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二章:贝尔加湖(二)
    初次听说贝尔加湖,杨梓还是在那首李健的《贝尔加湖畔》开始。

    沧桑带着忧郁的嗓音,活力富有浪漫的曲调,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座面积世界第八,最深!最古老!最清澈!最大的淡水湖泊,在外界流传着许多的传说和奇闻。

    当然,杨梓他们这次来此,并不打算去探秘这些传闻异事,而是来专心钓鱼的。

    此时的气候,比起昨天要来的稍好,虽然依旧是阴天,但总算是没有了飘零的雪花。

    乘着一艘豪华游艇,杨梓一行人,在墨蓝色的湖面上,迅速疾驰着。

    原本,杨梓的打算,只是租赁一艘合适的快艇就行。

    可到了租船行,却一直没能找到中意的,速度够用的,船只有点小,显得拥挤。

    而空间够用的,速度却跟不上,这么大个湖,杨梓可不打算在赶路上面,去耗费自己太多时间。

    挑来挑去,他干脆选了这艘,造价上百万的游艇。

    刚好外面气温太低,要是同伴受不了的话,还可以去船舱里头猫一下。

    和快艇不同,游艇在功能和设备上,要多出来许多,而且造价也贵。

    租赁公司为了保证安全,专门还为其配备了一名经验丰富的船长,来帮客人驾驶。

    这位四十多岁,人高马大,脸上满是络腮胡子的中年大叔,给人的感觉倒是精气神很足。

    但前提是,他能放下手中那瓶,度数高达六十多度的伏加特。

    望着时不时灌上一口烈酒,一手打着船舵的船老大,杨梓他们,这会集体都在寒风中凌乱。

    大哥!咱能不能专业点?一边喝酒一边开船,这样真的好吗?

    果然,战斗民族这边的习惯,还真的是有够豪放。

    “@#%/~!)?”

    看着船上的乘客,全都瞪着个眼睛,不停打量自己,这位老毛子船长,叽里咕噜的冲他们说了句什么。

    “呃!杨哥,船长在问我们,咱们是一直这么没目的的航行下去呢,还是找个地方游玩一下。”

    听船长飚了几句俄语,一旁的谭子晴连忙做起了翻译工作。

    “嘿!得亏我还以为,他是明白自己喝酒行为的不妥了呢,原来是问这个啊!浪费我表情!

    你直接要他带我们,去这边浅水地带,鱼获比较多的地方吧。

    反正也不急着这一天,咱们先将晚餐给着落下来。”

    听谭子晴这么一翻译,杨梓无语的看了眼船老大,只得无奈说道。

    同这个俄罗斯大叔说明了要求,对方倒是执行的很快,直接一个右舵,游艇开始朝着一片宽阔的水湾驶去。

    “杨子哥,你看,这里的湖水好清澈!隔着这么深,都能看见湖底。

    这和咱们在云南时,游玩过的那座抚仙湖,倒是有点相像呢。”

    随着游艇,逐渐的接近山湾里面,湖里的水位,开始明显变浅起来。

    在船上赏景拍照的巧巧,忽然指着游艇岸边,朝杨梓大声喊道。

    “不都和你说了,这是世界上最清澈的湖泊嘛。能见度,达到四十米以上了,还这么大惊小怪。

    不过,说起抚仙湖,这里到还真有个十分类似的地方,你想不想知道啊?”

    调笑了下巧巧,杨梓有点神神秘秘的说道。

    “快说嘛!别老是卖我关子。”

    对杨梓的调笑,巧巧很是娇嗔道。

    “那我说了,你到时候可不许害怕啊。

    你还记得,在抚仙湖的时候,戴坪和我们说起过的那个传说吗?

    呃!就是那个,关于抚仙湖尸库的传闻。后来救人的时候,我还验证过的。”

    笑了笑,杨梓回忆到。

    “这哪能忘记啊,说起这个,我现在肚子里还折腾呢!

    怎么了?你别告诉我,这贝尔加湖里头,也有这个啊!”

    想起抚仙湖的经历,巧巧显得有点不适。

    “哈哈!差不多吧!

    不同的是,这里的湖底,深度太大,人们没法下去打探,所以一直没有确认。

    不过,这件事情,在当时的历史上,可是描述得十分详细的。

    怎么样?要不要我跟你说说啊?”

    见对方这个反应,杨梓倒也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先问了下巧巧意见。

    “哼!不听,免得影响我晚上的食欲,你想说,朝德哥他们说去吧!

    我去船舱里面坐一会,外面太冷了。”

    一听还真有这回事,巧巧很是不满的努了努嘴,为了不影响晚上的食欲,她冲杨梓翻了个白眼,直接下到船舱里躲开了这个话题。

    “诶!杨哥,别停啊!继续说呗!

    嫂子这会已经走了,我们还想听呢!

    那个什么尸库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见巧巧一走,在旁边听了个开头的谭子晴,立马冲杨梓道。

    “嘿嘿!也不是什么秘密故事,百度上面都有的。

    就是一战时期,俄罗斯,不是爆发了一场十月革命嘛?

