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二十三章:盗猎末途
    近十倍于常人的身体素质是什么概念?在接近到杨梓埋伏处时,塔尔几人非常荣幸的经历了一次这种体验。

    “嗖”的一声,只见一个黑影从草丛中蹿出,迅猛的速度,让一开始见到的塔尔几人都以为是什么野兽,举起枪支便打算开火。

    可惜这只“野兽”异常狡猾,在他们举枪时便迅速欺近最近一人,让其他人顾忌队友的同时,扬起“爪子”对其后颈就是一拍。

    一声闷响过后,这名盗猎者便软软的直接趴在了地上。

    而黑影毫不停留,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击倒第一名偷猎者后,又马不停蹄来到另外一人身边,如法炮制的放倒了第二人。

    “砰!砰砰……”

    方一露面便接连击倒己方两人,虽然不知生死如何,但剩下的盗猎者此时都被吓得心惊胆颤,再也顾不上误伤队友,直接举起枪支便开始扫射。

    数道流弹飞过,因为光线和准头太差,对方这几枪全都没能命中目标,但即便如此,也是吓了杨梓一身冷汗。

    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凶悍,完全不顾自己同伴死活。

    既然你们都不顾忌,那咱也没什么好留手的了,杨梓见对方仍在继续扫射,为了误触流弹,他直接原地一纵身,整个人往前跳起三四米,在剩余偷猎者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对方身后,然后朝着最近目标开始发动攻击。

    随着接连三声闷响,盗猎者挨个倒地,剩下的塔尔此时还在寻找那道奇怪身影,直到听见身后同伴的倒地声,这才惊恐的转过身来。

    只可惜此时已经为时已晚,他在昏倒之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手电筒照射下,一张清秀的东方面孔在朝着自己微笑,然后脖子动脉处一麻,整个人就不省人事的倒在了原地。

    “呼!”

    拍了拍手,轻松搞定这几个偷猎者,杨梓呼了口气。

    他发现伍德交给自己的一些搏斗小技巧超级好用,比如砍脖子这招,在其力道和准头达标的情况下,那真是一砍一个准,这些小毛贼连泡都没冒一个,就齐刷刷倒在了地上。

    为了保证安全,杨梓俯身将对方身上的枪械和道具搜集到一起,看了眼时间,发现同伴们应该还没有撤离,便开始朝营地那边大声吆喝,顺便用手电筒打着信号,通知他们过来帮忙处理残局。

    ………………

    “谭子,后面那群偷猎者怎么处理的啊?直接被判刑了?”

    乔巴附近一家小餐馆,杨梓喝了口啤酒,开口询问同伴前天的结尾信息。

    此时正是中午过后,外面天气虽然有些炎热,但这家餐厅别出心裁的将用餐点设置在一颗大树下方。

    树荫冉冉,阳光照过来变得零零碎碎,清风徐来,吹动树叶的同时带来一丝清凉,也使得地面上光线攒动,煞是好看。

    “现在还没定论呢,得过几天才有消息吧!

    不过,听说这群人前面就跟军方发生过火拼,当时双方还各自伤亡了数人。

    要真是这样,我估计他们接下来很难落得了好了。

    杨哥,你当时是怎么制服那些偷猎者的啊?给我们说说呗!

    赤手空拳的,居然能一下放倒六个持枪歹徒,我墙都不扶,就服你了。”

    说了下自己的猜测,谭子晴对杨梓那晚的战斗十分好奇。

    “哈哈!这些都是德哥的功劳,他教我的几个小技巧特别好用,你没事去请教下嘛!”

    听同伴问起这茬,杨梓连忙转移话题。

    “呃!那个主要是你身手好啊,跟招数没多大关系。”

    在一旁吃饭的伍德,听同伴扯到自己连忙反驳。

    “你们两个推来推去,我到底问谁啊?

    不过德哥,咱这饭也吃完了,你是不是该给某人去送饭了啊?!”

    发现同伴都这么敷衍,谭子晴翻了个白银,开始换了个话题。

    “人是我救回来的没错,但为什么饭也得我送啊?

    巧巧,女孩子之间好说话,刚好你的英语也比我好,西玛那里还是你去照看下吧!”

    平时大大咧咧的伍德,这会难得的有些扭捏。

    他们当晚连夜赶回乔巴后,这边的医院值班人员老早回了家,而官方这会忙着收拾盗猎团的摊子,也没空来管他们。

    至于杨梓的技能,他在发现西玛伤到不是很严重后,也是没有去多此一举,反而若有所思的看了伍德一眼后,连旁边打算帮忙的巧巧都给拉回了房间。

    无奈之下,懂得一点医疗尝试的伍德,就成了救治西玛的唯一人选。

    虽然一番检查之下,对方只是受了些皮外伤,但救治和上药过程中,一下敏感的接触却依旧难以避免。

    特别是这家伙处理伤口的动作有些粗鲁,使得昏睡过去的西玛,在包扎时居然刚好醒了过来。

    于是乎,一个大写的尴尬就妥妥出现在了伍德脸上。

    当时对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给脱得只剩下内衣内裤,其他地方只是用毯子简单掩盖着。

    现在伤员突然醒来,他心中那股尴尬和别扭感就可想而知了,毕竟,他自己现在也是个万年单身狗。

    还好的是西玛醒来后并没有太过慌张,因为她对这张东方脸庞有点熟悉,在树林里的时候,就是对方救了自己。

    望着燥得脸色通红,还坚持给自己包扎伤口的伍德,她也不出声,就是静静望着对方。

    尴尬的同这个西方洋妞打了个招呼,本就有些别扭的伍德,在她这一番凝视下,拿着绷带的手都开始有些不利索。

    他草草结束了包扎,用那撇足的英语给西玛解释了几句情况后,连忙返身落荒而逃。

    经过这么一次尴尬会面,那天晚上过后,伍德经过西玛的病房都是绕道在走,而对方因为精神还没恢复过来,昨天也是一直在沉睡,直到今天早上才醒转,还是巧巧送过去的早餐。

    此时见伍德将送饭的差事又推给自己,她狭促的笑了笑,朝对方开口道:

    “德哥,上午我去送饭时,西玛可是一直在问你的信息哦!

    你平时又不大跟我们说你的家事,所以我也没回答她,这晚饭我看还是你自己去送吧。

    嘻嘻!你们刚好可以相互促进一下交流”

    “呃……”

    平日里一直以沉稳猛男示人的伍德,这会居然变得有些局促不安,他转头看了眼其他同伴,凡是接触到他目光的人,全无例外的撇开了脸。

    显然,这件事大伙很有默契的统一了战线,没人愿意为他效劳。

    摇了摇头,伍德也不是小孩,对于同伴的故意调侃,他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打了份午餐,开始朝着西玛休息的病房走去

    话说,伍德的家事,作者在前面有没有交代啊?连我自己都给搞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