下去往往探不到底,杨梓白天来这边探路时,就差点吃过一次亏。

    这会循着钓线他慢慢走来,居然又回到了这个让他其印象深刻的地方。

    “什么玩意?”

    在泥潭和浅滩交界处停下,杨梓看着前方浑浊的水面,脑中满是疑惑。

    这会还在外面的鱼线大概只剩三四米,他尝试着用力拉扯了下,却发现钓组好像被挂底了一般,堪称纹丝不动。

    但要说挂底,钓线却又时不时的在缓慢变换方向,这奇怪的一幕顿时让他有些摸不着头绪。

    难道是鳄鱼?

    为了保险起见,杨梓没有直接靠近,反而是放了几米鱼线出来,自己往后退了几步保持安全距离。

    “杨哥,咋回事?钓到什么东西了吗?”这边正僵持着,谭子晴吃过饭后也赶了过来。

    “不知道是啥玩意,个头倒不小,我感觉有些像鳄鱼。”杨梓见同伴过赶来,心里松了口气,毕竟多个人处理起事情会变得容易很多。

    “不会吧?又是鳄鱼?这地方怎么会有那么多啊?”谭子晴惊呼。

    “这么什么好奇怪的,这几天在河边上,你看到的鳄鱼还少了啊?远了不说,就在这瀑布附近看到的,起码就不少于三条了吧!”对同伴的大惊小怪,杨梓有些不以为然。

    “呃!这个不一样啊!那些鳄鱼是在河岸边好好待着,而你这是在钓鱼啊!什么时候钓上鳄鱼算是正常了啊?”对杨梓的鄙视,谭子晴很不服气。

    “不跟你吵了,你打着灯,我将它拉过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要是鳄鱼你就小心点别太靠近。”摇了摇头,杨梓没再继续争辩。

    他将线轮锁死,打算直接将这只未知生物给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