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十七章:乱入
    闲闲碎碎谈论着非洲现况,待下午时间慢慢过去一半,杨梓他们的上鱼频率开始明显增多起来。

    特别是谭子晴这边,他用的鱼钩还没杨梓那么恐怖,一些斤多两斤的小鱼也能吞下,这不断上鱼的情况,倒是让其有些手忙脚乱。

    和同伴相比,杨梓握着手中那支硕大鱼竿,站在岸边显得异常安静。

    鱼钩大小,一开始就限制了其所钓鱼获的体型,所以半个下午,他只拉到了两条鲇鱼,大小都在七八斤左右。

    虽然追寻的巨型鲈鱼还是没能露面,但加上谭子晴钓到的那些鱼获,大家伙期待的全鱼晚宴却还是有了着落。

    这么胡思乱想了一会,沉寂了许久的钓线,忽然间又有了动静。

    不过根据动作力度来看,这条鱼体型很一般,估计还没前面两条大。

    他稳稳抬起竿子刺了刺鱼,待鱼吃疼剧烈挣扎,将鱼钩扎紧后,这才不紧不慢的遛鱼收线。

    “哗啦啦……”

    随着鱼线收的只剩下十来米左右,水中这条鲇鱼就已趴不住底,被强拉着露出了水面。极不甘心的它猛烈晃动尾巴,在水面上死命挣扎一圈后,居然又成功潜回了水底。

    见猎物逃窜,杨梓也不着急,鱼钩已经卡紧,这条鱼再怎么跑,也不担心它逃走了。

    左右没找着大鱼踪迹,他便乐在其中的慢慢遛起了鱼,那副悠闲模样,让国内钓友见了一定会羡慕不已。

    也许老天爷都受不了某人那副表情,杨梓才遛了没两分钟,水中鲇鱼挣扎游走的力道猛的一停,钓线也直接卡在下面没法动弹,他使劲扯了几下,却悲催的发现,自己好像又重蹈了上午那次覆辙,钓组挂底了。

    “杨哥,咋的了?钓着大鱼了?

    嘿嘿!不会又挂底了吧?”

    谭子晴这会刚好没上鱼,一直在注意这边动静,见到眼前这一幕,他明显有点幸灾乐祸。

    “大爷的,点儿真背,不知道又挂住什么玩意了,拉都拉不动,估计又是树干。”

    杨梓此时满脸郁闷之色,一天之内两次挂底,也真是倒霉到家了。

    他不理旁边同伴的取笑,将鱼线左右拉扯了一阵后,发现实在没法扯下来,便打算脱了衣服去水下看看情况。

    “咦!什么情况!”

    就在杨梓准备脱鞋的档口,他突然发现,手中钓线好像移动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距离很小,难道自己出现了错觉?

    停下手中动作,杨梓有些捉摸不定。

    出于稳妥起见,他没再急着下水,而是拉起竿子用力崩了几下,想试探下水底挂着的到底什么玩意。

    这一崩,虽然力道不是特别大,却起到了一个很好的提醒,水底某个咬着鱼钩…哦!不对!应该是咬着那条鲇鱼的庞然大物,这会终于开始有了大动作。

    和寻常上鱼时,那种剧烈抖动和挣扎不同,杨梓在崩完鱼线后,突然发现钓组好似挂上了一艘巨轮,十分平缓的移动着,却让人感觉无可抵抗。

    在这瞬间,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在出现幻觉,鱼线实际并没有动弹。

    直到接近被锁死的卸力轮,开始发出一阵阵点动,那显得有些干涩的哒哒声才让他明白,自己这是钓到了一条史前巨物!

    “谭子,你快将竿子收起来,我这不知钓到个什么玩意了,起码得百斤以上!”

    死死抱住鱼竿,杨梓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这么大力气的鱼,可以说极为罕见了,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他连忙招呼同伴给自己让出场地。

    “靠!不是吧!刚才那动静真的是鱼啊?

    这有点不对啊!你看你竿梢都没动弹呢,不会是挂到漂下来的木头了吧!”

    迅速收回鱼线,谭子晴觉得有点奇怪。

    “呼!是鱼,肯定是鱼…呃!或者是其他动物!

    要是沉木,这么大水里藏不下,也推不动。

    不过你说的也是,这玩意死沉死沉的,过了这么久都不见它动弹,游走的力气却一点不小,确实挺奇怪的。

    德哥,你也过来准备给我帮忙吧!它力气太大,我怕待会架不住。”

    在岸边不停调整位置,杨梓终于将线组的游走方向从直角改成了斜角,他松了口气,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此时那条水中巨物好似也发觉了不妥,不但游速开始增加,动作也逐渐变大,直到这时,他才明显感到其缓慢的划水动作。

    我的天!这鱼得有多大?

    “砰砰砰!”

    估计到水中生物的体型,杨梓一时间激动的血液上涌,就连心脏跳动的声音d都清晰可闻。

    …………

    好似琴弦颤动,钓线被水中巨物拉的笔直,不时还发出一阵细密啸声。

    经过一开始那会的茫然,杨梓和水里那条巨物这会都缓过了神,双方明白过来现在的状况,剩下的,就是两者之间一场激烈比拼了。

    一开始,大鱼发现处境不妙之后,猛烈的发力让杨梓根本撑不住钓竿,只能一边打偏方向,一边在河道边努力跟随。

    他们沿着岸边僵持了一百来米,直到杨梓发现前面一颗大树挡道后,又生拉硬拽的将游走方向给转换了过来。

    就这一次转向,能钓重五十公斤的高强度实心碳素杆,便开始渗人的“咯吱”作响。

    被寄予厚望的钢丝钓线,这会好似也受不了负重,和导线环摩擦的地方,杨梓甚至能看到表面那些丝线,已经开始起毛,一些被巨力拉长处,此时连钢丝都直接裸露了出来。

    至于水中鱼钩的状况,他看不到,也不好去猜测,不过就他估计,情况应该也不会太乐观。

    虽然看着不是特别严重,但经过如此一番剧烈战斗,这套装备已经受到了不可恢复性的损伤,哪怕以后换了线组,也是没法继续用来作钓大鱼了。

    两万大洋的钓具被折腾成这样,杨梓却来不及心疼,他心中此时全是哔了狗的郁闷。

    因为搏斗了近半个小时,水里面那条“大鱼”,刚才已经短暂的显露了半个尾部身形。

    不是期待中的尼罗河巨鲈,也不是猜想中的非洲巨鲶。

    那骨甲突出的脊背,两米多长的尾巴,都和他们初至此地时,见到的那条杀人凶手一模一样。

    这特么是一条五米来长的尼罗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