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五章:节外生枝
    回家的第七天,邵阳隆回县,在家筹备了几天后,杨梓带着巧巧和爸妈,再次来到了这个小县城。

    和上次的见家长不同,杨梓这回可是直接过来订婚的,所以各方面都隆重了许多。

    也许是巧巧最近的思想工作做的好吧,杨梓未来的岳父母,这次见面的时候显得非常热情。

    可能在他们看来,只要自己女儿喜欢,而对方条件合适的话,其他也并不是那么重要。

    以上的两点,两位长辈已经从这段时间的电话当中,对杨梓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这态度自然也是有所改观了。

    见未来的亲家这么热络,杨爸和杨妈的心里十分欢喜,大家在客套一番之后进到屋里,便一边喝茶一边商议起了杨梓和巧巧的婚事。

    长一辈的人们,对于孩子的终身大事都十分的上心。

    双方从风俗礼仪说到婚事筹备,一不小心,这大半天的时间就这么给过去。

    杨梓和巧巧待的无聊不说,还不能乱跑乱动,只能规规矩矩的给长辈们端茶倒水,偶尔的两句问话,也只能点头称是的表达着。

    这种比较郑重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当天的晚宴,这才算是到头。

    此时相关事宜全都谈妥了,这屋子里的人,也基本可以称作是一家人,大家自然也没有了那么多客套。

    几位家长聊着关于孩子的童年趣事,偶尔也说一些自己那个年代的不易和怀缅,这一顿饭吃的十分愉快和轻松。

    双方家长都点了头,杨梓和巧巧也是郎情妾意。于是接下来的两天,杨爸杨妈跟亲家商量好了日子,又在这边逗留了一天后,便同杨梓回了老家。

    按照规矩,杨梓和巧巧在正式结婚之前的这段日子里,他们都是不能见面的。这幸福之前的等待,倒是让这对准新人有点儿惆怅。

    回到了自己家里后,婚姻的那些筹备事情,父母基本都已经解决,杨梓反倒是觉得有点无聊了。

    他在家中百无聊赖的过了数天,看着倒计时的日子,突然觉得时间很是难熬了起来。

    “喵呜!喵呜!”

    正当这天杨梓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时候,被他带回来的喵呼不知从哪窜了出来。

    这货已经被杨梓给饿了好几天,所以心情显得很是不好。

    它用十分鄙视的眼神看着杨梓,很明显的在抗议主人的不负责任。

    说实话,喵呼现在和杨梓待的真的不多。

    和巧巧在一起的时候,它基本天天都是在对方怀里。

    每天朝着直播间卖卖萌,配合着巧巧玩玩互动,基本就是它每天的生活乐趣。

    只有忠诚度降得很低了,才会来找杨梓这个主人要吃的。

    “小馋猫,又饿了啊?想必巧巧现在应该十分的想你吧!”

    望着面前的喵呼,杨梓不禁又想到了远方的爱人。

    眼见左右无事,为了不继续这么被喵主子鄙视下去,杨梓抱着对方来到房车边上,开始收拾着钓具,准备去一个离家不远的小水库打发下时间。

    左手拎了几样简单的渔具,右手抱着喵呼,杨梓也没开车,而是走了三四里的小路,赶到了一个他小时候常来的水库边。

    以他现在的中鱼率,想在这种养殖水库里钓几条猫粮,那实在是耽搁不了多久。

    不过反正也是为了打发时间,钓了几条小鱼喂饱了喵呼后,杨梓也没急着回去,而是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在那扔着竿。

    享受着水边清凉的同时,也感受了下这里的宁静。

    正当杨梓觉得十分惬意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钱刚这货打过来的。

    见是自己老朋友,杨梓直接按下了通话键,钱刚那熟悉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

    “喂!杨梓,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说件事。”

    和平时的口花花不同,今天钱刚的语气,显得有点儿凝重。

    “有空啊,怎么了?有啥事你直说就行,我在外面钓鱼呢。”

    杨梓见对方这么一说,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直接向钱刚道。

    “你还记得上次在长沙,给我侄子疗伤那件事吧?

