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六章:救援
    对方称呼自己为神医?而且,在听到名字的时候,也没有第一时间认他出来。

    这几个小细节,倒是让杨梓对这个谭振忠有了些许的了解,看样子,这人可能还真没骗他。

    因为对方如果调查过自己资料的话,就不会不知道名字,更不会喊他做神医了。

    钱刚侄子那种伤势,用医术?估计这会都还在病床上躺着呢。

    对方既然对此不了解,那就说明他还真没有调查过自己,所以还是比较可以信任的。

    听着谭振忠稍显急切的请求,杨梓心里琢磨了一会后,终于是对着电话开了口。

    “救人没问题,但关键是,我怎么才能信任你?

    你应该明白,我很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出手,让以后的生活受到打扰。

    如果你能做到这点,救人的事情,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下来。

    至于报酬,我要两百万,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

    您放心,只要您愿意救人,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透露半点消息出去。

    疗伤的病房,接送的交通工具,我都会给您专门安排好,绝对不会有外人存在。

    至于信任,您可以让那位朋友去打听一下。

    我谭振忠这大半辈子积攒下来的名声,应该还是有不少人认同的。”

    听到杨梓愿意救人,谭振忠明显的激动了起来。

    他连声答应了杨梓的要求,又说了下自己的安排,甚至连名誉都搬了出来,不过这年头,名誉还值钱吗?

    杨梓哭笑不得的听完对方的保证,想了想后,还是要他等等消息,自己则让钱刚去搜集起了信息。

    说实话,杨梓是真不希望在别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这个装备技能,哪怕只是效果。

    就连那两百万的报酬,也是不希望让对方欠着自己人情,之后再纠缠不清才加上去的。

    之所以愿意帮谭振忠这一次,一是他已经知晓了情况,不帮他的话,怕他心中留有怨恨。

    毕竟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

    二来,此人给自己的印象还不错。起码从刚才谈话的语气来看,对方就不像那种拐弯抹角的人,显得十分直率和实在。

    很快的,杨梓这边正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家的时候,钱刚那边便将找到的信息全部告知了他。

    看着手机屏幕上,钱刚发过来的关于谭振忠的详细信息,杨梓倒是小小的吃了一惊。

    刚才对方只是说在军方任职,没想自己倒是小看这句话的分量了,此人居然是一位正师级别的大校。

    而且,由于家族中的老一辈都是军官,所以这人脉积累的有点吓人。

    用钱刚的说法就是,这个谭振忠迟早都会当将军,称得上是一颗前途无量的将星。

    因为人家今年才四十多岁,还有着很大的上升的空间。

    听到这里,杨梓暗笑着想到,钱刚前面还在说要和对方硬拼的,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想法。

    好消息是,像谭振忠这种军人世家,家风是极其严格的。

    特别是他们这一代,在老一辈的军事化管教下长大,几乎已将那些传统的纪律和荣誉感刻在了骨子里。

    所以说谭振忠这份名誉,倒还真的挺有分量,起码能让杨梓稍微放下点心来。

    看完对方的信息,杨梓也没有再多犹豫,因为那边现在还有一位伤员在等着,所以自己能不耽搁就不耽搁。

    他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谭振忠的电话,几乎在响铃的瞬间,电话就被接通。

    “喂!杨先生,怎么样?您考虑好了吗?”

    那边的谭振忠急切的问道。

    “你的要求我答应了,现在我就赶去长沙,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可以到,你快点做好安排吧。

    另外,你将伤员现在的情况跟我说一下,我稍微做下了解。

    还有你别这样称呼我了,叫我杨梓就行,我才三十岁不到呢,这样听着有点别扭。”

    拎着渔具一路往回赶,杨梓的语气依然没有什么起伏感。

    他简单的和谭振忠说了下打算和要求,然后询问起对方伤员的情况来。

    “好的好的,您和钱刚那边不远是吧?那把开车到长张高速入口就行,我会安排人接您的。

    城里现在太堵了,我怕会耽搁时间。

    我儿子现在在北京的私人医院,他是在和人比拼徒手攀岩的时候,从山上摔下来受的伤。

    医院检查的结果,是全身多处骨折,最主要的是脑袋被石头磕到,造成了颅内出血。

    现在虽然还没有生命危险,但医生告诉我,这种伤势情况,想要治好只能截肢。

    而且就算能活下来,脑部受到的创伤,也可能造成神智上的问题。

    我儿子才二十出头,我这个做父亲的实在没法看着他这样啊。

    杨先生,您看…这样的伤能医好吗?”

