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二十七章:码完字吃宵夜去,有人来么……
    一次次尽力挣扎无果,水中那条大鱼,此刻十分后悔。

    今天它已进食过一条体型较大的罗非,肚里其实并不饥饿,怪就怪在自己贪口,挡不住送到嘴边的诱惑,结果栽了个大跟头。

    因为来不及消化,前面那条罗非撑在胃里,将肚皮都挺出来好多,身形也变得极为笨拙。

    要是平时,这并不算多大事,顶多休息一会,等食物慢慢消化就行,可现在,这个问题却严重影响到了它的行动。

    拖着个大肚子,不但浑身力气没法使,只要游动起来,花费的体力比平时足足要多出一倍。

    几番挣扎下来,它累得近乎缺氧不说,连自己最为得意的保命绝技,跳出水面绷扯鱼线都没法使出来。

    感觉口中异物,正死命拽着自己朝岸边拖去,在剧痛刺激下,大鱼开始聚起身体内最后一丝力气,朝着河底的水草从亡命窜去,希望借此摆脱身上的牵绊。

    但很显然,它这穷途末路的选择,并未能帮其解决问题,反而由于散尽体力的原因,再也无法维持平衡,身体微微侧倾后,开始逐渐朝水面浮去。

    …………

    “哗啦啦!”

    一条庞大鱼尾,在远处水面掀起一道巨浪,数米高的浪花落下,发出一阵阵水花拍击声。

    半米多宽,一米多长的庞大身躯,背部长着几根狰狞脊刺,棕色银白色渲染的鳞甲,头部硕大呈三角形。

    嘴部张合间,一口利齿密布,看上去显得十分凶悍。

    “快看!好大的鲈鱼!”

    “哈哈!杨哥,你刚才不说这是条鲶鱼的吗?这模样可不像啊!”

    “呃!也不能怪我啊,谁叫这鲈鱼不按常理出牌呢!

    你们之前也见我钓过尼罗河鲈,每次上岸前都会蹦哒个不停,哪像这货,跟拉头猪似得,一动也不动。

    不过,这家伙的体型倒是有些超乎预料,帮咱们完成这次任务应该是没问题了。”

    望着水面清晰可见的鲈鱼,大伙各自叙说自己的观点,杨梓则一边收线,一边目测鲈鱼的体型。

    “咦!有点奇怪啊,这条鲈鱼肚子怎么这么大啊?现在不是它们的繁殖季节啊!

    这倒是有趣了,难不成刚才不怎么动弹,是因为这肚子太大的原因?”

    随着鲈鱼越拉越近,看了几眼对方那亮银色肚皮,杨梓一路不可思议。

    “会不会是得病了啊?比如说肿瘤?”

    谭子晴在一旁打岔。

    “你长个这么大的肿瘤,还会有那么好胃口去吃饭啊?

    病应该不是,我觉着吧,这家伙八成是吃的太撑了。

    哈哈!难怪遛鱼的时候感觉那么奇怪,空有体型却没力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阿令,阿峰,你们俩拍好咯!现在看来,这条鱼一百斤是绝对没跑了。”

    鄙视完同伴的没常识,杨梓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被他一番抢白,谭子晴挠了挠脑袋,不再和对方辩解,但心里明显不服气,还专门走到一旁问了问西玛,得到一样的回复后,这才没有继续去纠结。

    由于水中鲈鱼已经失去了力气,正翻着肚皮吐泡泡,杨梓很快就将对方给拉到了岸边。

    刚才离得远还不觉得,众人一拉进来看,好家伙,那硕大的体型,圆滚滚的肚皮,稍一估摸,绝对在一百二十斤以上。

    如此之大的尼罗河鲈,虽然离最高记录还有很大差距,但这些年因为数量骤减,还是算得上十分罕见了。

    当鱼被拉到岸边后,就连西玛这名动物保护志愿者,都乐呵呵的跑过来合影,顺便和杨梓检查了下大鲈鱼的健康。

    结果又是拍照又是检查又是测量的一番折腾之下,原本状态还算不错的鲈鱼,开始吐着白沫,逐渐有了不支之相。

    还好杨梓及时发现情况,连忙制止了众人对它的调戏,随手扔给对方一道治疗术后,将恢复精神的鲈鱼放回了河里。

    这么大张旗鼓的跑出来,甚至杨梓都做好了持续奋斗数天的打算,没想到却闹了个虎头蛇尾,才一半个下午的时间就给搞定。

    不过跑了那么远路,累死累活的钻到这密林里,大伙也不想再连夜赶回去了。

    等杨梓将鱼放生,完成了任务目标后,众人开始琢磨心思,折腾点好吃的犒劳犒劳自己。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几天下来,这非洲河里的鱼众人是吃饱了,那山里的野味可还没尝过啊。

    这次进入公园,管理区有鉴于他们帮忙捉住盗猎者的事,运动步枪几乎是人手一把。

    除了巧巧玩不转这个,就连西玛都有份。

    手上有装备,周围又是动物资源丰富的非洲原始森林,不折腾点野味来吃,怎么对得住自己的肚皮呢!

    大家伙凑到一起商量了一番,很快就敲定好了打猎方案。

    原本,杨梓还担心西玛在这里,自己等人打猎会引起她反感,却没想到对方却看的很开。

    只要不是什么珍惜的野生动物,她自己在野外的时候,也偶尔会抓几个打打牙祭,让众人又是汗颜了一把。

    少了心中的顾忌,大伙精神头都很充足,特别是谭子晴,最早提出打猎的就是他,却一直没能如愿,今天既完成了任务,还能好好玩上一场,这会都乐的直跳了。

    简单商量了一下,众人很快决定好打猎人手,巧巧第一个明确表示自己不去,说是看不了血腥。

    特别是谭子晴说想去打兔子的时候,少女心爆发,说什么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忍得下心。

    结果讨来杨梓一个白眼,之前在国内游玩的时候,饭店里点的红烧兔肉不知道是谁吃得最欢。

    难道这句话,就是她吃完一份还要打包的理由?

    第二个不想跟团的,则是身体刚刚痊愈不久的西玛,她虽然外伤养好了,但因为上次体力透支的厉害,所以这几天不宜剧烈运动。

    很自然的,留下来守护两名女士的工作,就落在了伍德身上。

    虽然有他的枪法在,打猎会是一件很轻松的事,但对方和西玛才刚刚有点起色,大伙最终还是将他留了下来。

    收拾好东西,背起运动步枪,临走前,杨梓还拿了跟钓竿给伍德,让他钓点鱼做晚餐。

    虽然其他人吃腻了,但西玛才刚来不是。

    这边安置妥当,谭子晴开始催促大家上路,为了不耽搁时间,杨梓和留下的同伴打了个招呼,然后大步朝着远处的稀疏树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