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十章:贝加尔湖(十)
    贝加尔湖畔,图尔塔港,一家不是很起眼的旅馆。

    连着数日的降雪,将贝加尔湖岸的白桦林,染的白茫茫一片,就连街上,也有着一尺来深的积雪。

    这种天气,不要说外出钓鱼,就是坐在旅馆里烤着炉火,从中国南方过来的摄制组成员,也是觉得背后发凉。

    “吃我的炮?嘿!你这马不要了是吧?那我可跟你换子了啊!”

    “哈哈!换就换,看我将你的军!”

    “啊!杨哥,我看错了,刚才那一步咱重新来过吧!你那马我不吃了行不?”

    “嘿嘿!知道错了?那就乖乖换回来吧!

    我说谭子,你在国外待了多久啊?连象棋都下得这么烂。”

    “呃!我这下棋,还是大学那会,在宿舍和同学学会的。

    这么久没下,当然生疏了啊!

    杨哥,你看这雪都快连下一个星期了,要是还不停,咱们准备等多久啊?

    嘶!也不知道这些老毛子,每年都是怎么熬过去的,这才零下二十度,我就受不了了。

    听说他们这里,温度最低,零下四五十度都好玩一样,想想都受不了。”

    披着件厚重毛衣,谭子晴一边和杨梓下着象棋,不时还看下外面飘落的大雪。

    “哈哈!你跟他们去比,就像你跟我下棋一样,能有比较性吗?

    人家世世代代住在这边,都早已习惯成自然啦!

    至于转移的事,还是等两天再说!巧巧早上不是看了天气预报嘛,这场雪,明天应该就会停。

    既然湖面还没结冰,咱们就最后尽力一下吧,要还是没有收获的话,我们就直接去下一个目标点。

    就是欧洲的纬度,好像也没比西伯利亚这边低多少,咱们去的时候,可别又是这般场景啊。”

    一边琢磨着棋局,杨梓倒是没有谭子晴那么着急。

    零下近二十度的天,他还是一件轻便外套穿在身上,一点也没感到寒冷。

    此时,已经是他们上次钓获鲟鱼后的第六天,从那天下午开始,贝加尔湖的天空,便一直不停的下着雪。

    由于气候太过寒冷,除了杨梓外,随行的同伴里,也就伍德表示还能接受,其他人都是一出门就直打哆嗦。

    而且,这还不是单纯加几件衣服就行,主要还是他们没有习惯过这种气温,加上外面的风雪一吹,勉强尝试过一次的众人,在外面才坚持了小半天时间,很快又灰溜溜的赶回了旅馆。

    就这样,阿令和阿峰两个,一回到旅馆就开始高烧,要不是杨梓有着治疗技能,情况可能还会更加严重。

    经过这么一次试探后,杨梓也断了大雪天去外面作钓的心思,在旅馆老老实实的待了几天,打算等降雪停下来,再出门行动一次。

    现在的西伯利亚,已经越来越不适合出行了,要是这次作钓还没结果,他们一行人,也只能将目标转移到下一个地点。

    ………………

    也许是作弄了这么久,老天爷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隔天一大早,起床的杨梓便发现,外面的雪居然真停了。

    大喜过望的他,连忙挨个叫醒同伴,然后一行人迅速收拾好装备,开始了他们,可能是贝加尔湖上的最后一次探钓。

    “好漂亮的雪景啊!

    对了,杨子哥,你上次说的那个野外游玩,还算不算数啊?

    这么美的风景,我好想去湖岸的白桦林里逛一逛诶!”

    几天没有出来,湖岸边的景色,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新模样。

    整个世界银装素裹,除了湖面依旧保持墨蓝,岸边的树木和山林,在一丝雾气的笼罩下,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轮廓。

    “哈哈!你就不怕冷啊?

    等忙完这次探钓,我们再去看看吧!

    不过,咱们不能走的太远,就在图尔塔那边附近逛逛好了。

    毕竟这几天的雪一下,已经耽搁太多时间了,我们还得去欧洲将进度赶回来才行。”

    “谭子,都跑了这么久了,咱们还没到目的地吗?

    我记得,上次过来这边的时候,好像也就这个时间啊!”

    “嘿嘿!马上就到!

    你别着急嘛,列夫正在确认地方呢!

    这次他们带我们走的远了一点,比上次那一回还要往北。

    前几天,我和他不是去打探了一番消息嘛!

    除了色楞格河外,其实这边水域,也有一处鳇鱼出没地,只不过时间有点久了,当时就没跟你们说。

    列夫听我说这可能是咱们最后一次出行,便打算带大家来这碰碰运气。”

    “哈!我就说嘛!这个老毛子,不到最后就不肯出力啊!

    他是不是巴不得我们多待几天,然后跟着蹭吃蹭喝啊?

    你跟他快点确认好地方,我杆子都收拾好了,就等着下钓了!”