    虽然咱们当时已经尽量低调了,但好像仍被一些有心人给留意了下来。

    今天早上,有个陌生人给我打来电话。

    一开口,他就说出了我侄子受伤复原的事情。

    甚至连伤势程度,医院的相关资料,我侄子后来偷偷去复检的资料,全部都跟我说了一遍。

    当时你们走后,我有给过那些医务人员封口费的,就连病历也托人销毁了。

    这人能弄到这么详细的资料,我猜他来头一定不会很小。

    还好对方也没有什么要挟和为难的意思,为了表示诚意,他说他的调查也是点到为止。

    要不和你打电话的,会直接是他本人。

    但他那边正有人需要急救,从口气来看,这个伤员还是对方比较亲近的人,而且伤势估计也是不容乐观。

    对方的意思,是希望我能给他引荐一下你。

    如果你愿意答应的话,他可以给你一笔极为丰厚的报酬。

    整个事情就是这样,我上午接到的电话,也去查过一些线索,但都一无所获。

    所以只能来和你商量一下,看看你的意思了。”

    钱刚用缓慢的语速,将他所要说的事情,给简单的陈述了一遍。

    杨梓听完后,久久的没有言语。

    虽然当时就想到过,这件事情会有泄露的那一天,没想到却来的这么快。

    他再过几天就要和巧巧结婚了,赶上这么一档子事,还真让他不好做决定。

    从钱刚所说的情况来看,那个陌生人应该是个很有权势的人,也可能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

    当然了,能混的成功的入,也没有几个蠢货。

    对方明明有查到自己联系方式的渠道,却故意托钱刚来说,这里面就表明了态度。

    要是此人真是那种光明磊落,正直不阿的正人君子,那这件事情倒是还能控制住。

    如果他是那种喜欢玩手段,耍心机的政客或者枭雄,杨梓接下来的生活,那就真的很难猜测到结果了。

    “杨梓,你还在听吗?

    这个事,是我拖累了你,要是你心里没底,就让我去和对方交涉吧。

    如果他敢来硬的,我钱刚虽然不是什么很有势力的人,但和对方拼上一拼的底气还是有的。

    至于你,我可以马上安排出国的机票,你家人我也可以想办法帮你送过去。

    你看这样的安排怎么样?”

    见杨梓半天不吱声,钱刚以为对方听完消息有点慌了,正拿不定主意在那里,于是将自己之前想好的对策给说了一遍。

    “说什么呢?这本来就是属于我的风险,你就这么想当英雄啊?

    我刚刚还在想对策,所以没回你,这么着急干嘛?

    还机票,你去整艘太空飞船不是更好?

    再说了,咱们现在还没有摸透对方的真正意思,用得着如此紧张吗?

    哪怕他真对我用些过激手段,我也有其他办法去应付,还不用你这样舍己为人。

    你把他电话号码发给我吧,我先和对方谈谈,探一下口气再说。

    说到底,还是他那边有求于我,希望这人,不要逼我和他发生些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吧。”

    故意用责怪的语气轻松了下气氛,杨梓轻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钱刚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泥捏的了,我有那么好欺负吗?

    以杨梓现在的身体属性,再加上那变态的装备技能,全力以赴之下,还真的很难遇到对手。

    除非对方是来阴的,或者做好了万全准备还差不多。

    听着杨梓的回复,钱刚在感动的同时,倒也没再继续废话。

    他将那个号码给对方报了过去,然后叮嘱杨梓小心,有事一定要联系自己后,便挂断了电话。

    望着手机里输入好了的一串电话号码,杨梓在脑海里仔细的想了一遍应对语言后,用拇指轻轻的点下了通话键。

    “嘟!嘟!”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他发现自己的心跳居然有些加速,心情也开始变得激动了起来。

    苦笑着摇了摇头,杨梓按捺下心中翻涌的情绪,开始静下心来听着话筒里的声音。

    “喂!请问是哪位?”

    几声忙音过后,一个低沉而有力的声音从话筒中传了过来。

    “我是杨梓,你要找的那位杨梓。

    你是谁?”

    听到了对方的声音,杨梓反而忘记了一开始的着急。

    他说了遍自己的名字,然后直接询问起来对方的来头。

    “杨梓?你…您就是那位神医吗?

    鄙人是谭振忠,在广西军区任职。

    这么冒昧的联系上您,实在是我急需您的帮助。

    您大可放心,我没有任何要挟和强迫的意思。

    知道您不想被太多人知晓,我连那些查过的那些线索和资料,都已经完全销毁。

    只是情况紧急,我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所以才会找的这么唐突。

    不知您是否能伸出援手救救我的儿子,只要能医好他,凡是我能拿出来的,您尽管提就是。

    鄙人虽然没什么钱,但是如果您有需求,我还是可以想到办法的。”

    这位叫谭振忠的男子,在一听到杨梓名字的时候,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很快的,对方就猜到了杨梓的身份。

    可能由于着急,谭振忠简单的介绍了一番情况后,便有点急切的询问起了杨梓的意思。