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三章:鳄鱼之灾
    一条不宽的泥泞小路,左边是大片农作物,右边则是稀疏的树林和草地。因为瓢泼大雨倾泻,道路两旁的低洼处,此时已是一片沼泽。

    而在几簇树林的遮掩下,一栋孤零零的土质房屋正耸立路旁。

    简陋的圆形结构,茅草搭建的屋顶,这幅形象,倒是和网络上,那些非洲贫困地区的建筑特色一模一样。

    这里离杨梓他们越野车的直线距离,估计还没到五十米,所以一行人在黑人女子的带领下,很快就赶到了屋子旁边。

    出乎杨梓意料,跟他一块过来的,除了扛着摄像机的阿令和阿峰两人外,车上那个非洲司机,这会居然也一起赶了过来。

    杨梓清楚记得,这名司机一开始,对那名女子的求救是有点不大乐意的。

    毕竟对方害得他一脚急刹,差点连车都给翻了,心里的郁闷也是可想而知。

    不过情况紧急,他也没多管其他人的想法,他依着黑人女子指示,从屋子右侧的一条土埂绕道后面,然后打量起了面前的景象。

    土屋的背后,是一个由几根木头搭建起来的简易雨棚,棚子下面放着一些农具和器械,还有一张通往屋子里的木门。

    而在雨棚向外延伸的硬地边,则是一条狭窄的排水沟,由于雨水灌注,沟中此时积满了黄色的泥水。

    浑浊的水面,倒是和旁边那一簇簇半人来高的绿色植物,和几棵树木彰显的相映成趣。

    率先赶到棚子下面后,杨梓左右扫视了一圈,可除了在地上发现几件散落农具,却并没有发现什么鳄鱼,也没有听到小孩的呼救声。

    当他疑惑的档口,那名黑人女子也跟在他身后赶了过来。

    神情激动的对方见到眼前平静一幕,也是不由得一怔,不过很快,她就歇斯底里的指着前面一棵高大树木的底下,开始用英语大声哭诉起来。

    “杨哥,在那棵树下面!

    看到了吗?”

    紧随女子赶过来的谭子晴,正好听到了对方的哭喊,他定睛在那棵大树下看了几眼后,很快发现了不妥。

    “你们暂时别过来!

    德哥,我先过去吸引注意力,顺便打探下情况,你在旁边看着。

    要是发现了小孩的身影,你就去救人,鳄鱼我来拖住。

    没问题吧?”

    有着同伴的提醒,杨梓很快发现了谭子晴所说的问题之处。

    只见前方十来米的地方,有一棵大腿粗细的树木,在其底部还有一片低洼的水坑,上面浮着不少散落的树枝和杂草。

    漂浮的细碎物中,有段颜色与周围环境十分类似的“枯木”,上面规律的排列着不少凸起,不仔细去看的话,还真难发现它的区别。

    杨梓之前也看过动物世界,对鳄鱼这种食物链顶端的生物,还是有一定了解。

    不过知道是一回事,看到又是另一回事,不说别的,单单对方这神奇的隐匿方式,就很好的给他上了一课。

    由于只看到一小部分脊背,还不能确定其大小,出去保险起见,杨梓没有让同伴一起跟着过来。

    他跟德哥打了个招呼,然后自己拎着一二十斤重的千斤顶,将鞋子脱在旁边后,开始一深一浅的朝着那片积水处走去。

    之前隔着十来米距离,杨梓对于这条鳄鱼的大小一直没个印象,所以也没怎么将其当回事。

    毕竟他从获得系统到现在,斗过的猛兽也不止一两只了,对那些体型庞大的凶猛动物并没有多少畏惧。

    可直到拉近了四五米距离后,望着近在眼前的鳄鱼脊背,他才升起一种惊悚的震撼感。

    宽达六七十公分的背部,仅仅露出水面的部分,就长达两米多,那一个个硕大的甲状凸起,光看上去就给人一种狰狞感。

    如果算上没有露面的头和尾部,杨梓估计,这条庞然大物可以轻易的超过五米!

    这是什么概念?

