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六章:还是没名字
    湖面无边无际,烟波浩瀚处,数群水鸟翱翔,当地人的渔船不时划过,倒给人一种古风诗意的情怀。

    能在如此赏心悦目的地方作钓,鱼获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那种心灵安逸感。

    钓组落到湖底,杨梓看了看水位,大概处在十米左右,属于这边十分常见的深度。

    他用手捻着鱼线,扯线晃饵的同时,也感受着水底下的动静。

    维多利亚湖名声在外,鱼获自然也十分喜人,杨梓拉着鱼线才上下提溜了几圈,便感到了下方传来的咬钩信号。

    鱼儿不大,应该就几两大小,他右手攥着鱼线,左手将杆子一抬,待鱼刺稳,便开始转动线轮,将这条不大的小鱼给拉上了船舱。

    “哇!好漂亮!

    杨子哥,这是金鱼吗?怎么身上这么多颜色啊?”

    鱼儿一上岸,巧巧便抱着喵呼凑了过来,这个小家伙早被饿惨了,她打算先给对方弄点吃食。

    可当她看到那条鱼的模样时,却被对方身上那五颜六色的鳞片迷住,惊讶的询问起杨梓品种来。

    “这个啊?它叫维多利亚湖慈鲷,是很好的观赏鱼种。

    哈哈!我也是在网上查资料时,在相关文章里看到的,因为觉得挺特别,所以印象十分深刻。

    不过,这种鱼数量应该不多啊,怎么今天运气这么好,第一条就钓到这玩意了。”。

    简单解释了一番,杨梓也有点意外,他把这条美丽非常的小鱼摘了钩,然后放在手心里欣赏着。

    只见其身上黑、白、红、蓝、黄,五种颜色锦簇,硕大飘逸的背鳍,和鲤鱼类似的修长体型,看上去给人一种惊艳之感。

    看到巧巧对这条鱼十分喜爱,他用个小桶装好递给对方,这才继续起接下来的作钓。

    ………………

    维鲷,罗非,鲶鱼,鲇鱼……不长的时间,湖中各种鱼获一一登场,让人颇有一种目不接暇的感觉。

    钓了这么久的鱼,杨梓还是头一次,在短时间里钓获如此多鱼种。

    那千奇百怪的颜色外形,让他在过好鱼瘾的同时,也狠狠涨了一番见识。

    就这样在山湾里作钓了几小时,杨梓所需要的诱饵和食材,在他那变态钓率之下很快凑齐。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他便招呼伍德发动游艇,开始朝着维多利亚湖的深水区驶去。

    相比起辽阔面积,维多利亚湖的深度浅的让人难以置信。

    偌大个湖区,最深的地方也才八十来米,甚至还比不上杨梓去过的牂牁江深。

    不过水浅也有水浅的好处,那就是这里适应鱼类生长繁衍的面积,要远远超出其他湖泊,这也是此地鱼类资源丰富的一个主要原因。

    乘着快艇,大伙在湖上奔波半个多小时后,终于赶到了临近恩德陪这边的深水地带。

    比起湖中最深处,这里的水位大概在四十米不到,属于湖区北部一个比较僻静的开阔水域。

    用那位黑人老伯的说法,这下面是一个椭圆形的巨大深坑,每当大雨过后,沿岸的雨水带着杂物流入湖中,很大部分都会在这里聚集。

    久而久之,便成了一个鱼类十分喜欢的栖息地,不少底层鱼都喜欢在此长住。

    而性格凶猛的尼罗河鲈鱼,也看中了这里丰富的鱼群,有事没事就喜欢来这边巡游几圈,杨梓想要钓获它们,此处便是一个非常理想的钓点。

    “德哥,停船吧!就在这里好了,反正现在也快三点,咱们先试探一下,明天再来好好搜一圈。”

    和伍德打了声招呼,杨梓在附近水面看了一圈后,便开始坐在一旁收拾起渔具。

    挑上一条半大罗非,他用船钓竿鱼钩挂好,放入水中做底钓,然后又拿出来一根中型路亚收拾着,打算用假饵在表层水面好好搜寻一番。

    尼罗河尖吻鲈的食性,使得它们不像那些小型同类一样,更喜欢生活在水面,而是各个水层都有着其身影。

    这增多了垂钓它们的方式,但概率也同样下降了不少,杨梓此行也是实数无奈。

    “杨哥,你钓的这些鱼,都打算晚上煮了吃吗?数量会不会有点多啊?”