    当时,布尔什维克领导的红军,和反对派,外国干涉势力组成的白军,进行了非常激烈的战斗。

    最终结果,是红军获得了胜利,而落败的白军,则与支持者,开始了一场世纪大逃亡。

    总共多达一百二十五万人的逃亡队伍,白军军队大约五十万人,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沙俄贵族、僧侣等,则有七十五万人左右。

    他们带着沙皇留下来最后资金,罗曼诺夫王朝的五百吨金银财宝,用马车拉着粮食,向贝加尔湖这边逃窜。

    在横贯八千公里的漫长迁徙中,由于冬季的西伯利亚严寒逼人。

    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让逃亡人数从一百二十五万,很快就降到了二十五万余人。

    这些人历经艰辛,最终赶到了伊尔库茨克。横亘在他们眼前的,便是已经冰封的的贝尔加湖。

    当时贝加尔湖,冰封厚度超过三公尺,行走已经完全没有问题。

    只要越过湖面之后,再向南走,这批逃亡人员,也许就能摆脱红军的追击,走向自由。

    可正当他们,在湖面上蹒跚行进时,气候却风云突变,一阵暴风雪裹着强冷空气,让当时的气温,突然就骤然降到了零下七十度。

    如此极端的天气,让那二十五万的逃亡者,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迅速冻僵、冻死。

    一切会动的生物,在这场风雪中,全部变成了冰雕,湖面上到处都是成片的尸体。

    后来,这些冻死的尸体,在数个月内,就那样保持着生前最后的状态,留在了湖面上。

    直到春天来临,湖面的冰雪开始溶化,他们的尸体,也从冰缝的裂口,陆续的沉入湖里。

    至于过去这么多年,这些尸首,有没有被湖里的鱼虾给吃掉,人们就不得而知了。

    怎么样?听完了这个故事,你有什么感触没有啊?”

    一口气下来,杨梓讲完了,他在网上看到的一个传说故事。

    这多亏他在智力上的提升,使得记忆力也跟着增长了不少,所以记得十分清楚。

    “二十五万?我的天!这也太恐怖了吧!唉!还是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幸福啊!

    对了!杨哥,他们携带的那批财宝呢?难道说,也跟着这些人一起落入湖中了吗?”

    吃惊了下人数的庞大,谭子晴发了发感慨,然后两眼放光的问道。

    “…………

    怎么?难道说,你还准备去湖底打捞上一番不成?

    哈哈!这些财宝的去向,倒是没有留下记录。

    不过,就是沉在湖底,你也别异想天开了。

    你知道这湖多深吗?一千多米啊!而且还这么大面积。

    就算你能下去,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望着谭子晴那财迷的模样,杨梓不禁奚落了几句。

    此时,他们已经乘着船只,来到了船老大选定的水域。

    随着船速放缓,直到慢慢静止,这位老毛子船长,将船固定后,便和谭子晴说了几句,示意已经到了地方,可以开始捕鱼。

    “就这里?谭子,你再问问他,这里除了龙虾,还有些什么鱼好钓啊。

    能在他这打探点消息,可以替我们省不少功夫。”

    手上拎着几个虾笼,杨梓一边往里头放着诱饵,一边冲谭子晴说道。

    “呃!杨哥,这个老毛子,对这些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只是告诉我,这个季节,湖面的表层鱼,已经很少活动,让我们往湖底想想办法。”

    和船老大说了几句,谭子晴回复了杨梓。

    “有消息就行,还好这么问一下。要不然,我原本还打算钓路亚的呢。

    德哥,过来帮我拉一下笼子吧,扯直了,直接丢水里就行。

    咱们今晚上的大餐,可多半指望在这些笼子上面了。

    对了,大家有谁喜欢垂钓的,也可以去挑支鱼竿玩一下。

    咱们今天的目标,先是吃好玩好,然后再去打听鳇鱼的线索。”

    收到老毛子的信息,杨梓布置好虾笼,顺便打算拉上同伴,和自己一起作钓。

    这里的水情鱼情不明,多一个人,便多一份机会。

    说实话,他们团队里面几个人,还真没有,以这么一种悠闲姿态来一起钓过鱼。

    所以,杨梓也一直不知道,其他几人是否对钓鱼感兴趣。

    “既然杨哥你说话了,那我和阿峰,可就没扛摄像机了啊!

    嘿嘿!谭子,德哥,你们俩要不要过来一起啊?很好趣的哦!”

    听杨梓这么一说,旁边摄录素材的阿令,顿时开始欢呼起来。

    他和同伴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和阿峰跑到一边,开始利索的收拾起了渔具。

    看他们那熟稔的样子,虽然比不上职业选手,但也算是熟门熟路。

    “那也算我一个,哈哈!不过我不大会玩,你们得教教我。

    德哥,你不来吗?”

    谭子晴见有了伴,连忙也走了过去,顺便还喊了声伍德。

    “呃!我对这个没兴趣,你们玩吧,我待会跟着你们吃鱼就行。”

    旁边的伍德,不知什么时候,居然从老毛子那要过了一杯伏加特,正惬意非常的在那喝着。

    听谭子晴招呼自己,他摇了摇头,婉拒了对方的好意。

    有着杨梓牵头,大家各自折腾,嘻嘻哈哈的收拾着渔具,开始一同准备作钓。

    呜~各种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