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十八章:鳄斗
    卡巴雷加森林公园,白尼罗河湿地边缘水域,某个主河道和支流交界处,清流、泥水在此交汇,呈现于小段水面上,显得泾渭分明,看上去十分新奇有趣。

    此时,一个庞大黑影正在水中疯狂摇头摆尾,溅起的浪花高达数米,整个河道都被其搅动得混乱不堪。

    “靠!这什么玩意?不像是鱼啊!”

    “小心点!那是尼罗鳄!!!”

    “嘶!好大的鳄鱼!这咋办?也钓上来?”

    “呃!我觉得可以试试,如果你也想要奖金的话。”

    “…………”

    只见浪花翻涌间,水中巨物那狰狞可怖的身形隐现,骨甲厚实凸起,身躯强健有力。

    偶尔翘头时,半米多长的大嘴浮现,一颗颗尖牙排列其上,显得十分凶悍。

    除了杨梓,其他人这会也已经看清其的外形,一个个被惊的是寒毛直竖。

    这里面除了巧巧外,其他人在恩德陪时,都曾亲眼见过鳄鱼吃人的惨烈模样。

    万万没想到,杨梓在这钓鱼居然也能遇到这么条玩意。

    大伙原地楞了半饷,回过神来后纷纷行动,伍德和放下鱼竿的谭子晴各自端了把枪,开始跟着杨梓在岸边防备。

    阿令和阿峰两人则各自扛着个摄像机,满脸兴奋的录制起了素材,这么大条鳄鱼,要是杨梓真能将其钓上来,那效果绝对比他们钓上一条尼罗河巨鲈来的有效果。

    想起那丰厚的奖金,两人这会也不觉得鳄鱼如何危险,而是亦步亦趋的随着视角录制。

    “巧巧,你离岸边远一点,看热闹别凑这么近啊!小心这家伙待会咬到你了。”

    抱着钓竿,杨梓见巧巧不但没躲起来,而是跟着他们在岸边走动,连忙开口提醒。

    “嗯嗯!我隔远点就是了,待在原地我怕再来其他野兽。

    杨子哥,你真打算将这条鳄鱼钓上来吗?怎么不直接剪断鱼线啊?

    这样子感觉好危险!”

    退开岸边数米距离,对杨梓他们准备钓获这条鳄鱼的打算,巧巧显得有点担心。

    “放心吧!有德哥他们拿枪守着,伤不到人的。

    再说咱们出来这么久,也该有点像样的收获了,你没看阿令他们两个,这会眼睛都在放光,就等着我将鳄鱼钓上来好拿奖金呢!

    还有啊!这家伙把我的钓具折腾成这样,不把它钓上来,都对不住这套装备啊!”

    一边钓着鱼,杨梓说了下个中缘由,可他这么一解释,倒是让旁边的阿令和阿峰两人不好意思了。

    “杨哥,放光的是摄像机镜头啊!咱们眼睛可没发亮。”

    “嘿嘿!摄像机那明明是红外线,你们眼睛里面的都是绿光好吧!”

    “呃…………”

    ………………

    “哗啦啦……”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同杨梓拼斗了数个回合,鳄鱼明白自己的处境后终于沉不住气,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之前它不动弹,那是因为鱼钩只是挂在鲇鱼上面,而没有伤到自己。

    可几轮争斗下来,那条鲇鱼早已被咬碎,而鱼钩裸露出来后,一点也没客气的刺在了它那上颚,每次挣扎都会让其痛得发狂。

    疼痛难忍之下,这条鳄鱼时而在水中做着死亡翻滚,时而用粗壮有力的尾部四处横扫。

    原本,它有好几次机会可以挣脱,因为河底淤积着不少的沉木,只要它在里面绕多几个圈子,将鱼线缠死后就能轻易逃走。

    可在这一番胡乱发泄下,挨得近的几个木头,居然都被它给打碎,那巨大的力道惊是惊人了,却也将其逃脱的希望给击碎开来。

    借着河道地形的优势,杨梓任由鳄鱼四处乱窜,唯有在对方逃出附近水域,或者打算上岸时,他才会用钓竿做下牵制。

    这种灵活的消耗方式,使得现场多次频临崩溃的局面,最终还是慢慢稳定了下来。

    从鳄鱼咬钩开始,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经过如此长时间的拼斗和较量,杨梓对这条庞然大物的特性也有所了解。

    用比较简单常用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典型的没脑子。

    除了会使用一身蛮力横冲直撞,然后水里头打滚,这条鳄鱼就一直没变换过其他花样。

    他用钓线拉扯它,改变其的方向时,对方虽然会挣扎,但不用一会,它就会忘记自己刚才的打算,继续在河道瞎扑腾。

    如此这般往复数次,时间也渐渐流逝,直到又过了一个小时,杨梓望着那条依旧活蹦乱跳的鳄鱼,心里不禁又开始郁闷起来。

    没错,这家伙的确又蠢又笨,轻易就被自己耍得团团转。

    但问题是人家有这个资本啊!

    连续两三个小时,对方几乎一直处在狂怒状态中,撞碎n根沉木,搅浑整片河道,那充沛的体力,实在让人有点咋舌。

    也就是杨梓身体强悍,抱着鱼竿还能撑得住,换成其他普通人,他估计顶多坚持半小时就得换人。

    “杨梓,这样下去不行,你快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尽快将鳄鱼拉上岸。

    现在已经四点多了,再拖下去,等天色黑下来以后对咱们十分不利啊!

    我们还得去找地方扎营,还要造饭,天一黑的话不方便都是其次,主要是安全没有保障。

    要不,干脆我直接开枪将它给弄死算了?”

    见时间越来越晚,杨梓还没怎么注意,伍德却有点担心起来。

    “别啊!咱们这次出来没报备打猎,不是碰到危及生命的事,还是别动军火。

    大不了将鱼线剪掉都行。

    谭子,你快去车上将那捆登山绳拿过来,既然要赶时间,我们就用过一种方法好了。”

    看了看时间,发现的确已接近傍晚,杨梓拦住伍德开枪的打算,让谭子晴去车辆那接了一趟绳索。

    他之前和巧巧在伊犁游玩时,和当地人学过一种活套。

    这种套子在当地,一般都是用来套牛马等大型动物,它先是打结绕成一个圈,然后甩到固定地方,再只要用力一拉,就会牢牢锁止,拿来捕猎和捆绑十分好用。

    他当时见了挺有兴趣,就和对方套了套近乎,学到了其中的要点。

    现在想要将这条鳄鱼迅速弄上来的话,这个活套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超级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