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五章:想了半天,放弃取名了!
    维多利亚湖,恩德陪附近小岛,一栋简陋的土木小屋旁,几个树桩为椅,一位黑人老伯,正饶有兴趣的抽着烟,和杨梓他们讲述自己数十年的捕鱼生涯。

    在非洲地区,居民们的捕鱼方法虽然简陋,但却种类繁多。

    比较特例少见的,像旱季时捕捉非洲肺鱼,你得带着锄头去干地里挖。

    而在维多利亚湖区,因为这里渔业资源丰富,捕捞的手段自然也丰富了许多。

    常见的有船钓,网捕,围网,和引鱼堵湖。

    其中船钓和网捕的话,与国内捕鱼方法基本相差不多,就是在设备上极其简陋,所以效率也很低下。当地渔民基本是靠自己对鱼群分布的熟悉度,在四处碰运气。

    而围网和引鱼堵湖,这两种方法就比较有意思了。

    围网,和国内水库湖泊,或者水塘里围鱼有点类似,也是用大型渔网在水域深处铺开,然后往岸边靠拢,将沿途鱼获给捕捞上岸。

    就是这边围网所获的成果,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往往动用十多人的人力物力,花费大半天时间,最后累个半死,却只能捕到数条比较像样的鱼获。

    要是运气不好,碰到什么东西挂网,还得派人潜下数十米深的湖底拆网,费时又费力,收获完全不成正比。

    这其中的原因,一是湖区太大,鱼类不是很集中,再就和过度滥捕滥捞有一定关系。

    至于最后一个引鱼堵湖,则是谭子晴根据字面意思给翻译出来的称呼。

    维多利亚湖的湖底极为平坦,虽然面积在淡水湖中位列世界第二,但水位最深处才八十来米,比起大家上次去过的贝加尔湖,连个零头都够不着。

    如此平缓的地势,使得湖岸边衍生出了许多的小水洼。

    这些水洼深度不过一两米,面积和国内的鱼塘差不多,湖中食物缺乏的时候,不少鱼儿便喜欢在晚间游进来觅食。

    利用这一点,当地居民便发明了一种简单而有效的捕鱼方式。

    他们将诱饵放入水洼,用笼子罩住使其不易被吞食,然后再等上数天时间。

    当湖中鱼儿得到讯息,晚间蜂拥而至的时候,当地人见时机成熟,便会趁机用渔网将其来路切断,然后把出入口彻底堵死。

    接下来,便是收获的时间,参与放饵和拦网的居民,开始拖家带口的集体下水,用一种漏筛在水洼里捕鱼。

    这种方法,其实在国内的网站上也有不少视频,只要不出意外,参与捕鱼的人往往都能满载而归,算是当地一种实用的捕捞方式。

    当然,除了以上这些常用方法,其他稀奇古怪的捕鱼方式也是不少,不过比起国内放药和电捕那些绝户法,方式要柔和许多罢了。

    和老伯讨论了一个多小时,杨梓感觉自己收获良多。

    对方不但将这边的捕鱼方法介绍了一遍,就连各种鱼类分布,猎食习性,活跃时间点等等细节,都十分大方的说了个通透。

    当然,这其中主要还是杨梓那些礼物的功劳。

    几条香烟和两套卖相相当不错的鱼竿,将这位黑人老伯看的是眉开眼笑,嘴巴一直就没合拢过。

    香烟还是其次,当地人自己也会制作简单的烤烟,顶多是味道差点。

    可那两根鱼竿,却是被对方当宝贝一般给收了起来,究其原因,主要还是这边关于渔具的物价,实在让人有点无语。

    杨梓他们到达乌干达数天,趁着下雨无聊的时候,倒也去附近渔具店打探过一番。

    他们抱着询问当地鱼情,顺便了解下这边特色鱼饵的目的,去拜访了好几家相关门店,结果却大失所望。

    当地人对捕鱼的认知,压根就没有兴趣那一说,完完全全是为了填肚子。

    这种风俗下,指望他们去购买昂贵的商品钓具进行垂钓,基本就没可能。

    愿意在这边买渔具的,除了一大部分游客,其他的,便是在这边移民的外国人。

    这使得当地渔具店,不但价格昂贵,品种也十分稀少,只有一些廉价的常用钓具供人选择。

    一根在国内卖三四十元的地摊货,上面还印着“玛德in查那”标志,对方居然就要价二十万先令,折合成rmb就是三百多大洋。

    如此离谱的价格和质量,简直就是在坑人嘛!杨梓原本还打算买点东西套下近乎,结果被这物价给惊得掉头就走。

    他送给这位黑人老伯的钓具,是他在参加钓鱼比赛时,渔具厂商提供的奖品级鱼竿,不管是质量还是卖相,都是个顶个的好,也怪不得对方爱不释手了。

    ………………

    告别当地老渔翁,对于这次作钓计划,杨梓心里开始有了底。

    他看了眼天色,见时间已近中午,便让德哥开着快艇驶向附近一个水湾,自己则一边吃着简单的干粮,一边用手机搜索起当地尼罗河鲈鱼的资料。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种之一,尼罗河鲈鱼在引进维多利亚湖的最初,曾经一度泛滥,给湖中生态链造成了灭顶之灾,短短数年间,湖区原生态鱼种就消失了上百种之多。

    直到后来,当地人利用其凶猛的掠食性,用渔网和钓绳大肆捕捞,使它们数量骤降,又一度频临灭绝状态。

    直到如今,在湖区三个国家的政府干涉下,颁布了不少相关的法律法规,这次遏制住其不断衰减的数量。

    如此大起大落的“鱼生”,也是充分验证了那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谚语。

    因为数量骤减,杨梓现在要想钓到这种大鱼,其中的难度虽然不像鳇鱼那样高,但若算上重量限制的话,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为了提升几率,他打算在这边的水湾先钓一些小型鱼类上来,一是作为诱饵,再就可以给晚上加餐。

    他们这几天,除了偶尔会去上次那家烤肉馆解解馋,其他时候都是在旅馆里吃的便饭。

    虽然品种比起在贝加尔湖的时候要多,但味道也没好到哪去,特别是卫生状况还不咋滴,害得巧巧都抱怨好几天了。

    ……………………

    迎着微风,伍德驾驶快艇,在一处风平浪静的湖湾停了下来。

    这里周围有几座山,前几天下大雨时,从山上冲下来不少枯枝烂叶,还有一些倒霉的昆虫,所以接下来几天,来此觅食的鱼类应该会比较多。

    杨梓结合那位老渔民指点,在附近钓点晒选了一圈后,很快便确定了这片水域。

    他拿出一支轻巧的船钓竿,也没有去用假饵,而是直接绑上一组串钩,然后挂好蚯蚓就将钓组扔下了湖。

    维多利亚湖淡水鱼种极多,哪怕这里生活着尼罗河鲈鱼这种种族清道夫,也照样无损它最大淡水渔场的称号。

    除了常见的罗非和鲶鱼,像鲮鱼和鲤鱼的各种分支,在这里基本都能找到身影。

    杨梓不挑种类,用的饵料也就比较单一,既然这里最多的是罗非鱼,那用它们最喜欢的蚯蚓作钓就行。

    呃!又来不及了,就写这么多吧!

    最近的更新字数一直会比较少,大家没有攒起来看{-^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