    世界上最大的湾鳄,也只是在四到七米的长度之间,而他眼前这条尼罗鳄,如果估算的不错,实际长度最少也是五米以上了,甚至达到六米也不是没可能。

    鳄鱼那张巨口的威力,相信看过动物世界的人应该会有所了解。

    现今世界的所有动物,咬合力排在前十的,它们就足足占据了三个位置。

    而湾鳄和尼罗鳄正好占据了第一和第二,分布是三点五吨和二点二吨。

    在这么恐怖的力量撕咬下,哪怕杨梓身体属性已经远超常人,也丝毫没有要去尝试一番的想法。

    他小心翼翼的提防着,一步步靠近到水洼边上那棵大树,然后举起手中的千斤顶,便打算给对方来一下猛的,将其驱除到附近水面,然后再去找小孩的踪影。

    可他才刚一扬手,水里的鳄鱼,便好似看到了这一幕,强壮有力的尾部猛的一扫,溅起数米高水花的同时,整个庞大身体也突然朝前面窜出去四五米的距离。

    那迅猛的速度,如果它行进前方有什么猎物,估计到死都不一定能反应过来。

    “谭子,快问问那个黑人,家里有没有渔网或者结实点的绳子。

    靠!这玩意太大了,咱不一定能擒的住它。”

    见到鳄鱼突然间的动作,杨梓吓了一大跳,直到对方往前跑开后,他这才放下举起的千斤顶,然后开始向同伴求援。

    刚才鳄鱼游动的一瞬间,他可完全看了个明白,对方这体型,就算没到六米,估计也差不了多少。

    如此庞大的身体,单凭他用蛮力,而又不杀死对方的话,基本是别想将其给制服。

    “~!@#%#@!~”

    “杨梓,小孩!就在你右边!

    该死的!谭子,你叫她停下来别添乱了,我得过去帮忙去。”

    正当杨梓在水中想着办法,打算擒住鳄鱼时,在他右边的水面忽然浮上来一个人影,岸边的黑人女子见了,立刻就歇斯底里的朝水里扑去。

    伍德见状不妙,连忙拦住对方后,让谭子晴给他做起了劝说,自己则一边提醒杨梓,一边将那名女子推给谭子晴,然后拿着那根撬棍准备下水去支援。

    听到同伴的呼声,杨梓往右边一转头,也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浮在水面的身影。

    刚才他一直在全神贯注的盯着鳄鱼,所以没注意身边变化,现在这一眼望过去,却让他心里不由猛的一紧。

    一个瘦小纤细的身影,正面部朝下,毫无动静的趴在他右边水面,距离居然不到两米。

    最为恐怖的是,这个人影大腿以下部位,居然已经不翼而飞,只是在伤口附近不停留着鲜血,将浑浊的泥水都染红了一大片。

    望着着突然浮现的一幕,杨梓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堵得发慌。

    说到底,他之前所经历的人生,其实十分平凡,更从未见到过如此血腥的场面。

    哪怕获得系统之后,也只是过的比较惊险刺激罢了,一路上也并没发生过人命事件。

    所以见到眼前这幅惨状后,杨梓足足楞了好半响才回过神来,然后立马跑去捞起水中的身影,将一直储备着的治愈技能一股脑儿全扔了下去。

    他看着怀中那个瘦小的身影,双眼里满是期待的等其醒转。

    这是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有着非洲人独特的厚嘴唇,以及黝黑皮肤,脸上充满了稚嫩,身上还裹着一层挺薄的红色衣衫。

    但让人惨不忍睹的是,对方除了腿部以下被鳄鱼咬去,就连身上也被剐蹭的到处是伤痕。

    因为事发不久,这些伤口还在不停留着鲜血,顷刻间便将杨梓一身染的通红。

    时间慢慢过去,一秒,两秒………………

    杨梓急切的看着小女孩那些伤口,希望以往发生过的奇迹能再次上演,可十分遗憾的是,从没让他失望的装备技能,这次却未能再产生效果。

    直到伍德一边提防着鳄鱼,一边涉水走到他身边,看了眼已经失去生命气息的小女孩后,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伸手将其抱了过去。

    “杨梓,别这样!你知道,这不能怪你的!

    我把她送过去,你也跟着过来吧!

    那名司机已经报警,这里就交给警方来处理好了。”

    叹了口气,伍德有点沉重的安慰了下杨梓,他看了眼已经跑远的鳄鱼,然后抱着小孩走向了土屋。

    伍德以前当过兵,也见过不少生死,现在发生的事,虽然让人遗憾,但他还不至于像杨梓那样感慨。

    他是在替同伴担心,怕对方走不过心中那个坎,毕竟平常人,压根就不会参与到这种见鬼的事情里来。

    ………………

    舔了舔苦涩的嘴唇,杨梓没有走向木屋,也没有去关注那条渐行渐远的鳄鱼,他仍旧沉浸在刚才一幕所带来的冲击中。

    有些许遗憾,但更多的,是对生命脆弱的感慨。

    他不是什么圣人,做事也大多是凭喜好,对于逝去的小女孩,他心里也没有伍德所担心的自责。

    只是心中的那份善良,使他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悲伤。

    他望着雨棚下,那位哭天抢地的母亲,还有同样一脸沉重的同伴,任由漫天雨水滴落,心中那份难受感,却变得愈加严重起来。

    赶在今天的最后五分钟(╥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