    望着船舷边,那用鱼护和活鱼扣拴在一旁的数十条鱼获,谭子晴十分好奇。

    “那些?你到时候选选,味道好点的用来吃,罗非不好吃,明天用来做鱼饵好了。

    不过那条一斤多点的,咱们倒是可以弄个红烧鱼尝尝。”

    一边收拾好路亚竿子,杨梓装上假饵,抡起鱼竿朝外猛的一甩,同时也回复着同伴。

    他前面钓的那些鱼种类太杂,好多连他自己都叫不出名字,所以还放生了不少。

    现在剩下来的,也就十几条罗非,和一些用来做火锅的鲇鱼,看着鱼护里那条一斤多的罗非,杨梓吃的不是很饱的肚子又开始蠕动了起来。

    “对了,谭子,咱们在这边除了钓鱼,还得去附近的野生动物园拍一些素材,你回旅馆了抽空去打听下,看看去哪边比较好。”

    一边晃着饵,杨梓突然想起个事,那就是去拍摄一些非洲这边特有的节目素材。

    这件事他们刚来的时候就打算安排,后来被大雨给耽搁,就先放到了一边,现在也应该做点准备了。

    “嘿嘿!这个简单,我早就问好了,咱们这里往西北过去点,就是乌干达最大的国家森林公园卡巴雷加,里面什么动物都有。

    而且,这里只要愿意出钱,还可以亲自上阵去打猎,除了一些太过珍惜的动物不能猎杀,其他都是没问题的。

    杨哥,咱们去试试吧!”

    说起这个,谭子晴脸上顿时就神采飞扬,他一脸兴奋的介绍着,顺便说了个自己的小打算。

    “嘿!打听的挺清楚嘛!

    我说,你小子不会是一早就有这个打算,就等着我开口问你了吧?

    谭叔可是交里交代我,一定要将你给看好了,你可别给我折腾出幺蛾子哈!”

    翻了个白眼,杨梓对谭子晴的跳脱很是无语。

    “怎么会呢!这不是前几天在旅馆无聊,这才去打听的消息嘛!

    嘿嘿!杨哥,咱们就去见试一下,这里的狩猎可刺激了。

    你想想,在各种猛兽出没的森林里,咱们扛着枪,去寻找追逐那些躲藏其中的猎物。

    是不是很刺激,很过瘾?

    有了收获,还可以带回旅馆,然后烹制成美味好好的大快朵颐一番。

    唔!不说了,想的我都要流口水了。”

    见杨梓怀疑,谭子晴连忙开口解释着,不过,他这一番解释,反而变成了怂恿居多,让一旁的同伴都乐呵了起来。

    “扛着枪?咱们几人会用那玩意的,除了德哥,还有谁能玩的转啊?

    这种项目,花费也一定不会少,到时候,别没打着猎物,反而白花了那冤枉钱。

    咱们还是老老实实拍摄点素材吧,少去琢磨那些幺蛾子。”

    对谭子晴说的那些,杨梓虽然有点意动,但还是不大赞同。

    一个,是他有点担心过程中的风险,再一个,那就是自身实力的提升,让他对这些普通野兽已经没有畏惧之心,那种常人觉得的刺激感,对他来说会淡很多。

    反倒是最后的野味,对他还算有点吸引力。

    “打猎场都有枪支提供的,花点钱就能搞定。

    哎!杨哥,别这样嘛!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打猎诶!

    要是在国内,这种事基本只能想想,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咱们难道就这样错过啊?

    要不这样,所有花费我个人全包下来成不?嘿嘿!让大家一块去玩玩嘛!”