    将交通工具安排好,又将伤者的伤势情况说明了一遍,谭振忠这才想起,照这位杨神医前面所说,对方好像还不到三十岁。

    这么小的年纪,如此严重的伤势,他能治好吗?

    不过这已是他最后一丝希望了,没得选择的谭振忠,现在可不敢去得罪杨梓。

    他回想了下那位老朋友提供的资料,如果那种惊人的医术真的存在,治好自己儿子应该没问题吧。

    “谁告诉您我是医生了?你不是查过资料吗?你觉得那种伤势,医术能有用?”

    杨梓有点好笑,对方不是看过长沙的资料嘛,难道就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不是医生,杨先生,你没开玩笑吧?我儿子的伤势可不能再拖太久了啊!”

    听杨梓这么一说,谭振忠急得语气都变调了。

    还没等他继续发问,杨梓也没再逗他,而是直接开口道:

    “没来玩笑啊,我真不是医生,我估计,医术也做不到你想的那种程度。

    实话和你说吧,我是用偶然间得到的一种奇物,才治好钱刚他侄子的。

    这种东西可以说世所罕见,用一次就少一次。

    具体是什么,我就不透露了。只是我希望,你能明白这其中的价值,也能恪守住自己的承诺,我可不想陷入到无妄的混乱纷争里去。”

    也许是感受到对方作为父亲的不易吧,杨梓说话的语气,也带上了一丝敬意。

    他和对方讲明了下事情的原委,并再次慎重的提醒了他,关于此事保密的重要性。

    “奇物?难道是张院士他们寻获到的那种东西?

    杨先生,既然是如此重要的东西,那我再去将防护工作安排严密一点。

    你放心,这次过来的人我都没有透露口风,也不知道您是来做什么的。

    他们只负责接送和守卫,您不要主动透露就好。

    真的非常感谢你,我知道这种东西的珍贵。

    那笔钱不算,我谭振忠另外再欠您一个人情。

    只有是我能帮得上忙的,您尽管开口就是。”

    听杨梓这么一介绍,谭振忠好像想到了什么。

    他先是自言自语的念叨了句,然后又将这次的接送和随行人员调整了一番。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从哪见过类似的珍贵物品,居然还主动加了一份报酬。

    “…………”

    见到对方好像误会了什么,杨梓顿时有点无语。

    这么巧?难道这世上真有比得上我技能的好东西?

    这么思索了一番,杨梓不禁有点好奇起来。

    他也没去点破,而是打算套一下对方的话再说。

    “人情这些都另说,你把保密工作做好就行了。

    还有,我刚才说的这种东西,你难道还在哪里见过?”

    “您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至于您说的这个东西,我这几天还真听人说起过。

    据说,那是研究所从什么远古生物的血液中提取出来的。

    科研院用这种药剂,完美治愈了一位重要领导的晚期肺癌,所以在国内的高层传的很猛。

    而且根据他们的实验发现,这种药物对治疗伤势,也能起到非常好的效果。

    不过此物极其稀有,原本见我儿子受伤,还打算想去争取一下的。

    结果问到那个科研院的张院长后,他直接告诉我,东西只有唯一的一份,而且已经用完了。

    现在他们正在加速研制,如果我想预定,就要我发动军方的力量去帮他一把。

    到时候有了收获,再尽量帮我留一份。

    当时我还没得到你的消息,所以对件事查的比较上心。

    不过得知他的计划,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能有结果,我就直接放弃了。”

    可能是听说过类似物品的效果,谭振忠这会对杨梓显得有信心了许多。

    他将自己所了解的事情经过,和对方简单说了一遍,然后两人开始商量起疗伤的一些细节来。

    此时杨梓一边谈着,一边也赶到了家。

    他和谭振忠将自己那些忌讳的地方交待清楚,便挂断电话和家里人说了一声,然后就开着新买的破鞋出了门。

    此时时间正是中午刚过,路上的往来车辆极少,这么好的飙车条件,杨梓自然没有浪费车子的性能。

    他老家长张高速这边的入口,大概有六十多公里的距离。

    在一路飞奔的情况下,居然只花了四十多分钟,便赶到了和谭振忠的约定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