    ………………

    游艇的速度很快,杨梓这边询问过后没多久,老毛子就将速度慢慢降了下来。

    待到船只停稳,杨梓开始一边下钓,一边打量起了四周的环境。

    这里是一片湖泊中央水域,即使是离岸最近的地方,距离也在十来公里之外。

    加上那白蒙蒙的雾气遮挡,倒是让杨梓,有种身在大海的感觉。

    观察完环境,手中的两只抛竿也已经准备妥当,这些都是提前准备好的,所以并没有花费多少功夫。

    鱼饵用的,是之前湖里捞上来的小鱼,而钓竿,则是中等型号的海钓竿。

    除了鱼线准备的比较长,这种鱼竿的钓重,其实并不比抛竿要好多少,只是和重型矶竿相比,胜在轻便灵活。

    随着钓到的大鱼越多,杨梓现在对钓具的选择,也有了不少的变化。

    他不再一味的去追求牢固和结实,更多的,是从综合性能上面下手。

    当然,这主要也和他的钓鱼技术进一步精进有关。

    下好鱼竿,时间已是上午的九点多,杨梓在甲板上守着竿子。

    而其他同伴,除了谭子在折腾那台摄像机,伍德照例在一旁站岗外,两位摄制组成员,加上巧巧,很不幸又被晕船给折腾的集体团扑。

    不过比起上次,大家这一趟的承受能力明显提升了许多,阿令和阿峰甚至还打算坚持站岗,不过被杨梓给劝了下去。

    晕船这种事,能尽快习惯过来就好,也不必去太过勉强他们。

    时间渐渐流逝,由于气温的下降,杨梓能明显感到鱼情变差。

    那两支挂着大号钩子的鱼竿不说,就连后面加的一支小号矶竿,这会也一直没什么动静。

    让原本期待改善中午伙食的众人,一直等得心里痒痒的。

    此时大伙想聊的话题,也早已说的差不多,于是偌大的游艇上面,除了轻微的风声和水响,便没有了其他的吵杂,显得十分安静。

    在甲板上拿过一个钓箱,杨梓坐在上面静静地看着鱼竿,脑中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种安静的气氛,一直持续了许久,直到坐在钓箱上的杨梓,忽然间感到一阵不对劲。

    “德哥,你有没有感觉到?

    这周围的水面,还有这游艇的晃动程度,都有点不对劲啊!

    好像,好像整个湖面都在颠簸一样!”

    仔细的体会了下动静,杨梓忍不住询问起同伴的感受。

    “你也感到了?这湖面动静是有点大!

    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敲击水底一样,你看湖面,这波浪都快接近一米了。

    谭子,你快问问列夫,这是什么情况啊!”

    听杨梓这么一说,伍德有点坐不住了。

    “~!@#%#@!”

    “靠!是地震!”

    “杨哥,老毛子说是地震了!

    怎么办?咱们是继续在这待着,还是回旅馆啊?”

    谭子晴还没主动去问,那边列夫就已经提前大喊了起来。

    得知这么一个惊人消息,他也不敢怠慢,连忙和同伴交流起了意见。

    “地震?怎么弄得这么巧!

    德哥,帮我收东西,这鱼怕是没法钓了,咱们先撤吧。

    谭子,你让列夫赶紧将船靠岸,先在岸边观察下情况再说。

    这地震也不知道级数有多大,会不会引起浪头,咱还是先避避风头吧。”

    钓鱼都能这么碰巧的摊上个地震,杨梓觉得自己几人也是没谁了。

    想想自己老家,多幸福啊!

    这么多年下来,从没见过什么地震、火山、洪水、台风,电视里那些灾害好像都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结果这次出国的第一个目的地,就被自己给撞上了。

    几人这边正忙活着,水里的颠簸感,也逐渐开始变得强烈了起来。

    按理说,如果人在水中遇到地震的话,应该是没有什么很大感觉的。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其所引发的海啸和巨浪。

    但随着动静越来越大,杨梓他们终于明白,这次发生的地震,估计很是不小。

    就连之前还一脸淡定的老毛子,也放下了身为战斗民族的高傲,开始积极配合大家往岸边转移起来。

    “杨子哥,怎么回事啊?怎么越晃越厉害了啊?

    搞得跟地震似得,我头又开始晕起来了,你叫列夫慢点开嘛!”

    船上忙的热火朝天,船里面躲着的几人,这会也不好受。

    这不,巧巧就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晃动,挣扎着跑上甲板来询问起情况了。

    “嫂子,您这感觉,比地震仪还来的准确啊!

    哈哈!还真被你给说中了,这边岸上正闹地震呢。

    你回船舱里坐稳了,我们得赶紧到岸边避避风头去。”

    听巧巧这么一问,杨梓还没说话呢,一旁的谭子晴就一脸崇拜的告诉了对方真相。

    巧巧闻言,连忙朝杨梓一望,见对方也在点头之后,又十分乖巧的走回了船舱。

    她也知道事情的轻急缓重,没有在上面给大家添乱,而是跑下去打算通知阿令他们一声。

    一行人将东西收拾好,待到列夫启动游艇后,开始朝最近的湖岸边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