    见杨梓对此不大感兴趣,谭子晴有点着急,对方可是决定他们行程的主角,要是他不同意,自己那小心思恐怕会难以如愿了。

    “唔!这个还是晚上再说吧!去还是不去,大家到时候也都说说自己的意见,现在咱们还是钓好鱼先。”

    见谭子晴不肯放弃,杨梓也没直接下决定,而是准备晚点再做打算。

    反正这个事情不是很急,得等他们将维多利亚湖的事情全部办完,才能赶去那边拍摄,要不然来来回回很耽误时间。

    看他没有明确拒绝,谭子晴见好就收的跑到一旁,又和阿令伍德几人忽悠起了狩猎乐趣,打算发动群众力量,争取在接下来的集体决策中获取更多支持。

    摇了摇头,杨梓没再去管同伴的跳脱,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手中的钓竿上。

    他挥舞着杆子,让水中的拟饵,在鱼线和铅坠前后扯动下,时而在冲出水面滑行,时而又潜入水底随波逐流,远远看去,像极了一条正在追逐嬉戏的小鱼。

    可惜的是,虽然杨梓把钓技发挥得淋漓尽致,水中却一直没有出现他所期望的鲈鱼。

    面对这种情况,虽然心里有点遗憾,杨梓倒也没太过失望,因为那位非洲老伯,一开始就跟他说过鲈鱼的捕食习性。

    维多利亚湖的鲈鱼,除了在清晨和傍晚,其他时候很少会出来觅食,这个时间,也跟此地其他鱼种的活动规律相契合。

    在船尾甩了好几杆,却一直没什么收获,杨梓看了看周边环境,又跑到另一侧做起了尝试。

    “杨梓,鱼竿在动,你快来看看!”

    这边正准备下钓,坐在一旁的伍德,忽然盯着船舷边那根鱼竿大声喊道。

    因为是在拍摄节目,在钓鱼这一方面,其他人都不能随意去插手,所以他也只好提醒下同伴。

    得到他的示意,杨梓转头一看,只见那支固定在船舷的海竿,此时正被鱼儿拉得轻微弯曲。

    虽然幅度不大,甚至都没有触动线轮开关,但这种动作,也绝不是那条罗非能弄出来的动静。

    他连忙将手中路亚一放,然后跑到船尾拉起鱼竿就是一刺,沉重的力道传来,让他心里不禁一喜,中鱼了!

    “滋滋滋!”

    直到此时,随着拉杆收线的动作,水中鱼儿,此时好像才感到不对劲,开始用力挣扎,将线轮的卸力卡簧拉的滋滋作响。

    杨梓见状一边控制好手中力度,一边根据对方游走方向不断做着调整,双方很快就陷入了往来的周旋中。。

    可就在大家满怀期待,准备迎接这条未知大鱼时,水底那股拉扯力度,却突然松弛了下来。

    拿着鱼竿的杨梓,也被这突然的变化弄了个措手不及,差点没从船舷给摔出去。

    “杨哥,怎么回事啊?鱼跑了啊?”

    一旁的谭子晴见状,连忙扶了杨梓一把。

    “嘿!不知道是不是没钩稳,居然给它跑了,郁闷啊!

    从力道上来看,这条鱼的体型应该不小,可惜了!”

    借着同伴的帮助,杨梓站稳身形,然后拉了拉钓竿,发觉上面的力量消失后,不禁有点失望。

    不过跑了就跑了,总不能跳下水去将其抓回来不是,他嘟哝了一句,然后又开始转动线轮,打算将钓组给拉上来收拾一下,准备继续下钓。

    “咦!”

    随着鱼钩逐渐浮出水面,上面依旧挂着的半截罗非鱼,却引起了杨梓的好奇。

    “哇!杨哥,这是什么鱼干的啊?都咬成两节了,好凶悍啊!”

    看着罗非身上的齿痕,谭子晴也在一旁啧啧称奇。

    “不知道!不过反正不会是鲈鱼,也不是鲶鱼,这两种鱼一般是整个吞下食物,不会去进行撕咬。

    看这伤口,倒是和食人鱼咬的有点类似,还真是奇怪了。

    你们看,罗非的尾巴这一段全都完好无损,说明对方并没有被鱼钩刺中。

    刚才的挣扎,其实是它在撕扯猎物,而且过了这么久都不松口,性格应该十分凶悍才对。

    这有点不对啊!会是什么鱼呢?”

    观察着只剩半截的罗非鱼,杨梓左思右想,也没能琢磨出凶手的种类。

    不过既然不是自己的目标鱼,他也没再继续深想,而是换了条鱼饵扔下去,又跑到旁边开始做起了搜寻。

    今天这章大概四千字,算作二合一吧!

    大家将就看看,业余作家,更新什么的只能尽量保证了{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